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天然渣 > 第六章
    在众多种类的企鹅中,帝企鹅性格相较沉稳,不具有很强的攻击性,也不爱寻衅,风度翩翩,双目含情,堪称企鹅中的君子(也有伪君子)。

    ——《帝企鹅饲养日记》

    .

    奇迹在严璟华他们办公室很受欢迎,作为一个学生,他成绩优秀,长相也可爱,作为同事的男朋友,他又出手大方,经常带佳佳餐厅的食物来给大家吃。

    作为本市最受欢迎的餐厅,那里是没有外卖的,大家还觉得他是不是雇人帮排队买来的——分手后大家其实还挺遗憾的。

    只有严璟华这个男友知道,那是因为佳佳餐厅就是奇迹父亲的产业。他们在分手前不久,严璟华都在和奇迹商量拜访他家人了。

    但是奇迹告诉他,自己的父亲不在东海市,问起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也说不清,言谈间透露出,都离开不止一两年了。

    当时严璟华只想着,他父亲对事业也太看重,在外地一忙就是这么久。分手后却忍不住多想,那会不会是奇迹的借口,知道总要分手,何必见家人。

    反倒是他,一心要让所有亲人、朋友认可他的爱人。

    奇迹把假条拿来时,严璟华正埋头写材料,抬头看见他后有一丝恍神。他们没分手时,奇迹时常来办公室找他,他十分习惯用这个角度去看奇迹。

    “……坐下。”严璟华顿了一下,说道。

    “我就不坐了吧,教授,假条给你。”奇迹想放下假条就走。

    严璟华却冷冷道:“坐下。”

    他似乎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意图,就像全校师生都知道的那样。

    毕竟还是有师生的身份在,僵持两秒,奇迹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他有些坐不住一般,扭来扭去,看身周。

    这里其实有很多奇迹的痕迹,比如窗台和严璟华办公桌上摆的绿植,全都是奇迹带来的,是他从家里开的野生动物园挖过来的。那里灵气充裕,长的植物也格外好。

    还有严璟华桌面摆的一些小物件,加湿器、桌上垃圾桶、熊猫鼠标垫等等,都是奇迹添置的,全都还留着。

    而严璟华根本没有勇气去探寻,他送的奇迹的那些东西,还在不在奇迹寝室。

    本来办公室人就少,刚才看到他来,剩下的两个人也离开了,此时竟然只剩他们两人。这让奇迹很不适应,已经分手了,他想避嫌。

    “我姑姑问,你怎么很久没上门了,她给你勾了帽子。”严璟华说道。他姑姑寡居已久,以前奇迹时常陪他上门探望,姑姑很喜欢他,是家里最早接受他的。

    “教授,你还没有和家里人说我们分手了吗?我不方便再上门了。”奇迹问道,“如果一直瞒着阿姨,只会让她更多失望吧。”

    那是因为严璟华始终认为,他们还可以复合。严璟华只是做了他每个前任几乎都做过的事,试图唤醒奇迹美好的记忆。

    可惜,事实证明渣鹅是不会眷恋过去的。

    严璟华盯着他道,“你打算再也不叫我的名字了吗?教授这两个字我还是更习惯你在床上叫。”

    奇迹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面对严璟华露骨的话,脸颊有点红。毕竟即使在两人交往期间,严璟华不是那种在光天化日下公众场合说这样的话的性格。

    他嘟囔道:“我要走了……”

    严璟华看着奇迹的神情,原本心中有多少话,此时也说不出来,他把笔记本推开,捏了捏鼻梁,疲惫地道:“难道你没有心吗?还是你就享受这种快意,看着别人为了你痛苦,只要你一个眼神也甘之如饴的样子?”

    奇迹愣了愣。

    严璟华有点绝望,因为奇迹果然又说了那句经典台词:“可是一年了啊……”

    又是这句话,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让严璟华烦闷无比,拽住奇迹的手,一把将他按在桌面上!

