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26 伎艺
    西府提到撷珠楼,如同在我的认知里又开启了一扇门,又一个全新的世界笼罩而来,在她解说的当口,我整个人都虚幻了,聆听着她的话,好像梦游一样,灵魂随着她的叙述穿透了现实世界,看见了许许多多的活色生香的场面……

    不光是野史艳/情话本,就如史书上都有许多出名的美人,世人只知夸大其美,却不知究竟如何之美,能成就传奇,比如作《胡笳十八拍》的蔡文姬,一生流离颠簸,嫁过多次,一个女人,再如何美貌,年纪大了,哪里能让那么多男人惦记?

    所谓闻琴声而知雅意,蔡文姬便有一口技,美人吟曲,能使人恍惚如闻床调,不能自已,其床上更是风情无限。

    还有譬如飞燕合德姐妹,小周后等等……传说她们都有傍身奇绝之技,能让人欲罢不能,沉溺其中,事实如何,也无法彻究,但这确实存在,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只是传奇中不免歪曲了部分事实。

    相比那些,更多床伎了得的女子皆是出身妓馆,除却江南秦淮名妓,名动天下出身教坊司乐坊的也是不少……而她们大多被富贵人家,甚至是皇族给养了起来。

    都说民间多奇人,要想从万千女子中选出聚齐美貌和技艺于一身的人也是不易,那么些人又怎么可能都是天生奇才?

    说到这里,才要讲解一番何为撷珠楼。

    西府进入教坊司年头已久,知道的也只是大概,撷珠楼是教坊司近些年整立出来的一个独立训练和培养伶妓、艳宠的地方,而那些被教习各种媚术的女子将会被送往各个达官贵人的府邸,更有甚至,上等尤物会直接出现在龙榻上。

    至于创办撷珠楼的人,便是将大明朝搅的一滩浑水的几大佞幸奸臣,譬如不久复又擢为又通政的李孜省、国师继晓、太监梁芳……

    这群人进上秘术深得当今圣上殊荣恩宠,更加为所欲为,大肆着力房中/术,不知道多少无辜清白女子深受其害,教坊司便是他们的专于此道的地盘。

    所以说,白日里楼里的清静是相对晚上而言的,而不是真正的一点儿事没有,就如不久前我被木瓜领进海棠居看见的一院子跪地翘臀赤身年轻女子,她们就是在习术。

    西府走后,我干瞪着眼,久久的发懵。

    “我受不了,我生不如死……无灰,我活不了了。”

    原来我真的听出了三层意思,被送进撷珠楼不出半个月,七心就死了,她是被活活勒死的。

    西府说那些人当着撷珠楼所有伶妓们的面,将七心勒死,原因是为了惩戒七心妄图逃离撷珠楼。

    “进了这座楼,从来不曾有人风风光光出去,你知道吗,就算是妃红,她也没那福气,都是工具,为人所用……你说我们为什么就连人都做不了?”

    “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闭上眼之前,我脑海最后闪现的是西府临走问的两个问题。

    我也回答不了她,西府的投诚是在我预计之内的,从在澡堂看见她的第一面起,我就盯上她了。

    套用木瓜那句‘她是有后台的。’西府的后台一点儿不硬,这点在那晚她被万良欺侮,却无人出面救她就得到了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