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漆黑胡同
    在一个不算寒冷的冬日下午,我在院子有萧瑟落叶的办公室里,接受了问询。

    我详细的说了前天晚上,在家里都在做什么,有哪些细节,和什么人说了话。那位警察问我,你知道前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我疑惑地摇摇头。

    他看了看我,可能是确定我是不是心慌,然后慢条斯理地说,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邢国立的人。

    我点点头,这不就是老邢吗,我说:“认识,是我以前的大学同学。”

    “就在前天晚上,邢国立被人袭击,受了重伤。”他看着我的眼睛,缓缓说道:“对方用的是钉枪,手段极其残忍。现在邢国立正在医院养伤,而且他一口咬定那个伤他的人就是你!”

    我极其惊骇,脸上也带出来了,说道:“怎么可能?!”

    “你的行踪我们会具体调查,你现在可以走了,如果想去医院看看的话,可以给你地址。”他说。

    我要来了地址,等从办公室出来,真是一身冷汗。我曾经蹲过一年,是有前科的,现在再因为这样莫须有的事进去,简直太冤。我想了想,还是要过去看看老邢,有什么话当面讲清楚,我们之间存在着很深的误会。

    我打了车到了中心医院,在楼下的水果店里买了个果篮,到了上面住院部。刚到病房外,就听到里面有人大声说:“不吃不吃,赶紧走!别烦我!”

    我站在门口,没急着进去,探头去看。这是四人病房,靠近窗户那里,老邢正躺着嚷嚷,旁边有个中年阿姨,正打开保温桶,盛了汤给他喝。

    老邢对那阿姨大声吼着,就跟吼自己晚辈一样:“告诉你不吃不吃,没胃口,赶紧拿走!”

    阿姨红着眼圈:“小立,吃一口吧,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不吃不吃就是不吃,你滚!”老邢骂。

    其他几个病床的病人和家属都在低声议论,说这孩子没有教养不孝顺,怎么对自己妈这么破口大骂的。

    老邢气吼吼翻过身躺着,用胳膊蒙着头。我这才看仔细,他的脑袋上裹着全是纱布,就跟木乃伊似的,也不知道受了什么伤。

    我犹豫了好半天,现在进去就等着挨骂吧,可大老远来都来了,东西也买了,还能就这么提出去?再说了,要是下次来,再碰上他心情不好呢?看老邢这样,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心情都好不了。

    我深吸口气,提着果篮走进去,老邢正在蒙头假寐,我把果篮放在旁边的桌上。阿姨说:“小伙子,你是?”

    “我是邢国立的朋友,”我说:“听说他受伤了,过来看看他。”

    老邢马上清醒了,放下手看到是我,晴天一声怒吼:“妈,就是他!赶紧报警!就是他害得我!”

    那位阿姨有些手足无措,满病房的人都在看热闹。

    我赶紧道:“老邢,我刚从派出所回来,那边已经对我做过调查,事情我也全了解了,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前天晚上你受伤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和家里人一起收拾家。”

    “你们家人都是同伙!”老邢眼珠子都红了:“我就认得是你,烧成灰也认得!妈,赶紧报警啊!”

    我说道:“你情绪不好,我可以理解,这不是过来看看你嘛。你不用这么急三火四的,如果真是我,我藏到哪都跑不了,这个你放心。”

    老邢气得全身哆嗦,颤巍巍要下地,他妈妈还算明事理,赶紧把我推开,做个眼神赶紧走。

    我知道自己呆不住,从病房出来,老邢被好几个人劝下,还在里面骂个不休。我心想这小子怎么越来越暴戾了,以前还是阴郁,现在是情理不通打爹骂娘,赶小鱼说话了,就他妈的是个白眼狼。

    我没有急着走,而是到医生办公室,跟他说,我是邢国立的朋友,问他是什么伤。

    医生告诉我,那天晚上患者送来的时候,满身都是血,两个耳朵被人用钉枪扎掉!手段极其残忍,外耳已经打烂,虽然不太影响内耳听力,但外貌已经被毁了,落了终生残疾。

    我听得心惊肉跳,从办公室出来还有点不太相信这是真的,同时心里隐隐还有些痛快,老邢到底得罪了这是哪路高人,下手还真他妈的狠!钉枪扎耳朵,还是两个耳朵,平常人扎个耳洞都疼的哇哇叫,更别说这种酷刑了。老邢这倒霉玩意害了我一年牢狱生活,现在付出双耳的代价,真他妈的爽。

