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明宫天香 > 001 七心
    那些发生在京都教坊司不曾揭露的宫闱秘事,是你无法想象的朦胧阴晦。

    我并不是烟花女子却深陷其中。

    我和大多数进南城勾阑的姑娘不一样,有的人被抓进来,一心想着出去;有的人甘心进来,一心想着浮华;有的人进来了能出去,一心想着捞金,而我,等待未来的某一天,能做一个安静的良家女子。

    这一切在某个秋意薄凉的晚上,出事了。

    我是海棠居的七心,其实我不叫这个名,然从进了海棠居被赐这个名,我就是七心,楼里的姑娘就属我的名字拗口而且蕴意极不好。

    海棠居的海棠姑娘也不叫海棠,海棠是楼里四大香阁之一的名字,住进去的才有资格拥有这个名字,能拥有多久,就看你的能耐了。

    而在我进海棠居之前的七心,也就是这个名字的拥有者死了,是自杀。

    在这个楼里死人不稀奇,自杀就更不稀奇了,疯了,毁容了,掐架撒泼,出逃被抓回,虐打致半死不活都不是新鲜刺激的字眼,倒是说,如果哪天,某某姑娘风风光光的出去了,那就真叫稀奇。

    我能进海棠居不是运气,而是那位自杀的前任七心姑娘求来的。她死的时候,我并没在场,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求得老鸨同意的,等我赶到的时候,她的尸体正被楼里的打手从房间里拖出来,从我面前过的时候,我看见了她颈脖上的勒痕,很深很红。

    她的眼睛不是闭着的,是外翻的,那分明是死不瞑目的冤屈样子。

    “你就是后厨扫洒无灰?”

    老鸨春娘扭着腰肢过来,点了我的名,我僵硬的把目光调回来,木楞的看着她,点头,我进教坊司南城勾阑快一个月了,不算新人。

    无灰是扫洒工作要干净无尘的意思,尤其是后厨之地,所以我第一个被赐予的名字是无灰。

    “洗洗干净上海棠居去吧,木瓜,你过来带她,今天起,她就是七心。”

    春娘话落,我感觉到一圈围观的姑娘们落在我身上的各种目光,跟锥子一样戳着我的脊梁骨。

    我就是这样进的海棠居。

    身涩水润,雾气熏然,我第一次进楼里的澡堂,以前没资格进,只能自己烧点热水在屋里擦洗。

    领路的木瓜姑娘长相一般,摊上一般二字,在这个群芳娇妍百花斗艳的楼里,她就算丑女。所以一路大家都不屑与她打招呼,而她却对每个人都笑着问好,好在声音不赖,温温柔柔的。

    “你进去洗吧,我给你去拿衣服。”木瓜含笑轻言。

    我点了点头就进去了。

    余光看见她似乎愕然了一下,大抵我没有道谢也没有说话,她觉得奇怪。

    夜深歌舞喧啸,脂粉之地无眠。

    前楼里丝竹声乐远远传来,我步步凝重的朝水池走去,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静的有点压抑,我缓缓的脱衣入水,然后听见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从澡堂门口进来的女子,长的很美,海棠居的西府姑娘,众人皆赞一句:“颜白肤润酥入骨,灵眸澄澈勾人魂。”

    先不说身子白嫩招人,她那双眼睛真勾人,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眨眼时如水波荡漾,分外撩人,此刻她就是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眸光干净澄澈,“你就是新来的七心?我是西府。”

    我鞠了一把水淋在肩头,点了点头。

    西府笑了,“果然,听说你不爱说话。”说着开始解衣去钗,也要洗澡。

    然后,我就看见了她的身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的身子很美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看不见白皙的肌肤,只有遍布的各种痕迹,抓痕、淤青、红肿……纵横交错,重点部位是她的酥/胸,被咬的充血,破皮……白皙修长的大腿也是青一块紫一块。

    察觉到我的目光,西府不好意思的侧了侧身子,先将好几个药膏瓶子放在池边,忍着疼下水,我能清楚的看见她一直在打哆嗦,应该是疼的。

    我的错愕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