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天然渣 > 第十一章
    帝企鹅的性格就像外表一样,憨厚、大方。小企鹅长大了,基于习惯,仍然喜欢往父亲的育儿袋中钻,那场面又尤其惹人喜欢。

    ——《帝企鹅饲养日记》

    .

    形势好像一发不可收拾,严璟华竟然奸诈地来了一个釜底抽薪,既然奇迹那一头说不通,他就去告家长。

    这一招自古以来就是非常有用的,当然前提是家长靠谱。但现场的两个前任都知道,以他们和奇迹认识那么久,只言片语中体现出来的,都是他非常尊重自家长辈。

    有这个先例,李域当然不甘示弱,没错,他心里虚得很,可正因如此,更不能让严璟华趁虚而入,占了这个便宜。

    他立刻表示起来,慢着,搞得谁没遇过渣男似的,奇迹也抛弃了我啊!我也是受害者!

    严璟华微微一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分手可能是因为李域品行不端吧,还被奇迹送进医院,可见并不合适。

    而严璟华自己,他是最近和奇迹正式在一起的一任,又见过了他家里人,是非常正式的交往,不同学生间打闹。总而言之,就是一个意思,做主该是给他做主。

    李域翻白眼,他本来就是无赖性子,这会儿更是肆无忌惮地和严璟华争论起来,一不小心就带出了谭梦龙。

    ——最近一任牛逼什么,那边还有个正在追求中的。按你的说法,你也要给他让路吧。

    段佳泽的脸都要绿了,在他心目中,奇迹还是个孩子啊!虽说仔细一算,也确实是连早恋都算不上的年纪了!

    听到后来,他甚至觉得有点晕了,不是两个,是三个……

    这些人信誓旦旦,有各种照片为证,那个李域甚至拿出了一个胸毛球球说是奇迹给他做的。

    虽然如此,段佳泽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坚强地打起精神,说道:“二位别急,这件事我还要和奇迹本人核实一下,我先找到奇迹,不好意思。”

    李域立刻说:“哥你多核实几件,比如我和奇迹的南极之恋……”

    段佳泽:“……”

    李域也是说嗨了,这会儿他突然想起,不对,奇迹现在还下落不明呢!刚才真是急眼了,光想着不能让严璟华得逞。

    他眼神发飘,心想这可怎么办。

    好在,段佳泽这时候自己主动说:“在找到奇迹之前,我还要通知他其它长辈……总之这件事我一定会和奇迹确认一下的。”

    他说这个话,就是隐隐默认奇迹的确做了那些事了,没办法,铁证如山,只缺奇迹的口证而已。

    李域和严璟华心中则想到他可能是要和奇迹的父亲提,看来果然是当回事了,都收起了之前的样子。

    段佳泽其实很想安慰一下被儿子渣了的对象,但考虑到面前有两个,他就有点尴尬了,也实在没有处理这种情感纠纷的经验,含含糊糊地告辞。

    要找奇迹很容易,奇迹忙完了看到他的电话肯定也会联系他,现在更重要的事,他要去找奇迹另一个爸爸。

    辛辛苦苦把奇迹养大,对可爱的奇迹非常信任的他,一个人实在无法承受这样的现状……他得和对象商量一下怎么处理、应对。他心里的奇迹还是个宝宝啊。

    段佳泽出生时就在人类社会度过,因此直到至今,他的思想、三观仍然和人类相似。

    他把这当做一件大事,回去后和奇迹的另一个爸爸陆压说起来。

    扶桑宫太阳星君陆压正跷脚做手工,听罢脸色也沉重了起来,“这怎么行,奇迹做得太不对了,任凭着自己的本性行事。”

    段佳泽:“虽说是天性,但我也觉得有些不妥,那两个孩子看着都让人于心不忍。”

    陆压:“正是,索性都接回来安置,日后一道伺候奇迹,只论年资,不分高低。家里又不是养不起,年抛也太欺负人了,改日我上月宫拿些灵药回来……”

    段佳泽:“……”

