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言情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8章 交通
    伟波无视了娃儿和婆娘的斗法,继续冲着苍海说道:“那边,挂着红灯笼的就是我家了!”

    “混的不错啊!”苍海一看,郑伟波的家里两层的小将军楼,立在一片平房里显得特别的扎眼,于是张口夸了一句。

    郑伟波挠了下脑袋:“嗨,什么不错啊,混口饭吃呗,那先这么着,明天中午来我家里,咱哥俩好好的喝几盅!”

    苍海笑道:“还真不一定有时间,明天早上我准备回老村去看看!”

    听到苍海说要回老村,郑伟波道:“老村子还有什么看头,现在山沟沟里的村子几乎全都移到镇上了,就算是老村还有人守着怕也是破败不堪了,更别提你们四坪村了,担个水老得拉着牲口走两三个小时,哪里还有人啊”。

    “怎么说也得回去看看,给我爷、我大上个坟什么的!”

    听到苍海这么说,郑伟波便不再言语了,对于乡下来人来说这是孝道,人家祭祖上坟你硬拉着喝酒就不厚道了。

    “那这么着,回来的时候一定来家里!就这么说定了”郑伟波道。

    苍海点头把这事应了下来,看到郑伟波要走,苍海这边叫住了他,然后从车后箱里拎出了一箱水果,还有一些进口的糕点,铁盒装的那种,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当礼送摆在小镇还是挺有面儿的。

    看到郑伟波要推辞,苍海说道:“你要是推了我可不好意思登门讨酒喝了!”

    “行!那我就收了”

    西部的汉子极少扭捏的,听闻苍海这么一说便大大方方的收了下来,礼物刚接下来,娃儿郑子悦便抱着铁盒的糕点不松手,就这么一路被卢静训着离开了。

    望着这一家三口的背影,苍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发了一会呆,苍海站到了三叔家的门口,正要敲门呢,突然间见到门开了。

    “哎哟,娘咧!”

    刚出门的一个五十岁出头的胖妇人没有想到门口站着一个人,突然间被吓了一跳。

    “三婶!”

    苍海认清了妇人,立刻张口喊起了来,出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苍海的三婶魏琴。魏琴也是四坪村人,这么说吧,魏琴那真是看着苍海落地,看着苍海从穿开裆裤长大的。

    魏琴听到有人叫自己三婶,定睛一看,然后这才满脸喜悦的说道:“海娃子?!”

    看到苍海点了点头,魏琴这边立刻一把抓住了苍海的胳膊,咋一看到侄子,魏琴太过于激动,一下子愣是没有说出话来,没一会儿眼泪便顺着胖胖的脸颊流了下来。

    “三婶!”

    苍海也有点儿激动了。

    苍海几岁母亲便离开了,不是说母亲去世了,而是因为家里穷,日子过不下去了和人跑了,在这之后,魏琴这个热心的婶子,便成了苍海的半个娘。

    魏琴抹了一把泪,自嘲的说道:“你看看我,侄子回来这是开心的事儿!”

    说到了这里转头冲着院子里吼道:“娃他大,快点,看看谁回来了!”

    西部的妇人都是大嗓门子,这一声吼的左邻右舍估计都听入了耳,院子中正的洗头的苍世远哪里有听不到的。

    拿着白手巾一边擦着头上的水珠子,苍世远一边往门口走。

    看到了一个年青的后生站在了自家的门口,看脸形看长相隐约的有五六分过世二族兄的影子,于是苍世远张口便道:“海娃子!”

    “三叔!”

    苍海看着走向自己的三叔,在他离开的时候,三叔这边还是满头的黑发,但是现在已经白了一半的头,原本一直是大背的领袖头现在也换成了短短的寸发,原本虽黑但是平整的面容也挂面了岁月的痕迹。

    十年,让一个壮年的汉子显出了些许老态。

    “进屋,进屋,你这婆娘,海娃子回来就这么杵在门口啊,快点儿去通知大哥,跟嫂子也说一声,今晚别做饭了,海娃子回来都到咱家来,还有,去老刘家的卤肉摊子里剁几样卤烧……”。

    看到了侄子回来,苍世远那是分外开心,冲着自家的婆娘突突突的来一大串子的话。

    魏琴这边心里也开心,连声应下来转身便冲着家旁走去。

    苍海这边冲着叔和婶子说道:“三叔,三婶我这边还给您和大伯家带了些东西!”

    看到苍海伸手指了一下停在路边的小车,苍世远笑道:“吖,海娃子有大轿子车啦!”

    苍海这边笑了笑,转身来到了车边开始把后备箱里的东西往下拿。苍海带的东西可不少,满满当当的塞了一整个后备箱,有吃的有穿的还有用的,三人一起搬到了堂屋里,堆成了一小堆。

    “老三家里的,这是谁来了这么热闹!”

