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雏凰 > 110幕 又是一年梨花开
    那日因为田儿的事与师若眉大吵了一架,她指责玉旋寻为何明明答应要安然放她离开,却在最后关头倒将她给毒哑了。

    玉旋寻本想告诉她,若不这么做,她的姐姐师王妃定会派人杀了她灭口,可是几次话到嘴边都没能说出口。

    如今只是剥夺了田儿说话的权利,对目不识丁的她而言才是最好的结果。

    然而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在担忧中发生了。

    十一王爷急匆匆的跑来兴师问罪,“玉旋寻,本王从头至尾都没有阻止过你跟若眉见面,可你为何要鼓吹她给皇上当妃子,你这是要置本王于何地?”

    “这是若眉亲口告诉王爷的?”玉旋寻若有所思的问。

    “若不是她亲口说明,本王又是如何知晓。”十一王爷怒不可遏的批判,“本王一直认为你只是希望能够留在皇上的身边,这才做了许多的准备。可你万万不该仗着自己遭遇的不幸,而让若眉成为你离开冷宫的踏脚之石。”

    玉旋寻试着安抚十一王爷的情绪,“其中定是有误会,王爷不妨找到若眉,让我与她对质,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才做了这样的决定。”

    “哼,去哪里找她?”十一王爷伤心疾首道,“恐怕这个时候她已经投入皇上的怀抱了。”

    “那我便将她从皇上的怀抱中给揪回来。”言罢,换了身衣裳便要去往御书房。

    十一王爷担心她会暴露身份,于是将她当做自己的随从一路领着,远远的便看到师若眉陪着皇上从御书房里走出来。

    玉旋寻本要冲过去表明身份,可被十一王爷给阻止了,“我们暂且静观其变。”

    于是他们一路尾随着他们来到了梨花池,现在正值三月又到了梨花盛开的季节。在这里发生的回忆顿时在脑海中奔涌,心绪百转千回。

    “皇上说什么都不肯封奴婢为妃,无非是因为奴婢是旋寻最好的姐妹,皇上不希望奴婢跟她争宠对吗?”师若眉抚摸着树干说,“如今她连个贴心的人都失去了,难道皇上忍心继续将她放置在廖无人烟的荒凉之地,一天天的煎熬着。”

    “朕不肯封你与她无关。”皇上淡然的回应,“朕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十一弟对你早已暗生情愫,朕怎可横刀夺爱,让十一弟为此恼恨于朕。”

    师若眉一怔,微微羞涩的偏过头去,“奴婢与十一王爷不过是朋友一场,无关终身大事。”

    “你若是没有这个心思,朕可就给十一弟许一个王妃了。”

    “不可。”师若眉激动的阻止,随即话语又软了下来,“奴婢无权干涉十一王爷的婚事,只是皇上也深知感情之事是不能够勉强的,若是随意给王爷指了一门婚事,恐怕……”

    “那朕改天就找十一弟好好的问问。”

    按捺不住的十一王爷冲了出去,跪在皇上的面前请求道,“臣弟恳请皇上将师闵亮之女师若眉指婚于臣弟。”

    皇上有些讶异他的出现,师若眉羞红了脸,婉拒道,“谁说要嫁给你了,十一王爷可别自作多情。”

    “本王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你若不信本王大可以向你证明,表明心迹。”十一王爷坚定的说,“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本王。”

    皇上淡笑打趣道,“十一弟,赶紧将你的准王妃带走,否则朕可要改变主意了。”

    还没等师若眉反应过来,十一王爷已经抱起她火急火燎的离开了梨花池。

    含苞待放的梨花让皇上驻足凝望,不舍移开脚步,玉旋寻心思凝重的慢慢靠近,“玉容寂寞泪阑干,一别如斯,梨花重开相思未尽。”

    皇上顺着这句话悠然转身,凝望了良久,神情肃然的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竟敢违抗圣旨私自离开冷宫,朕完全可以将你……”

    “可是臣妾真的好想皇上。”玉旋寻梨花带雨的扑到了皇上的怀里,哽咽道,“这些时日,臣妾从未忘却过皇上,如今娘亲也不在了,在皇宫唯一的念想便是皇上,恳求皇上让臣妾回来伺候可好?”