    两人就此事争了半天,各有论据,一时间反而顾不上奇迹本人了。

    ……

    次日,段佳泽总算和陆压分辩完毕,两人有了个计较,只是段佳泽也发现,奇迹到现在还没有回自己的电话,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倒是接到了谭梦龙的电话,他昨天回去后,就一直在找奇迹,而且发现了自己失去意识根本就是有人——百分之九十九是李域刻意算计,用心不言而喻,于是也更担心奇迹。

    可是奇迹一夜未归,还联系不上,辅导员和同学们也帮着找了一下,辅导员甚至含蓄地说,会不会是同人在外面玩。毕竟段奇迹同学私人关系混乱全校都知道了。

    谭梦龙这就把电话打到奇迹家里了,到这时还没找到,总得设法通知他家人。谭梦龙知道奇迹家开了佳佳餐厅,于是打了个电话过去。员工接到后,问了两句便直接转给段佳泽了。

    段佳泽的消息,严璟华和李域都绝不可能告诉谭梦龙,他摸不清对方什么身份,只是把奇迹未归的事情说了一下。

    谭梦龙的存在段佳泽倒是从李域和严璟华口中都听说了,听人自报家门,起初汗都要下来了——他可没有什么应付儿子对象的经验,这两天一来就是三个。

    待到对方开口是说奇迹没回寝室,段佳泽才松了口气。

    谭梦龙:“??”

    段佳泽:“咳咳……看是不是在朋友家玩,忘了时间吧。”

    他倒不是很担心奇迹的安全。

    谭梦龙见对方一点都不担心(毕竟不知道奇迹得罪了那么多前任),顿时斟酌起来,是否要把李域做坏事未遂的事情说出来,说不定昨天李域那副奇迹跑了的样子也是在装模作样。

    但他不知道对方身份,这件事解释起来又涉及奇迹的私人问题,于是倍感尴尬,一时不知道怎么描述。

    就在他措辞之际,段佳泽已经说道:“没事,我会把奇迹找回来的。”

    谭梦龙哑然,正是时,窗外忽然下起雨来。

    原本是一个晴朗的艳阳天,却在顷刻间飘雨,这雨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海风吹遍了整个城市。

    东海市本就是一个多雨的地方,下起阵雨也不奇怪。

    这时谭梦龙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地上有节奏地砸动产生的动静。

    再接着,是一声惊叫与巨响:“奇迹?!唔……”

    谭梦龙急问:“奇迹回来了??”

    可是电话已经就此断了,那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徒然担忧。

    ……

    段佳泽被一座帝企鹅肉山压住,差点把内脏吐出来,费劲地把奇迹推开:“你快起来!”

    恢复原形的奇迹仰着脖子大叫一声,大脚板挪动了几下站起来让开,待到段佳泽一站起来,就立刻又蹭了上去,把脑袋拱进他怀里撒娇。

    段佳泽又高兴又有些无奈,摸了好几下他的脑袋,才斟酌着道:“好了,爸爸也想你了。”

    奇迹有太多话想说了,可惜他爸现在好像不愿意听,而是拉住他,故意板着脸道:“我昨天见了你的前男友……”

    奇迹:“哪一个?”

    段佳泽慢一步说完:“……们。”

    奇迹:“哦,哪几个?”

    段佳泽:“…………”

    段佳泽揉了揉眉心,昨天他情绪过去后,就暗自下定决心了,要和奇迹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件事。归根结底,也是他和陆压没有看护好,才让奇迹在人类社会中因为习性不同产生了这些纠葛。

    所以他深呼吸,说道:“就其中两个,还有一个是电话过来问,你昨晚没有回宿舍。”

    奇迹:“哦,对,我在白盛秋那里。”

    段佳泽有种不妙的预感,“白盛秋又是谁?”

    奇迹很自然地说:“我大一那年的对象。”

    段佳泽:“…………”

    这时候陆压也发觉儿子回来了,从里头出来,“奇迹回来了啊。”他目光落在段佳泽脸上,“你怎么了?”

    段佳泽这个心理上的人类还是没憋住,激动得道:“他交了四个男朋友!!不止三个,是四个!!!”

    陆压吼了回去:“你这是什么语气,你只有一个很亏吗?!!”

    段佳泽:“?????”

    他还没缓过来,奇迹紧跟着挥动翅膀道:“爸爸,错了,不止四个呀!”

    段佳泽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