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18 迷梦
    “把人给我绑了拖出去!”房间里传来个隐含着怒意的声音,我难受地转过脸,舔着唇畔上的伤口,人看不大清楚,却听出他是兆微。

    “大人,饶命啊……是春娘让我这么做的……”花老五吃痛惊呼声消失在门外。

    率先朝我走近的却是另一道影子,我感觉视线有些散,脑袋很沉很疼。

    “你没事吧?”

    入耳的声音生疏的很,我已没了心思去想他是谁,只轻声求道:“水……池子,冷水……”

    兆微似乎也走了过来,两道人影杵在我跟前,都没有动作,我双手紧紧的扣着地面,艰难的做最后的抵抗,“不要碰我……求你们……把我丢进冷水池……”

    “求你们……”我的理智渐渐被欲焰燃烧殆尽,哆嗦着哭起来,浑身都疼也痒,那种内火旺盛的痒,如瘾肆意发作起来。

    “人你也看见了,下面交由我处理吧。”

    兆微弯身伸手要去捞人,旁边站着的人却探手格挡,声音冷沉,“兆奉銮,你要怎么处理?”

    “阖欢丸没有解药,硬熬下去会有性命之危……”

    “你是要趁人之危?”

    “周总捕,这里是南城勾阑,她是妓子……”

    “果然,兆奉銮的人品总是让我刮目相看。”周年再次冷声打断他的话,然后挥手解下自己的黑色锦缎长外袍。

    兜头罩来的衣服遮住了我眼里残存的模糊光线,然后一双有力的手隔着衣料卷裹着我提起来,离地时我浑身剧颤,四肢百骸都瘫了。

    想睁眼,可是,眼皮重重的,在药力一波一波地持续下,我极不舒服的陷入了二次昏迷……

    热到极致之后一丝凉风都会让人乍冷,极致的冷热冲击,会让人神经错乱,那是我畏惧而不忍触碰的伤痛和煎熬。

    梦中的场景却真真切切的再现,提醒着我去面对——

    “站住!不许跑……”

    追魂夺命似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怎么也摆脱不掉,巍峨宫殿,庄重肃穆,除了花园各个院内是不容许种树的,循着绿意,从开始的慌不择路,我越跑越急,终于躲进了仁寿宫的后花园,一头扎进花木掩映的假山洞里。

    也不知道小蔡头那群人追了多久,等我停下来时就没了踪影,没有被追上的庆幸瞬即让我软了手脚,跌坐在地,慢慢的平缓喘息。

    须臾,我擦着额上细汗站起来,猫着身子打算出去时,突然听到从假山洞隐约传来一阵阵女人痛苦的嘶叫声,那刻意压抑的呻吟又似欢愉,听得我一愣,总觉得声音怎么听怎么怪异,是以我迟疑的扶着石壁探出头朝里面看去,我已经设想好了千百种恐怖的场面,但还是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一对衣衫凌乱的男女正在交缠着。

    突然入目的男女之间的淫靡画面烧的我大脑一片空白,脸上燥热不已,全身肌肤像被烈日暴晒了般火辣灼烧起来,我呼吸急促的捂着自己狂跳的心口,这个宫里太多的阴事不曾公布于众,却在暗地里从不是秘密,比如各种秽行……

    我飞快的低下头,悄悄倒退的当口耳边骤然传来男人如野兽般低吼声和女人的失声吟哦……我被这两种夹杂的声音刺激的浑身一颤,不防备磕到身后的石壁,禁不住低呼出声。

    “谁在那里!”

    我吓得不轻,什么也顾不上了二度拼命逃窜,心里一遍遍的咒骂自己这个倒霉的生辰日。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我一气儿不歇的跑,竟然寻到了去内膳房的路。

    “风丫头,你来的正好,喏,水面煮好了……我给你放了几块冰,凉着呢……”

    陈芒种做的水面,堪称一绝,皆赞一句:面白薄筋光,汤汪蒜辣香,汤面分盆装,越嚼越觉香。

    我匆匆看了一眼,却说不出话来,双手扶着膝盖,一个劲大口大口喘气,衣服都粘着背上,被汗水浸湿了,领口也是,见我这幅样子,陈芒种丢了锅铲,扇开碍视线的烟气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出啥事了?”

    “陈叔,我预感不好……”我话没说完,外头就传来一阵呼喊。

    “风荷!风荷你在吗?你师姐出事了,你快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