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25 将计(下)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被妃红安抚的姑娘就是银朱被杀时的目击者,她应该是看见了凶手,曲觞阁一向是一品水榭的姑娘迎客香阁,所以,凶手极有可能是一品水榭的人。

    “七心,你在想什么?”西府倒了杯水递给我,举了半响,我都没有接手,她不由的在床边坐下,唤我一声。

    从沉思繁绪中解脱出来,我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抬眸看她,不再去纠结银朱的事情,如今的我,泥菩萨过江,也难多出闲心去管别人了,不是我凉薄,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西府睁大一双眼睛,那其中的水润莹澈,如一对水洗过的墨玉珠子,令人心动不已,她直直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也不急,吮吸着杯口,本来,就我们的关系,不可能值得她在遭遇了人生最大厄难之后的第三天,这般殷切而来,对我真心关怀。

    “我想求你救救我。”

    房间里一时间只有西府忽而粗重起来的呼吸声,我默默的捏紧了手中瓷白的杯子,再度垂眸,盯着杯底仅剩的一丁点儿水迹,不知为何想起了初见西府时,她那一身如玉瓷白的肌肤遍布各种人为惨不忍睹伤痕的样子。

    那时候我就隐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接下来西府的一段话里得到了切实的印证。

    “你知道上一任七心是怎么死的吗?”西府说这句话时,带着很浓的情绪,悲愤、痛恨、鄙弃?各种杂糅一起,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而显得混乱,“她不是自杀,你也知道对吧?”

    我的心狠狠的一疼,是的,在七心的身上我也看见过类似的遍体鳞伤……七心于我并不太熟悉,她常来厨房找吃食,我见过几回,后来无意中撞见她和陈芒种谈话,才知道她也是自己人。

    是的,我将七心视为自己人,还有银朱……所以她们的死,才会令我难过,令我冲动。

    “我不想成为第二个她,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你那日告诉我,唯命不可轻贱,别人可以背叛我,践踏我,迫害我,但是,我不能也这样对自己……”

    耳边似乎响起了回音,那来自挣扎在困苦磨难中呐喊的心声,活在这污泥沼泽之地,她们只有最简单的奢望。

    “你能救我的,我知道,”西府抹了抹泪流不止的双眼,那沾满泪水的湿润的手突兀的伸过来抓着我的手,“那日从你的歌声里,我想起了娘亲,想到了小时候……我想要活下去。”

    我想要活下去……心绪波荡的激烈,我咬着下唇,梗塞在喉,当四肢被死死锁扣在木架上,当蔽体的外衣被一件件剥除……究竟要有多大勇气才能活下去?

    “到底……这座楼有什么秘密?”

    良久,久到我从刻骨的伤痛中挣脱出来,额上密密的一层细汗,再也坐不住,顺着床头靠背躺下,望着白色的帐顶,明明在出汗,却只觉得阴风阵阵透心凉。

    “秘密……太多了,”西府也似喃喃自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我大约知道些……这座楼牵扯着皇家阴事。”

    阴事,皇家的?

    我又惊又懵,纵然之前我有过千万种猜测,也没想到这一层!

    “七心就是被他们选中了。”西府脸色难看的发青,想起什么难堪的事情一样,不忍多说,“那天晚上,我被……”

    “他们很快就会要我接客,要我习术,过不了多久,我也会被送进撷珠楼……”

    撷珠楼三个字,我是第一回听到,而西府说到这三个字,简直想被蛇咬了一样,又悚又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