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16 菜户(上)
    “阿孝……”我全身冒出一层密密的细汗,脑子烧得昏昏沉沉的,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地喊。

    身子像是放在蒸笼里蒸烤,源源不断的热从四肢百骸散发出来,渴望冰凉,哪怕是一丝风也好。

    我艰难的吞咽着自己的口水,脑子里短暂的空白之后,涌入一片混杂的场景,我分辨不出是梦还是不愿想起的记忆……

    六月六是天贶节,我就是在这个日子出生的。

    那日的天空蓝的澄澈不见一丝杂质,烈日当空,炙烤着大地,司乐司的掌乐女官因为我过生辰特地放了我一天假。

    空气都是滚烫地,宫道上来往的宫女太监都很少,各宫的主子们也都躲在寝宫里不出来,我走到仁寿宫內膳房已是满头大汗了。

    “风丫头,这么热你怎么来了?”一相熟的厨役正在晒水,边擦着汗边朝我打招呼。

    我卷了袖子扇风,感觉背上都被热汗泅湿了,浅绿色的荷叶裙摆随着我走动滑过一道道闪动的光影。

    “陈庖长在吗?”我问着话,人已经越过他们闪进来厨房,仁寿宫的內膳房可谓是宫里数一数二热闹的地方,做工的厨役和庖人很多,还有好些司膳太监来往走动。

    我熟练的穿越重重人流,满目含笑的跳到正在大锅前舀汤煮东西的陈芒种跟前,隔着喷香的烟气喊他:“陈叔哎,我的水面煮好了嘛?”

    “呦,风丫头来了。”陈芒种忙里抽空掂着勺子瞅我,憨实的脸上浮现笑容,“今儿个来这么早啊,我还没抽出空来煮呢。”

    “不急,我在这等你,”我脸都被热气熏得滚烫,这屋里也忒热了,比外头好不了多少,“今儿个过节,吃水面的主子多了去,我不急的……”

    天贶节吃水面是宫里的小节,各宫各院都忙活着呢。

    陈芒种却摇了头,一面儿低头搅和汤水,一面朝我挥手,“你先出去找个凉快地儿等着,厨房就是火炉子,太热了……我马上就给你煮一碗,对了,从后门出去,别被小蔡那混头看见……”

    “那我先去茶房了,过半个时辰我再来……”我实在热得不行也没听清他后面还叨唠了什么,提着裙子就从厨房后门跑出去了。

    要说这仁寿宫里头凉快地儿不多,但是有个地方准很凉爽,就是茶房,那是太子最喜欢待着看书的地方。

    我平时从来不敢违反宫规,只除了一样,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央求尚食局的司膳女官春苓子帮忙,冒充奉茶宫女进入仁寿宫的茶房。

    所以老早之前我就央了春苓子,六月六这天一定让我去奉茶。

    “风荷,你又乱跑!”春苓子撑着把阳伞,气喘吁吁的从另一头道上走过来,显然热的上火,“我叫你一声祖奶奶行不行,别在外头乱蹦跶……”

    我也热的喘气,应和着她的话蹦跶到她伞下,赶紧卖乖讨饶:“师姐,今儿个我生辰,你就少说我两句好不好?”

    我与春苓子在宫里头相依为命已有七个年头了,好到共分一条裙子穿,都说长姐如母,没了师父之后,她待我更是亲切,因着年长两岁,她也分外疼宠我。

    春苓子将伞往我这边打,拿了袖娟替我擦着额上的热汗,温婉恬静的如一株水仙花,嘴里却学着当初师父训导我的话:“你个猫崽子!早晚折了你的腿……不是说要去奉茶么,我都安排好了。”

    “啊,师姐!你最好了……”我兴奋的直往她身上扑,春苓子被我闹的也是一头汗,两人一路就直接进了内院。

    盛夏是个难耐的季节,尤易上火,所以茶房里备的是菊花茶,梳洗爽利之后,换了奉茶宫女的衣服,我端着一盏菊花茶小心谨慎朝主房茶厅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