    可惜了,没按动。

    严璟华:“……”

    严璟华又是一阵绝望,在一起时一推就倒,分手了就像铁块一样,拉也拉不动。

    奇迹劝道:“教授,别试了,在你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尝试过,没有人能拉动我。”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帝企鹅就是这么坚定的动物,他已经有了新的目标,尚未成功,却也不会轻易更改。

    严璟华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沉默许久。

    他在用眼神描摹奇迹的样子,奇迹的眼睛是深黑色,更显得神色无辜。这一点起初一直让他有些疑惑,华夏人的眼睛说是黑色,其实仔细观察,应该说是棕色,根本没有真正的纯黑色。以前问过奇迹后,倒是给了他答案,奇迹说自己并不是纯正的华夏人,老家很远很远。

    再看奇迹的头发,带着一点儿卷。奇迹并不是那种特别在意自己外表的人,但在发型上他好像有点偏好,隔段时间会卷一下头发,不染色,只是卷一卷,还问他卷得怎么样,好像是自己动手卷的,只是严璟华从来没能撞到非常期待的有趣一幕:奇迹自己在卫生间烫卷发。

    所以奇迹有一头稍蓬的微卷发,但手感很好很顺滑,严璟华很喜欢摸一摸……

    在严璟华无声的注视下,奇迹往后退了一步,他要转身离开了。

    他一退,严璟华随之往前一步,神情复杂地道:“你总会后悔的。”

    奇迹很快道:“你要挂我科吗?”

    严璟华甚至被气笑了。还真他妈是一个没有心的渣男。

    严璟华:“我比较想找同事挂谭梦龙的科。”

    没错,去和一个学生计较,他不是早就在这样做了么。

    奇迹看了他两秒,继续往外走了,说来他遇到的前任也多了,想报复他的也不少。

    严璟华跟在他身后,说来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只是奇迹从前每次来看他,离开时他都会送到门口,办公室的同事还戏称他是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

    ……

    才在走廊中走了几步,另一端也走过来数人。

    严璟华瞥了两眼认出来,微微皱眉。

    中间赫然是早就出国的白盛秋,除他外,还有副校长、几位环工的老教授,也有白盛秋的恩师。

    严璟华和白盛秋中间还隔着一任,但当初他和奇迹的事情闹得满校风雨,严璟华也是知道的。但白盛秋回来,也不知道和奇迹有没有关系,说起来,现在大家都是前任了……

    面对面遇上,奇迹的脚步停下,严璟华也站定在他身后。

    待人走到眼前,奇迹还给各位老师问好了,严璟华亦然。后者不提,前者虽然不是环工的,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整个东海大学,没有不知道他们那点八卦的人了。

    如果放在之前,副校长和各位老师肯定会觉得这个场面太过尴尬,但今天好一些了,因为他们目睹了白盛秋是被一位漂亮女孩送来的,问及关系的时候,白盛秋没有明确回答,但态度暧昧,看来关系不一般。

    白盛秋的恩师甚至抱着有点不平的心情,刻意在打招呼的时候“顺嘴”提起,“哦小严啊,给你介绍,这也是咱们学校出去的,我的学生白盛秋,刚回国,就来找老师们吃饭了,哈哈。也是很年轻有为的,成绩优异,还提前完成了学业,回来就要自己创业了。女朋友又漂亮,开的那车叫什么来着?”

    这话对着严璟华说的,其实是要说给一旁的奇迹听。

    和一个学生计较好像有些小气了,但谁让这家伙搞得他最得意的弟子伤心远走。就连小严也被刺激得不轻。

    严璟华和奇迹交往的时候,白盛秋早就出国了,他原本不太确定白盛秋是否知道二人的关系,两人对视一眼,问好。

    电光火石之际,严璟华直觉白盛秋是知道的。

    但按照他师父的话,白盛秋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看来离去的两年,是让他释然了?

    严璟华一阵茫然,他不知道时间能不能改变自己,但至少现在,他并不愿意,甚至下意识地靠近了一些奇迹,把手按在奇迹肩上,微微一笑道:“是么,那恭喜了,也祝你事业顺利。”

    真好笑,活到现在最让他尴尬的就是奇迹,他却不愿意看到奇迹难堪。

    看到这一幕,众人神色各异,他们也不清楚严璟华有没有和奇迹复合,尤其是白盛秋的老师想,如果真的复合了,那就有点尴尬了。

    ——他可没想和同事引战啊,也完全想不到严璟华能为前任这么做。

    白盛秋的眼神落在严璟华的手上,只是一会儿,就漠然挪开了目光,不带什么感情地道:“多谢。”

    奇迹却并不领情,事实上他本来就一点也不尴尬,前任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何况是前任的现任。

    奇迹想的都是严璟华这样恐怕会让人误会吧,闪开一步说道:“教授,假条没问题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看球赛。”

    说完对其他老师再微微一鞠,就溜了,脚步中好像还能看出几分轻快。谭梦龙进了他们院的球队,今天要上场的。

    众人愕然,不管别人,至少环工的教授都知道啊,今天唯一有球赛的,就是他们学院。所以这到底什么情况??

    严璟华凝视他的背影,嘴角抿起一个僵硬的弧度,理智似乎已然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