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30 嫉杀(二)
    兆微并不常来勾阑楼,他在南街有府邸,在楼里也有自己的厢房。

    女人的心思不难猜,任凭性子多好的人,也是会有痛脚的,夏二娘的出身摆在那,名声要说多坏也不至于,只不过绝对好不了,所以对于身处脂粉堆的兆微沾惹荤腥,她多半是睁只眼闭只眼,然而,真要是抓奸在床,那可就好像睁着眼吞了苍蝇,呕不死才怪。

    在周年的配合下,以衙门的命令将兆微传去问话,然后,我和阿吟趁机摸进他的房间,最后再将夏二娘引来。

    既不能用兆微的名义把人约来,又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夏二娘主动找到兆微的厢房来,这点极难,我和阿吟琢磨良久,才想出一个可行法子。

    假借妃红的手把人约出来,众所周知,妃红是夏二娘最得意的徒弟,师徒二人关系甚笃,一品水榭也因此在南城勾阑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次日。

    我趴在窗口,细声道:“来了没?”

    周年倒挂着出现在窗口上方,道:“来了我喊你们。”

    我皱眉道:“怎么这么久。”

    周年冷眼扫了我一下,又翻身上去了。

    若非他亲自出马,能不惊动楼里众人出入兆微的房间那是相当有难度的,加之也是因为他的周到安排才让妃红的贴身婢女假传了自己主子的命令传信给夏二娘的。

    所以,此君态度如此,我也无话可说。

    本来,我不是没有耐心,只是这屋里的气味比夏二娘身上的还难闻,好像一股腐肉味,怪的很,我等的气息不稳,焦心着,周年忽然喊了一声:“来了!”

    我立马来了精神,看向阿吟。

    阿吟微微而笑,回视我,一指床,道:“坐上去。”

    我依言坐到了床沿。

    她再道:“摇。”

    我愕然道:“啊?”

    阿吟道:“摇啊!响一点。”

    我面色古怪的开始手掰着床摇动,那床估计也有些年头了,嘎吱嘎吱的作响。

    阿吟再侧耳听了听,也坐在我旁边,张嘴便……叫!

    却不是尖叫,而是犹如床上动情时的、妩媚的叫声。

    对,就是叫/床。

    那声音柔媚入骨,还微带着少女的清脆,与阿吟平时的声音截然不同。

    更别提这一声声叫的,是勾人无比,因为那床在摇,更是起伏不定,娇喘连连。光是听这声音,也能想象出叫/床之人此时的娇艳……

    我涨红了脸错眼去看阿吟。

    只见阿吟面色不改,一面侧耳听外边的动静,一面张着嘴喘叫。

    真是高人啊……看这严肃的表情,叫出那样的声音。

    阿吟叫起来还带花样,高低有序,时不时更夹杂着成熟男性的粗吼喘息,这听起来便如同两个在激情交X的男女。

    而无论哪一种,都和她原本的声音不同,那个粗喘的声音,却是足似了兆微!

    真可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我早已意识到这个楼里的每一个女人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原道是各个都是高手。

    阿吟其实没有拥有天生的好嗓子,据我所知,她是完全靠练习,日日吊嗓子来习得,多年积累,虽比不上先天媚音,却也是难得了。

    敛下思绪,我拧着脖子透过窗缝看着外头,视线里出现了夏二娘的身影。

    她本来是眉头微颦的走过来,抬手想推门时面色突兀的变了,在看见她收回手朝窗口来时,我赶紧扯下床帘,一翻身匍匐在阿吟身上,入目见阿吟嘴角翘起像是笑,可声音里骤然提高,好似痛极了的惊呼,娇媚入骨,我头皮一麻,这动静,明显是在做些龌龊事,细听之下,不正是兆微的声音?

    撑在床上的手一抖,我整个人僵硬的结结实实压在阿吟身上,她吃痛不及,急喘一声,用力的将我推到床里边,自己翻身坐起开始摇床,一时间,女子的喘息声又加重,木床嘎吱作响的声音也成了伴音……

    片刻之后,阿吟揉着下巴,渐渐的低了声音,用略显沙哑的声音说:“好了,起身吧。”

    “我还要。”

    “快些起来,要是被夏二娘发现……”

    “你放心,她不会发现的,你那么怕她作甚?”

    “去,我什么时候怕过她,还不是你这些年宠着她,难道她在床上还能有我好?”

    “她哪有你半分好,不说姿色不敌你,光是这床调,听得人骨子都酥了……”

    “呸,你这个下流胚子。”

    接着又是一阵暧昧的窸窣声。

    我正心口作痛的瞪大眼睛看着阿吟,她已经住了口,拉开床帘往外看,窗户这时候被打开了,我眨了眨眼,看见周年面红耳赤的一跃而进,轻咳道:“人走了。”

    阿吟轻吁了一口气,道:“她去哪了?”

    周年摇头,“我看见她如受重创的失魂样,看来打击很大,过会我们再去寻她,先让她清醒一下。”

    阿吟点头,刚想说话,侧脸就看我还呆呆傻傻的样子,不由无奈,“你这是被吓到了?”

    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力的爬坐起来,没察觉到一番折腾衣带松散,领口露出一片白皙的锁骨,只觉脸被热气烘烤着一样,热辣辣的。

    “没……没有。”我咽了咽干渴的嗓子,又不自觉的舔了舔唇,感觉大脑有些昏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