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45 起舞(四)
    不一会儿我便脑子恍惚起来了。

    这顶级的迷药,绝不会服下后立刻有反应,而是从你的心神下手,就算我自认为心志坚定,也免不了有些迷糊。

    我似乎听到杜四娘的声音在耳边,又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这药不会伤身,只会攻心,你只要顺从你所想的就不会太难受……”

    我用力甩甩脑袋,一抬眼就看见那些舞女踏着一种曼妙的步伐走来,隐隐形成阵势。彩衣红颜,十分妖艳。

    这些舞女,双臂上都裹着长长的绫段,那不知从哪里响起的丝竹声,也渐渐染上了肃杀。

    后来我才知道,风月场中常有相互较量的,这阵势,唤作“诛青阵”,正是用来对敌的。

    也是杜四娘的师祖所创,而我既要入她们门下,自然要见识一番。眼前这个阵显然是有很多床技参杂其中,首先便是艳舞。

    艳舞也分为软舞与硬舞,软舞是手无寸铁,或执丝绸作舞,就她们此刻所用之物,至于硬舞,便是软剑匕刃等,无论哪一样,都要用上床/伎拿手的功夫,须得认位极准,力道精确,才能降人而不伤人。

    就如这段日子杜四娘教习我的指法一样,专攻特殊穴道,哪怕是一剑砍下去,人也不会死,只是销魂得很。

    这便是传说中的床/上虐法,通俗点说痛并快乐着的一种床/伎,而床/技虐法中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分寸拿捏,一个把握不住就会死在床上。

    一晃神间数不清的白色绫段朝我袭来,好似身上各个部位都被击中,凌空飞起,又倏尔跌倒,或清晰或迟钝的各种感觉冲击着我的观感。

    我想起了那日被杜四娘叫去淋雨,冬雨沁凉,滴滴点点的洒落在身上,只一身单衣的我仰头闭目,瑟瑟缩缩。

    “每一滴雨就如男人的吻,细细麻麻,密密切切,那种滋味……初始的凉,渐渐的热。”

    “用心去感受,去想象,在你身上亲吻的人如果是你心上的那个……”

    “你现在是不是心跳剧烈,浑身发软,每一滴雨都变得那么沉,那么重,压在你心口,浸润你的身体……那就是情欲的滋味。”

    此时我神志已几乎完全迷乱,如坠仙境,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

    外界的动静也完全感受不到,只约摸觉着不多久,四周都安静了,眼前是一片清幽的山间野谷,入目是五彩缤纷的花海。

    我徜徉其间,自由奔走,那种快乐让人沉溺不复醒。

    “风荷,风荷……”

    一阵刀剑相碰的尖锐嗤响,伴着丝竹嘈杂入耳,我骤然被人从后抓住了胳膊,一个大力拖甩,飞撞到了一堵墙,砸的却一点不疼。

    我仰头一看扶着自己臂的人,只觉这人十分眼熟,似曾相识,怎么也叫不出名字。

    我痴痴的看着他,然后将手抚住他的脸颊,轻声道:“你是谁?”

    冷不防被人摸了脸,又贴的极近,呼吸可闻,那人似被惊到了,红着脸没说话。

    我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身体里好像有一股力量在驱使我朝他靠近,看着他的眼神也在不自觉的施展所学的技巧,大胆而露骨的勾/引。

    对方动了动嘴唇,道:“我是你爹,风荷乖,呆着别动,等会带你去吃冰糖葫芦。”

    “你骗我!”我眯了眯眼,长长的睫毛微湿,背上也泅了一层汗,口干舌燥的厉害,“你……”

    双手扒上他的肩膀,头埋在他颈脖间乱拱乱嗅,嘴里还嘟囔:“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我爹,你分明是我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