    “朕的身边已经不需要你了。”皇上作势要将她推开,玉旋寻顺势仰头吻住了他的唇。皇上身子一僵,按住她双肩的手重重的捏紧,身上的痛楚也丝毫没有让玉旋寻有松开的打算。

    也许是还未做好准备将她接回来,皇上抵触的将她蛮横的推走,玉旋寻连连退到了梨花池边。眼见皇上离开的背影,玉旋寻想都不想直接倒入了池水中。

    自从将她打入冷宫,皇上再也没有派人打理过,因此梨花池水此刻是冰凉刺骨的,一听到动静皇上连思考犹豫的时间都没有,径自跃入池水中将瑟瑟发抖的玉旋寻给捞了出来。

    “你这个蠢女人,是不要命了吗?”皇上气恼的嘶吼道。

    玉旋寻不甘示弱的回击,“臣妾连皇上的爱都失去了,还留着这条烂命干什么。”

    “朕准许你死了吗?”皇上暴怒的按住她的头,对上自己的眼神,“哪怕是苟延残喘你也要给朕留着一口气。”

    “没有了皇上,臣妾与苟延残喘有些区别。”泪水已经在脸上肆掠,挣扎着要起身离开。

    皇上沉默不语,一把将她扯回打横抱起回到了画颜堂,里面挂满了她的画像,每一幅都是出自皇上之手。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换衣服。”卸了一半衣服的皇上将一身男装丢在了她的脸上,催道,“还不快去。”

    玉旋寻一看便认出这是皇上扮作武也时所穿的便装,拘谨的绕到了屏风后开始脱衣服,“皇上是何时看出十一王爷和若眉的?”

    “朕虽忙于政事,但眼睛却不瞎,十一弟看师若眉的眼神朕怎么会猜不到。”皇上顿了顿,问道,“这段时间朕的书案上总会有一碟红豆糕,可是你做的?”

    等了半晌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皇上催喊了几句,仍是没有得到回答,于是焦急的冲入了屏风后看到她裸露出来的肩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忍不住有些心疼。

    随即若无其事的开口,“朕同你说话,为何不出声。”

    好不容易穿好衣服的玉旋寻,多了几分的英姿,伸手便勾住了皇上的脖子,浅笑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红豆是沐盛儿此生的阴影,若不是因为她,恐怕玉旋寻还没有想到利用红豆道相思。

    皇上微微蹙眉,撇开了她的手,发话,“在朕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最好快些离开,否则定将你以私自离开冷宫为由,处罚你。”

    “皇上当真这么不愿见到我。”玉旋寻痛心的追问,“如果皇上亲口跟臣妾说,此生此世再也不愿见到臣妾,那么臣妾从今往后便不再出现在皇上的面前。”

    气氛一度变得很静谧,皇上迟迟都没有开口,玉旋寻知道皇上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靠近了几步,“与其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饱受相思,不如皇上现在就将臣妾赐死,这样也算是给臣妾一个解脱,也好在地下跟爹爹和娘亲团聚。”

    “想死,朕决不答应。”皇上一退身后的屏风应声倒地,原本倚在屏风上的玉旋寻因为失去了重力也有摇摇欲坠。

    皇上情急下伸手去拉,却也跟着摔在了地上,不偏不倚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亲昵的距离,让彼此的呼吸都能听得见,打在脸上热乎乎的,晕红了玉旋寻的脸。

    皇上情不自禁的吻住了她的唇,身下的人午夜梦回时不知出现过多少次,今次得见将这些时日来的思念全都化在了这个绵长的吻中。

    玉旋寻伸手要去解皇上的腰带,却被一把抓住了手,松开她的唇警告道,“朕还没有原谅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倏地爬坐而起,“将画像全部都收起来,你可以回冷宫了。”

    玉旋寻轻抚温存过后的唇畔,浅笑道,“臣妾遵旨。”虽然动作不停歇,但却偷偷地放慢了速度。

    皇上也不催,只命来宁总管将奏折送到这里来,自顾的坐在那儿开始批阅。

    这个久违的画面,玉旋寻不知幻想过多少次,如今能够这般真实近距离的凝视他的脸,心里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朕今夜要到盛才人那里留宿,你动作快一点,朕可没有太多的闲情陪你在这里耗。”

    这番话似一盆凉水让她心里的暖意给浇灭了,收起最后一幅画卷依依不舍的捧在怀中,恳求道,“皇上可否将这幅画送给臣妾。”

    “朕原本就打算命人拿去烧掉,既然你想要那就拿走吧。”皇上头也不抬的说。

    紧了紧手上的动作,半晌才开口,“臣妾多谢皇上的赏赐,臣妾告退,不打扰皇上宠幸盛才人了。”

    “等等,将你的衣物都带走,朕不想给人造成误会。”

    玉旋寻木讷的拾掇自己的替换下来的衣物,动作僵硬的退了出来。心中暗自腹诽:明明就是一国之君,还怕被人误会,不误会别人算是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