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17 菜户(下)
    守门的太监见到我只略抬抬手,示意我尽管进去,为了隔绝外头的热气,房门是关着的,屋里四角都放了大量的冰块。

    门嘎吱一声开了又关上,我抬头就看见了他,那个端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少年,较之以往所见的书卷气,这时的他身上带着股沉沉的茶香,为何是沉沉呢,因为他着装色调偏沉,气质亦是。

    随着脚步的趋近,我的心跳也渐渐失衡,屋里没有旁人,所以我很大胆的直视他,细致到连他上衣颈口的裸露的一小寸肌肤都不放过,以目光抚之一遍又一遍。

    等到了跟前,我没有按规矩搁下就走,而是隔着茶座将手里的茶盏递给他。

    出乎我意料的是朱祐樘搁下手中的书,双手接过去,也没有立刻喝,而是转放在茶座上,微微笑着看我。

    眉眼温润,唇边笑意清浅却真实,瞬即消融了他浑身疏冷,我一直以为自己虽然性子很不着调,可是骨子里是有点沉静的气质的,但是那一瞬,他一个接茶的动作,一个平静的微笑,我如千千万万个初涉情事的少女一样,羞涩不已,慌乱失措。

    安静的室内,只有滴答滴答的水声,那是计时水漏,朱祐樘并没有说话的意图,复又拾取书卷。

    他是极好看的,宫里头个个都说四皇子朱祐杬长的漂亮,深的皇上宠爱,我也见过朱祐杬,五官确实俊俏,不过才九岁根本没有长开,脂粉气很浓,因为太受宠,性子也稍有些骄纵,但是朱祐樘不一样,天资聪颖,内外兼修,又颇好学,尤为勤奋,如珠玉般干净透亮,更如一株寒兰。

    我曾读过描绘寒兰的文字,字字句句都铭记在心,只因为我觉得那是最贴切的语言,来形容我心中的他。

    株型修长俊美,叶姿温雅俊秀,花色艳丽多变,香味清醇久远,集诸多兰花之美于一身,聚万物之灵气于一体。

    走出茶房我都有些飘飘忽忽,像是踩在云端,整颗心都溢满了快乐,环抱着檀木茶托,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天热的人口干舌燥,我的心里却如沐凉风,一直噙着笑顺着长廊往前走。

    “嘿,你往哪走呢?长没长眼睛……”

    一道尖细嗓音骤然入耳,我回过神来赶紧往一旁退让开,俯身行礼,“见过蔡公公。”

    挡着我跟前的公公人称小蔡头,是御马监梁芳的小徒弟,一贯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若说整个宫里头,宫人见着梁芳都得笑脸相迎,那么见到小蔡头也差不到哪里去。

    春苓子和陈芒种多次耳提面命,让我小心着,狗腿的狗腿也是腿,能抱则抱,抱不着,就躲开点。

    我是极厌恶这个人的,一则他是梁芳的狗腿,二则,他是宫里头生冷不忌的菜户。

    被他看上的宫女无不受尽凌虐,尤其不久前一与我关系良笃的司乐司宫女,在被迫与他结为对食关系的第二天就因不堪羞辱自投枯井坠死……

    “瞧着有些眼生,抬起头来。”小蔡头捏着下巴,身胖脸肥,兴味十足的凑近来,他身后还跟着四个小太监,都是平日里嚣张横行的货色,见机知意,也都围上来了。

    我头埋的死死地,视线只能看见他们一双双的脚,多少有点慌了,不是我对自己的姿色自信,而是小蔡头太好色,但凡有点艳色,他都看得上眼。

    真是倒霉透顶才会在这种没有退路的长廊碰上他!

    “啊,梁公公!”

    在小蔡头朝我伸出手时,我抬起袖子半挡着脸朝着他们身后惊叫一声,趁着小蔡头一惊回头去看时,我转身就撞开了一个挡路的太监,夺路而跑。

    酷暑天,风都热乎着,我跑的很拼命,一直跑的喘不过气来……

    “热……好热……”

    那种喘不过气,胸口沉滞,似要炸开了一样的感觉再次袭上来,我感觉到了一双手在撕扯我的衣襟,凉意从他指尖传来,身体已经自发自动的朝他的手挨过去。

    “嘣”的一声巨响,房门似乎被人踹开,乍响声震动了我错乱迷糊的大脑,我努力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睛,人影憧憧,我分辨不出进来了谁,只知道欺压着我的人已经被一股大力踢倒,滚在一旁,我本能的蜷缩起来,脸颊贴着冰冷的地面,身上只有一件小衣,我记得因为来了月事多穿了一件贴身小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