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13 冲动
    当周年扭头朝我看过来,那短暂的一呼吸间,我所有的勇气尽失,只余震愕。

    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的眉眼和我记忆里的人几乎要重合为一,呼吸顿时急促,我甚至在他的目光下觉得脸颊开始发热发烫。

    “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周年转身,一只手覆在佩戴在腰间的刀柄上,身板瘦而不弱,颀长秀正,浑身的气质和他的声音一样清冷。

    脑中的某根炫被轻轻的拨动了,我使劲眨了眨眼,像是一层水雾被抹干净,显出原本的清晰摸样,周年的五官立体深刻,与那人只有眉宇间三分相似罢了。

    我猝尔想起了这个人的身份,他是荣靖宁国公府长宁伯的嫡孙周年,换言之,他是那人的表哥。

    沉了沉心,我敛神凝目,之前我还想这个顺天府的总捕太年轻了,如今看,以他那等皇亲国戚的身份,可不是委屈了一点半点。

    “大人,楼上这间房间里也发生了一件命案。”

    “七心!你胡说什么!”春娘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二楼,并大步朝我走过来。

    看她那急切样子,应该是得了消息匆忙赶过来的。

    “是不是胡说,请总捕大人移步一看便知。”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周年,他听了我的话并没有多余的表情,还是那副冷淡摸样。

    “七心,总捕大人公务繁忙,哪有时间浪费在芝麻点小事上……”

    “你别过来。”我冷言打断她的话,捏握着栏杆的手冰冷的发疼。

    春娘止步在三五步外,她虽然年过三十,已是昨日黄花,却也是美人胚子出身,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这档口却笑了,“我在这栋楼待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回被人这样嫌弃。”

    何止是嫌弃,分明是冷斥。

    我不理她言语里的威胁,心中翻涌的愤怒让我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自持,“那么,如果今天倒在房间里的是你,你会不会希望有人为你站出来?”

    一语落,春娘脸色大变。

    “我并不是恶意诅咒你,春妈妈,我们不能因为人已经死了,就可以捂着自己的良心说,她是自杀,她死有余辜,她该死……”我轻淡的声音起伏的厉害,哪怕我竭力去克制,仍然带着颤音,“我见过自杀的人,当一个人不得不走向死亡时,自杀代表着尊严和抗争。”

    “可是房间里的死者,她的双目外凸,她十指成爪,她在生死间剧烈挣扎求生……”在眼泪落下来之前,我飞快的垂下眸,脑海浮现一幕幕,为了求生而剧烈挣扎的那些人,甚至包括我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该死,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力。

    再抬眼我模糊的视线重新落在周年身上,“大人,请你查看一下死者的尸体,它是不会说谎的。”

    满堂静寂,所有人都把视线落在周年和我身上,而我固执的看着他,因为泪水盈眶,我看不清他的表情,那一瞬其实很短,视线里的人一步步朝回走,然后从左侧楼梯上了楼。

    我以为他是要进曲觞阁去看银朱,却不料周年大步而来,目标直取我所在的位置。

    他带着一身冷气席卷而来,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终于看清他的表情。

    一双眸子若寒星炬耀,乍一看,整个人分外的冷峻英挺,而此刻他表情琢磨难定,挑眉看着我,十分具有压迫性,让人难以招架。

    “你叫什么名字?”

    “七……七心。”我很想朝后退开,可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周年默念了一遍,突然转身,大声道:“来人,彻查这间房间,传仵作验尸,今晚进入过这个房间的人一律带回去审讯,所有与死者生前接触过的人统统带到一楼问话……”

    一道道掷地有声的命令在沉寂的大楼里乍响,周年其人风评如何,我之前了解不多,但是这一刻,我很感激他。

    感激他能善待一条无辜生命,不让银朱死不瞑目。

    直到他率先走进曲觞阁,笼罩着我的冷气烟消云散,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点狼狈和尴尬的瘫靠在雕花栏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