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52 夜杀(下)
    “你应该早就知道吧。”我不答反问。

    黑暗中看不见彼此的面目神情,我感受到了一直紧抓我手腕的力度在减小,跳乱的思绪让我无法保持冷静,不仅是为刚才险些丧命,更是担心那还处于危险中的人。

    “不是的,我不知道他们要杀的是太子……”

    我不知道她出于什么原因将所知全盘托出,得知今晚表演是一场暗杀是木瓜无意间偷听到同住的两个舞伎的交谈。

    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是教坊司所有无辜伶乐的一场灾难。

    短暂的沉默,我到底问出口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从一开始她提醒我,到在变故发生时将我拉下舞台,可见她一直在关注我,也是打定主意要将救我。

    以我和她的关系,似乎不值得她这样费心。

    “换作是你,也会救我不是吗。”木瓜说着用力捏紧我的手,力道大的我吃痛,这个答案敷衍之极,“躲在这也不是办法,你知道怎么去掖庭吗?”

    掖庭?

    若论皇宫最佳藏身之处,非掖庭莫属。

    我丝丝的抽了口气,疼的。

    皇宫的路,我也不是全熟悉,就好比这奉天殿一带的路,我从来没走过如何知道怎么走。

    兜兜转转,我忽然望见远处一角飞檐,那形状,眼熟的很,好像是御花园里的水榭凉亭,脚步不知觉的往那条路上拐,木瓜与我并肩走着,稍微落后半步。

    路变得很窄,旁边都是些草木,夜色中,显得阴森难测。

    走过夜路的大抵都会有我此刻的感受,总觉得背后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跟着,猛然回头望去,却又什么也没有。

    木瓜或许也有此感,不停地加快脚步。

    那飞檐就在前方,道路一转,豁然开朗。

    正庆幸,忽然,我感到肩膀碰着什么,回头,却见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多出来一个黑影。

    我惊得几乎尖叫,足跟却被裙子一绊,向后跌倒下去。

    顷刻间,一双有力地手臂将我扶稳,温润的声音夹着陌生的气息拂在耳边:“当心。”

    我睁大了眼睛。

    月光下,一张面容近在咫尺,只见黑眸如墨,长睫扑闪,他的五官从未这么清晰的倒影在我的眼瞳里。

    一笔一勾画,一个重复不知写了多少遍的字,会变的全然不认识。

    一个幻想过无数次的人突然这般亲密接触,除了无所适从,更觉得诡异。

    我与他对视着,有些发愣。

    朱祐樘看着我,眉尖微微弯起,“你可有事?”

    我登时回过神来,脸上一阵发热,忙站直了身体,无措中,看向木瓜,她望着这里,表情一瞬怔忡。

    在我还没多想时,脚步声响起,却是木瓜上前来屈身行礼,声音比先前温婉许多:“奴婢二人迷路至此,惊扰了殿下,并非有意,还请殿下恕罪。”

    我心中一紧,僵硬的也低头行礼道:“殿下恕罪。”

    朱祐樘没有说话。

    我低着头,片刻,那赤色的锦袍出现在面前。

    “你是何名姓?”他问。

    顿时五味杂陈,有多少人问过这句话,我都能第一时间给出最佳答案,然而此刻,不曾平复的内心再度波澜迭起,我没有抬头,少顷,终是答道:“奴婢无姓氏,自名海棠。”

    “海棠?”朱祐樘似一怔,声带疑虑:“果真?”

    “不敢欺瞒。”我说。

    旁边的木瓜扯我衣角,我只装作浑然未觉。

    朱祐樘还待要说话,又有脚步声远远传来,杂切嘈乱,来的定是一群人。

    “你们快些自行去吧。”

    立时,只听朱祐樘吩咐道。

    “是。”木瓜应声行礼,我却抬头望向他,只见他背身而立,稀薄的月光挥洒在他身上,浅淡的光影恰好落在我身上。

    我情不自禁的探出手,等不到触及,便被木瓜横空抓住,她拉着我匆忙转身,“我们快些走吧。”

    将将拐到另一条路上,木瓜立马抓着我双肩瞪眼问道:“什么海棠?你疯了,为什么不说七心,哪怕你说风荷也……”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停顿了下又咬牙切齿,“那可是太子殿下啊太子!”

    我一听这话,对她的救命之恩燃起的热火倏尔熄灭了大半。

    “我想,那般大人物怎么会记得一个名字,你这样生气是作甚么?”

    有名有姓的未必记得住,但是海棠二字……是会不一样的。

    “我……”木瓜哑了口,生生咽下一口气,放开我转身就往前走,那劲头分明是气的不轻。

    我长吐一口气,松了松心神,刚要提步跟上,却觉得不对劲,细细一闻,身上不知何时染上一股香味,那味道……

    不好!我慌忙转身朝来时的路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