    就在三人忙活的时候,院中又来了一位妇人,苍海定睛一看不是自己的大伯母又是谁呢。

    “伯娘!”

    妇人听了一愣,定住了脚步站在了堂屋的门口,瞅着苍海打量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海娃子!”

    看到苍海点了点头,妇人这才开心的说道:“终于回来啦!好,好,好!”

    一连叫了三声好之后,妇人扯着嗓子冲着外面吼了一声:“当家的,娃他大!快点儿过来,咱们海娃子回来了”。

    不到一分钟,一个穿着羊皮袄子,下身装一件略显得破旧的迷彩军裤,脚上一双黑皮老棉鞋的老汉出现在了院子里,来的正是苍海的大伯父,苍世贵。

    苍海的父亲苍世钧并不是苍世远和苍世贵的亲兄弟,论着算要推到太爷那一辈,不过因为村子里人丁单薄,所以大家虽然血缘略远,但是论起亲情间的厚实,可远超过一般的家族。

    叔侄婶这么见面,自然免不了一番热聊,苍海回答了叔伯婶子的一连串问题之后,便开始分礼物。

    通过这么一聊,苍海才知道,大伯家的两个孩子都在外打工,至于三叔家的独子则是还在县城里上学,老苍家的两户和镇上大多数的人家一样,年青力壮的几乎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做点儿小本生意的。

    “村子里没人了?”苍海问道。

    苍世贵说道:“有人,这过只有十口来了,胡家的老爷子,魏家的伯伯,还有老李家的两三口子,年轻的就只有一个傻娃子平安了……”。

    听大伯这么一说,苍海这才稍放下了一点心来:有人就好。

    “海娃子,这次回来过几天呐?”大伯娘刘淑娟张口问道。

    “看看吧,这次可能是三五天,不过很快我就搬回来住了!”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在坐的四位顿时大吃一惊,愣了片刻便沉默了下来,原本热络的气氛似乎也一下子淡了起来。

    “你个娃子莫不是犯了病不成!”苍世远带着些许恼怒的语气:“人家都恨不得离开,跑的远远的,你到好,放着好好的魔都好工作不干,转头又回到了这儿,你这不是有病么!……”。

    三婶这边伸手拍了一下当家的,然后冲着苍海劝道:“海娃子,你可不能犯傻,咱们这儿要什么没什么,就算是现在,这水也是精贵的东西,你说你一个名牌大学生,回来了能干什么,你是能种地还是能挖窑啊,就算是你能种地挖窑咱们这地可不比你呆的江南,一亩地就算是种高梁玉米,产出来的也不及人家一半……”。

    三婶劝完了,那边大伯和大伯娘也张口劝了起来,在他们的心中苍海那是家里的大学生,那是老苍家的骄傲,别说是以前了就算是现在,整个四里八乡的也没有出过几个名牌大学生,别说沿海的名牌大学了,连上大专走出去的孩子两个巴掌也数的过来,现在听说老苍家的天之骄子准备回乡,那哪得了啊!

    可惜的是苍海心中主意己定,哪里是他们三言两语可以说服的,众人劝了几句,也都知道自家的这个侄子决定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于是各自的心里开始长吁短叹了起来,觉得自家的大侄子得了失心疯。

    聊了一会儿两个妇人便开始准备晚饭,苍海初归,虽然家里只有四口人,不过苍世远两口子还是整了一大桌子的菜,七八样一半都是肉菜,席间五人又喝了一点儿小酒,这一顿从晚上五点直喝到了九点钟,这才算是算了场。

    一顿饭吃下来,苍海这才明白县里现在的政策是集中安置,摆原来山沟沟里贫困人口全都集中到了小镇上,省里花了大钱引水开田,安置这些原本贫困的村民,现在算是取得了一点儿小成绩,土地的出产虽然还远落后于南方,但是一年下来混个口粮己不是太难。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原本就贫瘠的荒原黄土地这下更是人烟稀少了,至于通往原来村子的路那自然更不可能修了,所以现在要想进村子,汽车根本就通不过,最多也就是能过个马车什么的,还得是那种老窄的马车。

    现在要想进村最好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差点儿就是骡驴,至于走路,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极少有人还会花上一整天的时间从山沟沟里走个回来。

    这么一想,苍海便准备明天早上去镇上的摩托车行看看,给自己买一辆合用的摩托车,至于自家的老大众,直接就放在三叔家的门口。

    一边思量一边琢磨着明天回乡要干的事情,苍海没有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了。

    苍海这边睡的踏实了,苍世远两口子可睡不着,侄子发疯似的回老家,让两口子觉得心里堵的慌,但是又不知如何劝这个犟侄子,只能相对长吁短叹一时间也没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