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画得蛾眉胜旧时 > 第三十九章 妙手转平安
    萧邃这一来,整个场面顷刻间又不一样了。

    “楚王殿下,这是我相氏家事!”相韬竭力忍着悲绪怒火,与他质问道:“您身为亲王,擅闯外臣内堂,怕是于理不合罢!”

    萧邃没答他的话,这时候,随他左右而来的瞬雨等人亦进了门,只听他淡淡唤了声‘先生’,便有一人走近前来。

    众人看去,这男子约莫四十几岁的样子,身材高瘦,寒冬未尽,却是一身的粗布单衣,头顶罩着斗笠,视满堂之人如无物,只对着萧邃恭敬地唤‘殿下’。

    萧邃正要说话,此时,相韬如同醍醐灌顶,忽然想到什么:“殿,殿下,这位是……一元先生?”

    世传,楚王身边,有一独眼神医,唤一元先生,手掌活死人肉白骨之能,举世称神。

    萧邃还记着相韬差点刺到相蘅身上的那一剑,并未明着与他答话,只将相蘅扶到前头来,同她道:“你来引路,领一元先生去内室给小姨探脉。”

    这一声‘小姨’,显然长得是她的脸,裴瑶卮低低应了一声,心头五味杂陈。

    两人这一去,相韬心里又有了盼头,对着萧邃恳切一拜:“多谢殿下了!”

    “郡公,”萧邃叹了口气,缓言道:“郡公爱女心切,小王可以理解,但您高风峻节,向来声名在外,没道理对着外人刚正不阿,对着自家女儿,却要不分青红皂白不是?”

    相韬眉头一皱,顿时语塞。这时候想想,适才之举,他也并非问心无愧。

    他赧颜躬身道:“殿下说的是,是老臣莽撞了!”

    萧邃淡淡一笑,将相韬扶起,便作雨过天晴。

    “郡公是一时情急也就罢了,”萧邃被让入正座,拂了拂衣袂,慢声道:“但若还有旁人意图趁机伤害本王未过门的王妃……郡公,这面子,本王可就不给您了!”

    那头,左夫人脚下一软,险些栽到地上。

    相韬则道:“殿下放心。今日之事,不管是谁造的孽,老臣皆不会纵容!”

    内室中,转眼已过了一个时辰。

    屏风之外,裴瑶卮扶着满心焦急的桓夫人,一下下摩挲着她的后背。

    “娘亲别担心,先生既说了能治就一定能治,芳时会平安的!”

    她话音才落,坐在那里,正指挥着屏风内医女施针的人却开了口,问她:“谁说能治?又是谁说你妹妹定然平安的?”

    这人声色喑哑,跟被烟熏过一般。

    裴瑶卮意外他突然开口,回神道:“才高如先生,若是治不了,又怎会浪费这么久的时间在舍妹身上?话说回来了,得先生这般费心,舍妹哪敢不平安呐!”

    斗笠后头,那人似乎看了她一眼。

    “你过来。”他道。

    裴瑶卮一愣,与桓夫人对视一眼,便依言过去。

    一元先生叫她伸手,跟着,就见他从怀中取出一只红玉瓶,整瓶交在了她手里。

    桓夫人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他伸出来的右手上,整个人赫然一震。

    只听他道:“你这丫头,生得颇合老夫眼缘,这瓶凝粹丹便赠予你了,好好护着你这一身血气,别再断了小命!”

    “多谢先生慷慨!”

    这时,两名医女抹着汗从屏风后头走出来,福身报了句:“先生,成了。”

    一元先生点了点头,复又给芳时探了回脉,跟着望向桓夫人。

    他温和道:“这位夫人,令爱已无大碍,且请放心。”

    这句话如同定心的丸药,让裴瑶卮整个人松快了下来。

    可这轻松也只是片刻。

    既然,芳时已然无碍,那她也就能撒开了,好好收拾一番该收拾的人了。

    外堂中,众人只见一袭身影从内室大步而出,紧接着,一道鞭子便狠狠落在了左夫人身上,将她抽得一个趔趄。

    左夫人一声鬼吼,裴瑶卮的第二鞭便又挥了下来。

    她缓缓一笑,道:“夫人,我这‘贱胚子’孝敬给您的,还望您能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