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天然渣 > 第五章
    帝企鹅是群居性动物,在恶劣的环境下,帝企鹅需要挤在一起,共同背对着寒风,成群结队,场面蔚为壮观。

    ——《帝企鹅饲养日记》

    .

    李域有种想放声大笑的冲动,他头一次产生了给白盛秋喝彩的念头。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绵里藏针,白盛秋的话简直太妙了,信息量也丰富,既嘲讽了奇迹,又轻描淡写就点中了痛处,充满了讽刺意味。

    细数目前为止的受害者,可不都是在一年这个时间点上,被奇迹甩掉,所有人都知道,他每年都要换男朋友。

    那个谭梦龙,现在还在被追求期,和他说你现在答不答应,一年后也要换人,岂不是很有意思?

    看看谭梦龙的神情,果然很不自然,被膈应得不轻。随着白盛秋关门,现场甚至有几秒的死寂。

    随即,就是李域坏笑出声,“小朋友,你考虑考虑那位‘前辈’的话啊,很有道理的。”

    他故意在“前辈”两个字上下了重音,开心死了。如果这俩人能吹了,也不失为一份不错的生日礼物。

    谭梦龙心底本来就不是滋味,现在脸色更是急转直下。

    奇迹抬脚一下下踹李域。

    李域往后连跳了几步,被撵得直退,情知再不走就要被奇迹撒气了,反正刚才也过了瘾,又不可能在隔门有个白盛秋的情况下继续动手,索性撤退,只是嘴里还是不服输地喊了一句:“早晚你要跪着求我复合!”

    大堂经理左看右看,也捂着鼻子追上去,心想好吧,这下是白挨了。他难免有点郁闷,心说谁跪谁啊,你倒是真硬气一点。

    说到硬气,他还嘀咕呢,要说李少爷也不缺钱缺人,怎么没来硬的呢?

    他不知道,李域软的硬的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进医院就不说了,还有次让李域很说不出口的是,他跟踪奇迹到泳池。

    结果奇迹一看到他,就钻水里去了,李域在泳池边蹲了半个小时,愣是没见到人影,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奇迹怎么做到的。反正被他缠成这样了,见鬼也不过如此吧。

    李域都在想,他是不是应该直接多雇点高手把奇迹打晕了关起来。

    ……

    人一散,谭梦龙在原处站了一会儿,默默转身回了包厢,整个人就像胀了气,外头看不出,内里都要炸了。

    但是这气还发不出来,只让人无名火起。说到底他和奇迹现在还没确认关系,只是奇迹在追求他。

    今天这一出出的,说起来是奇迹的过去,他要追究,立场说也有,只是仿佛暴露心迹了。

    但要他不当回事,甚至索性摆脱这渣男——那句一年如何如何太扎心了——他竟又有些不甘、郁闷,真想抓着奇迹的脖子大吼,你到底在搞什么?

    再一瞥奇迹,他正可怜兮兮地看过来,谭梦龙屈指敲了敲桌面,深吸一口气道:“学长,继续点菜吧。”

    无论如何,他的态度都不自觉就淡了几分。

    奇迹也听得出来,丧气地用力拿手抵着脸颊,把脸上的肉挤得鼓起一点,手指重重地戳着屏幕。

    奇迹这副赌气一般的样子,让谭梦龙心底哭笑不得。

    很久后,谭梦龙回想起来,才品出一些别的意思。你可以说奇迹坦率,但他的行为其实是带着兽性的直接,动物求偶就是如此。

    他的丧气是追求遇到阻碍的失望,也很接近企鹅筑巢失败的反应,带着原始意味,与他们想象的有一定出入。

    直接说吧,他们全都想、太、多!

    正是气氛有些凝固之时,谭梦龙的手机响了,是他弟弟打来的电话。

    谭梦龙接通了,聊了好一会儿,他家里一共三个孩子,他是长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感情都十分好。

    挂了后,就听奇迹捧着脸问:“是你亲弟弟吗?”

    他看上去,可是真的关心自己喜欢的人所有的一切,谭梦龙那种如鲠在喉的憋屈感不知不觉消散许多。

    再者提到弟弟,谭梦龙心思也转移了,“嗯,比我小两岁,还在上高中,也想考到东海来。”

    他看奇迹仿佛有些艳羡的样子,问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没有兄弟姐妹吧?”

    其实奇迹偶尔还是会流露出骄纵的姿态,他个人觉得比较像是独生子女家庭出来的。

    可奇迹却一撇嘴道:“我有五十个弟弟妹妹,真羡慕你。”

    “……”谭梦龙一时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如果奇迹这是在开玩笑,他还真没被戳中笑点。

    但奇迹很认真的样子,说道:“唉,那么多,你知道多烦了。所以我都不准他们打电话给我,你看你和你弟弟说了十分钟,我要是挨个十分钟电话,一天下来别的都不用干了。”

    鸟类生子不像人类,多得很,帝企鹅还算生得少的,一年也就生一个。但他那五十个弟妹倒不是帝企鹅,没血缘关系,是别的鸟。

    谭梦龙有点呆了,“不是……你真的有五十个……弟妹?都是不同的母亲的吗?”

    奇迹笑了,“当然不同啊!”

    那倒也是,谭梦龙自知问了个傻问题。要说生得多他也见过,不管家庭条件怎么样。但多到这个数字,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有点夸张了。

    谭梦龙越想还是越神奇,他知道奇迹家庭条件好,半开玩笑地道:“学长,令尊到底有什么抱负,难道家里有皇位?”