    谁干的这是,为什么老邢能误认为为我呢?想不明白,也可能他疯狗乱咬人吧。

    实在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既矛盾又畅快,从医院出来之后,我没有急着回家,索性在市里转了转,顺便买点年货什么的。玩到天色傍晚,正要去汽车站,突然来了电话,电话是陌生号码,我问是谁,里面传来老邢的声音,他冷静了许多:“王强,你走没走?”

    “我还在市里,怎么了?”我问。

    “我想明白了,咱们好好谈一谈,你到医院后身那条胡同里,有一家面馆,我在那等你。”老邢说。

    “天这么冷,你还受了伤,要不然去你的病房聊吧。”

    “别,”老邢说:“医院里人多耳杂的,我不想让人家嚼舌头根子。你来不来吧?”

    “来啊。”我说:“我也想和你好好聊聊。”

    挂了电话之后,我打了车到中心医院,好不容易找到后面的胡同,这条胡同幽黑深长,周围都是寿衣店和殡葬一条龙,阴森暗郁,冷风嗖嗖的,到这以后就感觉温度平白降了好几度。

    我顺着胡同进去,走了没多远,还真看到靠着墙有个门脸,上面写着“中心拉面馆”的字样。我在寒风中推门进去,里面还挺暖和,拉面馆里压根就没有客人,只有个小伙计在看电视,看我进来了,问吃什么。

    我不知道老邢什么时候过来,便说道,再等一个人。

    小伙计给我倒了杯热水,我暖和了一会儿,给老邢打电话,告诉他到了,老邢“嗯”了一声让我等着。

    大概能有十来分钟,有人推门进来。进来的是个穿着黑马甲的小伙子,并不是老邢。那小伙子径直过来,坐在我的对面,拿起空杯到了一杯热水。

    我觉得有异,用问询的目光看他。

    他喝了口热水说:“你是王强?”

    我点点头。

    他一口喝光杯里的水:“我是邢国立的朋友,你跟我出来一趟,他在等你。”

    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说不出哪里怪异,就觉得不对劲,还是跟着他往外走。我们走出昏黄的拉面馆,天空落起小雨,夜色浓重,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

    走着走着,他忽然道:“这条胡同里没有摄像头。”

    “啥意思?”我问。

    他停下来,转过身看我,“邢国立恨你恨的要死,花钱雇我来收拾你一顿。放心,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不会怎么伤害你,你让我暴打一顿,给邢国立解了恨就行了。”

    我一惊,果然不对劲,这老邢什么玩意!竟然雇凶打我。

    我慢慢向后退,胡同里空无一人,小雨朦胧,阴风阵阵。那小伙子说:“你跑没用,我以前是体校的,三步之内就能追上你。你老老实实的,咱俩无冤无仇我打你一顿就算完了,你要是反抗,那我就只能越来越狠。”

    “你跟老邢说,他的伤不是我弄的。”我说。

    小伙子道:“你们两个什么纠纷跟我没关系,我是花人钱财替人消灾。”

    他一步步走过来,身影在黑暗的胡同里拉得极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冲过来,挥手就是一拳。我下意识往后一躲,堪堪将这一拳躲过去。

    对面的人有点吃惊,“身法很快。”

    自从小林政次的灵魂走了之后,我重新夺舍回身,发现身形利索了很多,反应也快了。我的解释是,小林政次的灵魂应该是强行打通了我身体的一些筋骨。我的身体为了适应他的记忆和潜意识,导致一些血肉筋骨发生了改变,就像一个大胖子进到一个可塑的塑料盒里,强行把这个盒子给撑开了一些。

    今天突然发挥出来,我有如获至宝的感觉。

    那小伙子再次欺身上前,飞出一脚,这小子果然是练过,这一脚踢得贼高,对着我的腮帮子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