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46 难从
    “咳咳……”被我扒住的人浑身颤起来,好像被戳了痒痒,各种扭捏,想要把我甩下去,偏我觉得他身上的味道熟悉又好闻,心中那股亲近的念头也愈发的浓列。

    我锁在他脖子上的手死死的扣紧,脸慢慢凑到他下巴处,一副小女儿情态,“相公……”

    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我一口就咬上他的唇,像吃冰糖葫芦一样,含在嘴里,吸允着甜味,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咫尺的那张脸,突然清晰……

    周围的一切好像又再次静止了,我缓缓的闭上眼,同时动了动唇,舌尖抵进对方的唇间,像练习无数次一样,熟稔的含住他的舌头,缠上去……

    闭上眼的那瞬间,我知道自己眼角沁着泪,哪怕我用遍全身的力量,也无法克制,内心的巨大的冲击。

    不过瞬即,掐着我腰间的手一下子动了全力,疼的我从喉间迸出一声短促的惊呼,接着便是一阵激列的从我的唇,滑到下颔,到脖颈,我情不自禁的发出细小的啜泣一般的声音,对方的舌尖略显笨拙的不断在我喉颈出,让人又痒又无处挠,就像痒到了骨子里,痒到了心底。

    我因此难受的直用身体蹭他,足尖绷得很紧,许是因为得到了另一种纾解,我竟慢慢有了自己的意识。

    至少我感受到了周边的安静,没有旁人在场,也感受到了如受了刺激一样疯狂揉捏我的人情动的厉害,那膈应的异物,无不提醒着我,今日之事,既是考验,也是某些人蓄谋已久的安排。

    我微红着眼睁开一条缝看楼顶,侧着头半仰,露出脆弱的咽喉,无意识的半张着嘴喘气,像极了一尾突然被甩到岸上的鱼,拼命的想要呼吸,挣扎,却动弹不了一丝一毫。

    “唔……”我闷哼着,瞳孔剧列收缩,全身的每一寸都在叫嚣着抗拒,强大的排斥感袭上,我恨不得抓起那在我胸前作乱的手咬上一口,可是……我不能,非但不能,还要忍着痛疼去。

    “清醒了?”低哑的男声从我锁骨处传来,埋首作乱的男人意犹未尽的抬头,那张冷峻俊致的脸,真的不算顶好,因为在我心里,谁也不及那人万分之一,可他那双浓墨的眼,某个时候像足了那人,此时这个角度,他眼角染红,微微眯起,分外勾人。

    “看清楚,我是谁。”

    一个冷感的人,乍现这般魅惑人的样子,我的视觉受到了极大的蛊惑,眨眨眼,眼睛湿湿的,墨黑的发丝贴在颊边胸前,只一个动作,周年绷着某根弦‘嘭’的一瞬断裂。

    他的动作太快了,前一刻还在咬,下一刻就扯掉了我长裙下的亵裤……

    ‘你只要顺从你心中所想的就不会难受……’

    我想顺从,只是我浑身发汤火,心却冷如千年寒冰,我没有多玲珑,心思也不深,这发生的许多事,应接起来,除了勉强就是吃力。

    花芙说没有什么是染不脏的,太干净的东西不适合南城勾阑,杜四娘说广木伎大师要身经百炼,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在这地方,有些事比吃饭还正常。

    可我此刻的感觉要如何形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