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05 折辱(上)
    走场后,就是姑娘们上场的时间。

    第一个进来的是海棠,她面带覆纱,素净霓裳,一手抱着七弦琴,进门到落座,所有人都看着她,素手轻弹,调了下七弦琴的音,发出一串单音节的乐声。

    待到她将琴放在琴案上,腾出双手来演奏,乐音顿时比方才更加繁复动听。

    美人在侧,杯酒觥筹。

    屋里的气氛不能说不好。

    我从入座就全身紧绷,连简单的布菜都做的很糟糕,努力把注意力放在刚传送进来的一大盘地锅鸡上,耳朵铁锅炒鸡,热气腾腾,闻着味儿就觉得香辣。

    南城勾阑里的饭菜是不错的,都说后厨的掌勺曾经在御膳房当过职。这一点,我能确定是真的,竹筷夹了好几下,一块鸡肉在锅里跳了又跳,似乎不甘心被我弄出去。

    突然另一双筷子插进来,握筷的手,从来就不是养尊处优的手,我一眼就看见手背新添了两处小伤口,顿觉,似刺一样扎眼。

    手的主人夹起那块鸡肉却放进了我面前的小碗里,而我的视线顺着他的手终于光明正大的落在他脸上。

    曾经在我还不懂男人和女人区别的时候,教习的姑姑告诉我,女人长得好看才有好日子过,男人的脸就没什么重要了,可后来残酷的事实告诉我,这句话前半句绝对是个错误,但后半句还是可以相信的。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五官单看一样都不出色,组合在一起,也说不上难看,却是过目即忘,而他穿着非常整洁,带乌纱折上巾,赤色盘领窄袖袍,初看没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我傻愣愣的看着他,恍惚间耳边似响起了熟悉的嘻笑声:

    ‘他虽然是太子,却长得还没安乐堂的圆喜好看呢。’

    ‘尽瞎说,这个世上就没人能比他好看了。’

    时过境迁,言犹在耳,我却还是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非常好,不会有太多的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哐当……”

    桌椅相撞夹杂着杯盏碗碟落地的声音骤然打破一片似浓还深的糜乐之景。

    我闻声回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侧身退了点距离,然后朝发生动静处看去。

    酒已半酣的万良正倒在地上,他满脸痛苦之色,捂着下体,嘴里也在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而之前围着他坐的姑娘们全都瑟瑟发抖的退到一旁。

    只剩衣衫不整的西府一脸仓惶,她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却被万良抓住了脚踝,但见他满脸狰狞翻身压上去,一甩手就一巴掌,“好烈的性子,啊呸!”

    来回扇了三五下,明晃晃的灯光下,他额上青筋都能看见,满脸的兴奋,“爷就喜欢骑烈马……”

    整个房间都被这个变故整的如从天上掉到地上一样,死静死静的。

    “啊……”西府终于痛的受不了开始又哭又叫,拼死挣扎,但就像进了野兽口的猎物,怎么拼命都是徒劳。

    我无声的捏紧桌角,抿着唇看向门口,这么大动静,外头怎么可能听不见,可是却没半个人出现。

    教坊司南城勾阑是官家的,极少有人闹事儿,也不是没有。

    我刚进来的头两天就听说了,某天楼里来了个酒肉和尚,伺候的姑娘因为说了句‘口味有点大’,就被活生生的拔了舌,连牙口也废了。

    口味有点大,就是口臭,这搁寻常人身上,玩笑话过了也就过了,可那个和尚不是寻常人,人家可是‘国师’啊。

    “啊!”

    又一声凄惨尖锐的惊叫,我悚然颤了下,心绪起伏剧烈,听说是一回事,今日却是目睹,房内的所有姑娘都眼睁睁的看着,而弹琴的海棠早已不见踪影。

    明哲保身是进楼里来的姑娘学的保命教条。

    此刻的西府已经被扒的衣不蔽体,万良在她挣扎翻滚时又扇了几下,一边粗暴阴狠的撕扯她的底裤,众目睽睽之下,一双修长柔韧、雪白笔直的腿在空中乱蹬。

    “别……”我低呼,在身边的人突然动了时飞快的转身抱住他,巨大的愤怒的气息笼罩着我,我知道,这个男人忍不住了,不,他才十五岁,在我眼里还是个干净的小男人。

    “放肆!你、你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