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画得蛾眉胜旧时 > 第二十七章 慈母眼中泪
    相韬目光幽深,沉默了许久。

    最后,他对相婴道:“她从小到大,过的,就是她该过的日子。”

    “她诚该心怀怨怼,为父却也无悔所为,没什么可怕的。”

    相婴意外于父亲的坦率。

    相韬没有跟他解释更多,只是告诉他,相蘅的婚事已经是定局了,让他不必再问,也不必再试图扭转,白费无用之功。

    对着父亲的讳莫如深,相婴根本毫无办法。

    他回房憋屈了一天,当晚,到底没忍住,来到相蘅房里狠狠煞了通性子。

    他还没忘,当时主动找自己求助,言明不愿嫁入帝王家的人是谁;更没忘当时答应了自己,进宫与长姐一见之后,便装病出宫的人是谁。

    暖阁里,面对相婴冷冽严肃的质问,裴瑶卮实在百口莫辩。

    “三哥,你听我说……”

    “我只问你,”相婴打断她的话,“你在宫中,与皇上亲近逢迎,可是真?”

    裴瑶卮神凝着眉,艰难地点了下头:“是真。”

    相婴又问:“昨夜昭业寺大火后,与楚王共度一夜,可是真?”

    “……是真。”

    “如今楚王要娶,你也愿意嫁,可是?”

    “是。”

    “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相婴一掌拍在案上,裴瑶卮被惊得一个激灵——她还从未见过相婴如此失态的模样。

    他冷笑道:“呵,怪只能怪我轻信了你的鬼话,还以为你当真有心悔过,愿意与世无争。如今看来,真是天大的笑话!”

    话已问明白了,相婴拂袖便走,裴瑶卮不自觉地伸了伸手,可留人的话却生生咽下去了。

    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若在前世,无论何事,相婴都绝不会需要自己的解释,可换了今生,她从裴瑶卮变作了相蘅,遇上这等情况,就是自己说破了大天指天誓日,他也不会信自己半个字。

    她拄着额头,长长叹了口气,满是无可奈何。

    第二天,整个京城便都知道了楚王殿下当堂求亲相氏四女,积阳郡公业已允婚的消息。

    妧芷听前门婆子说起此事来,回过头同主子说起,裴瑶卮心里明白得很,如此的大肆宣扬,定然是萧邃的手笔,意欲占尽礼法物议上的先机,叫萧逐无能为力。

    这事就是他不做,裴瑶卮自己也会想法子来这么一场。

    只是如此一来,萧逐免不了怒极,不知可还会有后招……

    她正想着,见妧芷欢天喜地地跑进来传话,跟她说,夫人到了。

    裴瑶卮一愣,脱口问:“哪位夫人?”

    “您是高兴傻了吧?”妧芷欢喜道:“自然是桓夫人啦!”

    昨日那般情景,做母亲的都只能遣人来看闺女,怎么今日反倒能母女相见了?

    莫不是,一直婚约,相蘅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升了行市?

    裴瑶卮想得好笑,紧着起身,亲自出门相迎。

    迎面而来的,是一曼丽妇人。

    ——形如瑶台仙姑,质如云霜脱尘。好似一株开在雪中的红芙蓉,不该在一起的美丽碰撞到了一处,却是惊人的和谐。

    “……蘅儿,蘅儿!”

    桓夫人由娟娘扶着,盈盈拭泪,疾步奔来。

    她含泪端量了相蘅半晌,一把将女儿紧紧抱住:“我的女儿,可苦了你了!”

    裴瑶卮回搂住这个陌生而可怜的女人,眉头却一点一点蹙了起来。

    ——不知为何,这位桓夫人,她总觉得似曾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