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天然渣 > 第九章
    帝企鹅是企鹅里体型最大的,而不管是哪种企鹅,孵化率以及小企鹅存活率都很低,因为它们生活在环境恶劣的地带。

    至于人工孵化率,那就更低啦,尤其是低纬度地带。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怎么可能有人面对这样的待遇,露出这样的表情?白盛秋猝不及防之下,确实难以置信。

    白盛秋仔细观察奇迹的神情,以他对奇迹的了解,几乎都要以为是真心实意的了。

    可奇迹还在环视这个地方,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白盛秋的所有构思,让他无比亲切,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要知道,奇迹曾经和谭梦龙解释,他之所以叫奇迹,是因为他的降生是一个奇迹。

    再具体一点说,他的降生地并不是南极,而是东海市灵囿动物园!

    以东海市的纬度,能够成功孵化帝企鹅蛋,在当时的确是一个奇迹。

    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奇迹就住在动物园的极地馆。该展馆有大大的透明玻璃墙,供游客参观。长大后奇迹修炼有成就搬离了极地馆,再也没回去住过了。

    所以,什么无隐私的羞耻感,怨念,不存在的,奇迹在这里能感受到久违的童年,甚至是安全感!

    通常奇迹不会和前任过多交流,但毫无疑问,白盛秋的举动打动了他的心,让他无法再冷脸面对白盛秋了。对一个让自己终于重回童年之梦的人,那么冷酷不合适吧?

    尤其在看到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冰箱——为了储存足够的食物——奇迹就更加兴奋了。

    他没忍住,上前握了握白盛秋的手,然后一下跳到床上趴着,露出舒适的神情。

    白盛秋:“……”

    万万想不到,他求而不得那么久的东西,却在这样的举动后,轻易获得了。没错,在他设想的结局中他们也该如此,但奇迹绝不会这么快改变……

    是了,以奇迹的奇思妙想,也许他是故意这样做,想麻痹自己。

    从逻辑上说,这才是最有可能的。

    白盛秋慢慢收拾起了那几分震惊,淡淡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罢,白盛秋出去,隔着透明材质的墙打了几个电话,眼睛则一直盯着奇迹。

    奇迹并没有怎么在意他的目光,而是很自由自在地换了个姿势靠着床,甚至挠了一下腰,衣服被搂了上去,露出一点白嫩嫩的肚皮。

    晚上,白盛秋拒绝了表妹一起吃饭的邀请,自己下厨,炸了一盘鱼干,做了两道小菜。以前他和奇迹在一起时还不会做饭,这是在外留学时学会的,他还记得奇迹喜欢吃什么。

    “奇迹,我们来吃饭了。”白盛秋真喜欢“我们”这个词。

    奇迹刚刚就在他的注视下睡了一觉,睡得很沉,好像既不在意自己被困,也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失踪会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困扰。

    白盛秋很赞赏他能装到这个程度,心中猜测以奇迹的暴脾气,能够挺多久。

    “真香啊。”奇迹眼睛亮晶晶的,对白盛秋道,“我给你表演一个,百分百空嘴接鱼干。”

    白盛秋:“?”

    奇迹:“你丢啊,你就丢这鱼干。”

    白盛秋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将一条鱼干抛了出去,他不觉得这会有什么危险。

    眼看鱼干被抛弃,奇迹动作迅速,一下蹿了起来,不用双手,仰着脸大张嘴就衔住了鱼,并几口迅速嚼动把鱼给吃了,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倒很是捧场。

    奇迹很得意。想当初在动物园,他是最壮最高的帝企鹅,饲养员喂吃的,没有帝企鹅抢得过他。只有他吃饱了,别的帝企鹅才有进食的份。他也练出了好身手,完美接鱼。

    白盛秋:“……”

    眼看奇迹玩得不亦乐乎,灵活地用嘴接鱼,他嘴角有点点抽搐。很好,这是他认识的奇迹,,就算是这样的环境,奇迹还是那么爱玩……

    ……

    李域和谭梦龙打了一架,保镖被他喝止了,他也早想揍这家伙了,最后两人都鼻青脸肿。

    谭梦龙愤然离去,李域则在原地站了半晌,哼了一声。

    李域细细思考了这里面的关节,已经认定了,一定是严璟华在这里面捣鬼。想想他当时那诡异的仿佛洞察了什么的眼神,却又一言不发,说不定就是在打鬼主意,想坐收渔利了。

    他并不打算把这个线索告诉谭梦龙,直到谭梦龙离开,才立刻开车回学校,他要去找严璟华那王八蛋。

    结果到了学校,又听说严璟华不在办公室也不在教室,而是在奇迹的宿舍。

    李域立刻又脑补了很多,比如严璟华来了个英雄救美,把奇迹送回去了,更或者,他把奇迹放自己家去了,此去是到宿舍拿奇迹的私人物品的!

    于是李域又慌里慌张地往奇迹宿舍跑,他气喘吁吁到了奇迹住的楼层,就见严璟华也站在奇迹宿舍门口,不知在和人说些什么。

    李域立刻冲上前,喘着气道:“奇迹呢?”

    “你也是来找我们奇迹的?”这时,李域才发现宿舍内还站了一个人,也是宿舍唯一的人,这人不是奇迹的室友,年轻俊秀,但气质看上去不是在校学生,一头微卷的短发,态度亲切。

    李域一听他的措辞,立刻愣了愣,他从未见过奇迹的家人,脑子迅速转动,堆出一个巨大的笑容,“哥哥好,一看你这个发型就知道了,你一定是奇迹的哥哥吧!”

    ……

    白盛秋坐在长沙发上,隔着透明的墙看奇迹,那间透明的房间内现在只开了一盏很暗的小灯,奇迹睡得正熟,他却无法入眠,也不敢进去和奇迹睡在同一张床上。

    也许以后他会,但不是现在,现在他还很怕,怕一觉醒来,奇迹已经把控制器拿走,甚至掐着他的脖子。

    一直到了夜半三点,他才逐渐睡着,一半美梦一半噩梦,极不安慰,不过睡了两三个小时,就醒来了。

    醒来后白盛秋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奇迹的方位,只见奇迹不知何时也已经起来了,正站在墙边,头深深的埋着,抵在胸口,靠着墙。

    这是一个非常别扭、非常封闭自己的姿势,白天还装得十分兴奋的奇迹,此时却……白盛秋的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奇迹这样,果然是因为他吧。

    这到底是什么滋味,白盛秋既心疼煎熬,又有一种快意。多少次,他也夜不能寐,用不舒服的姿势或不舒服的环境,用身体上的难受感分散注意力,好不那么难过。

    白盛秋缓缓起身,打了门进去,只是一进门,他就浑身一颤,奇迹把温度调到了最低!

    可是奇迹身上只穿着短袖,还是赤足,他立刻几步上前,两手放在奇迹手臂上,只觉一片冰凉。

    “你这是干什么?”白盛秋一阵心痛,把和自己相比十分娇小的奇迹抱起来,放到床上。他把温度调回来,又用手掌捂住了奇迹的脚,那里像块寒冰一样。

    奇迹是选择了伤害自己么,他到底这样的温度站了多久。

    被白盛秋一抱,奇迹如梦初醒,“啊?”

    他这茫然的样子,让白盛秋心情更为复杂。

    白盛秋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就笃定了我舍不得看到你这样?”

    奇迹继续有些迷糊地道:“什么?”

    白盛秋凝视着他,掌心捏得青白,语气却愈发轻柔起来,“奇迹,我放你离开这里好不好?”

    奇迹这时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愤愤道:“我不!我才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