    话说出口又有些别扭,想到别处去。奇迹这爱好难道也是受家庭影响,找那么多对象,要继承皇位呢?

    谭梦龙那句话一出来,奇迹基本没迟疑:“是啊。”

    奇迹回答得太快了,谭梦龙被逗得哈哈笑了两声。

    奇迹闷闷看他一眼,唉,每次和人类说真话都不被当回事。

    ——虽然本国早就不存在封建帝制,但他爸又不是人类,他家就是有皇位要继承啊!

    ……

    相隔不到十米的对面房间,白盛秋坐回椅子上,面色渐渐沉了下来。

    一旁的女孩不禁干咽了一下,小心地道:“……就是他么,哥?”

    女孩是白盛秋的堂妹白筠,也在东海上学,今天刚陪白盛秋去看房,在东海市的住房。没错,白盛秋要回东海市定居了。

    堂哥当年因为感情不顺出国,原本大家都猜测他会留在国外,没想到不但回国,仿佛还再次选择了当年的伤心之地东海市,真是出人意料。

    和出国前的颓丧不同,刚接到白盛秋时,白筠以为他已经走出阴影了,只字不提当年的事,好似只往前看。

    她心中也为堂哥高兴,心想无论怎样深的情伤,时间总是可以抹平的。

    包括刚才,堂哥在前任面前表现得也很云淡风轻,只嘲讽了一句便关上门,没有多给一个眼神。

    可是这一刻,离开对方的视线范围后,白盛秋一瞬间泄露的气息却阴沉得可怕,是她从未见到过的。

    但转眼间,白盛秋也恢复了原状,平淡地道:“和你想象中不大一样,对吧。”

    多数人初听闻奇迹这个人,想象的总是一个接近李域那样气质,或更为多情放荡的形象。然而恰恰相反,奇迹会是他们见过最可爱、有趣的人,除了生活作风和身高他大概没有什么缺点。

    白筠不禁道:“确实不一样,他看起来……很可爱。”

    即使在男性平均身高较低的东海市,奇迹也显得矮小了,配合上他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愈发显小,眉宇间也捕捉不到令人反感的情态,单纯无害,就好像永远不会伤害人。

    可提到伤害,白盛秋低着半张脸道:“嗯,他一点也没有变,无论刚和我在一起,还是提分手的时候,都是这模样,这神情。”

    奇迹就是顶着那张无害的脸,来和他提分手的,他甚至以为奇迹在开玩笑,毕竟毫无预兆,前一天,奇迹还溜到他宿舍来睡觉了,睡着后就拼命钻进他怀里。

    当他意识到奇迹是认真的,他又为奇迹设想了无数理由,直到他发现,没有理由,没有借口,奇迹就是要和他分手。

    他就这么被分手了,在奇迹口中,好像再正常不过,一切只有三个字:一年了。

    也许是一起长大带来的默契与了解,让白筠再次感受到一丝不自然,她的第六感也在叫嚣着不对,沉默一会儿,她低声疑问:“哥,你不会……”

    白盛秋对她笑了笑,窗格中透进的明媚阳光落在他脸上,干净沉静,“怎么了?”

    遇到前男友,明嘲暗讽,追忆往昔,偶尔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神情,好像都不奇怪。再说白盛秋大部分时间还是像平时,甚至比从前更加稳重。

    可越是如此,白筠就越是心脏狂跳,又没有任何落到实处的疑点,只是凭空心惊罢了。

    ……

    谭梦龙和奇迹坐在回程的公交车上,他们在最后一排,车上的人很少。

    离开的时候没有再撞到白盛秋,对面的包间门紧闭,不知是早就离开了,还是迟他们一步。

    奇迹大概是有些累了,谭梦龙是在他往自己怀里钻的时候,才意识到他睡着了。

    早知道奇迹力气大,但这种无意识的情况下,他更加不受控制,谭梦龙想推都推不开,只见他一侧身抱着自己,拼命挤过来,像是想将身体塞进谭梦龙体内,撕都撕不开。

    距离较近的乘客看了过来,谭梦龙本来有一丝尴尬,想叫醒奇迹。

    但他忽然想到什么。

    按照奇迹说的,他有那么多弟弟妹妹,就算父母再一视同仁,毕竟分.身乏术,父亲好像还是企业家,难以让孩子们拥有足够的爱。

    尤其是奇迹还是长子,那种失落感是逐渐加强的。

    难道就是这种家庭环境,父爱、母爱的缺失,才让奇迹形成了今天的样子,极度缺爱,没有安全感,一年换一个男友,无意识中追逐身体的接触……

    谭梦龙越想越觉得这样能解释奇迹为什么成为一个渣男,没有人知道,那是因为奇迹从来不表露出来。

    他那么尽力地去讨好自己的追求对象(转而又甩掉他们),和身边的同学、老师都相处极好,谁又能想到呢。

    这就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么……

    谭梦龙神情复杂地看着奇迹,心情就和神情一样复杂,这一天经历得太多,他真不知如何看待、对待奇迹了。同情他,会不会显得有点犯贱??

    而奇迹在梦里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又拱了拱脑袋,以他和谭梦龙的身高差,简直像要嵌进谭梦龙怀里了。

    谭梦龙吐了口气,无意识地抬手摸了摸渣男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