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画得蛾眉胜旧时 > 第十九章 不肯嫁春风
    显粹宫偏殿,相盈怀呆愣愣地看着来传话的浅斟,待回味过她话里的意思后,抄起手边的针线篮子,狠狠往前砸去。

    浅斟面不改色,从容地往后退了一步。

    “五姑娘在奴婢面前放肆无妨,但等和亲圣旨到时,姑娘若是还敢无礼,那就是大不敬了。”

    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相盈怀目眦尽裂,魔怔似的不住摇头。

    “……我不!我不要,我不要嫁去周国!我不要嫁给宇文氏!”说着,她一把推开安抚她的侍女,朝浅斟扑了过去,“我要见长姐!你去告诉长姐我要见她!”

    嫁入周国,正位中宫,不好么?

    如若相盈怀之前未曾见过那位出身宇文皇族的德妃娘娘,那现在,她应该会一蹦三尺高,为自己即将登上皇后宝座欢天喜地。

    浅斟冷静地拂开她紧抓着自己的手,福了福身,转身走了。

    殿门一关,将所有的吵闹都隔在了门内。浅斟缓缓呼出一口气,转眼,就见相蘅进了宫门,正朝这边走来。

    她含笑迎过去,福身一拜,“四姑娘从业成公主那里回来了?”

    裴瑶卮淡笑颔首。偏殿里传来摔砸声,她朝那方望了望,问道:“和亲的事,五妹知道了?”

    浅斟便道,知道了,这不,正大发脾气呢,吵着要见娘娘。

    两人正说着,忽的一下子,浅斟只觉身后一阵风袭来,回头看去,就见相盈怀红着眼,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闯过了一众侍女的阻拦,冲出门来。

    跟在瑶卮身边的妧序立时上前一步,将主子挡在身后。

    “五姑娘!”浅斟肃声一喝,“娘娘可还没解您的禁足,您这样冲出来成何体统!”

    相盈怀充耳不闻,目光锁死在裴瑶卮身上,充满怨毒。

    “你——!就是你这个贱人!是你害我!”

    裴瑶卮拨开身边严阵以待的侍女,朝她走近了一步。

    “我?”她微微蹙眉,一派无辜道:“五妹昏头了吧?做姐姐的疼你还疼不过来,又怎么会害你呢?”

    “更何况,求娶妹妹和亲周帝之事,乃是周国使臣所奏请,妹妹的生辰八字则是继母给的,姐姐深居闺中,这其中种种,又有哪一桩是我能左右的?”

    相盈怀怒气正盛,又哪里听得她这些明着解释实则讽刺的话语?她口中不住地叫骂,张牙舞爪的,一心就要扑过去打她。

    庭中登时闹成了一团。

    萧逐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相蘅被推攘在中间,无助又可怜的模样。

    孙持方一声‘陛下驾到’尚未喊完,萧逐已经不自觉地朝混乱中心走了过去。

    相盈怀再次朝相蘅挥出一巴掌时,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死死制在空中。她张口要骂,却看见了萧逐的脸。

    顿时,相盈怀从头凉到脚。

    “参见陛下——!”

    宫婢太监跪了满地,喧哗的宫阁瞬息寂静了下来。

    裴瑶卮低头,亦要跪下行礼,却被萧逐直接扶了起来。

    “这样由着人欺负,一点都不像你了。”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