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摄政王的小妆娘 > 第54章 戏精
    熟读虐渣攻略的裴宝儿虽然没有实战过,但理论知识十分渊博,如此这般一出手,马上震住了猝不及防的齐珩等人。

    尤其是,那几个不明就里的侍卫并不清楚内情,只从宋岩口中得了几句含糊的吩咐,便以为这裴宝儿大约是被自家主子看上了,看这架势是要接回王府给个名分的节奏,这才对她谦恭有礼、殷勤备至。

    乍一听裴宝儿这么一哭诉,他们顿时傻了。

    什么?休书?

    要知道,休书虽然是男方单方面的婚姻关系解除通知,但这年头,休书只是正妻们的特权。那些小妾啊姨娘的,男主人不要就不要了,要么卖掉,要么送人,要么直接撵出去自生自灭,哪里还用得着写休书这么麻烦!

    所以问题来了,主子不是只娶过一个正牌王妃吗,早死翘翘了,怎么又跳出来一个?

    宋岩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只是他瞅了眼齐珩,见他绷着一张脸不说话,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眸色变得特别深沉,便心知不好,只得努力控制着脸上的肌肉抽动,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不要当场笑出来。

    对,一丁点笑意都不能有!

    裴宝儿也没注意他,她的目标主要还是齐珩,以及其他有拳脚功夫的侍卫,这些都是她逃走计划中的拦路虎。

    她嘤嘤嘤地哭着,一边接受着周围人群投来的同情目光洗礼,一边偷偷地掐了一把小砚儿的肥屁股。

    后者满脸懵逼,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哇的一声也哭了起来,倒不是痛得紧,而是他不明白他的美人阿凉为什么要哭。她一哭,他的小心肝就抽抽的,眼睛酸酸的,忍不住就哭了。

    围观人群的指点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

    “哎哟,怪可怜见的,这娘儿俩真是遇人不淑,偏生碰上这么个郎君。”

    “可不是嘛,这娃儿看上去跟那郎君也有几分相像,怎么会不是亲生的呢?莫不是弄错了吧?”

    “不说是不是亲生的,这男人居然侵占妻子的嫁妆,简直是不要脸啊!无耻至极!”

    “就是就是~”

    齐珩虽然这几年身子差了些,可到底有点底子在,耳聪目明的,即便四周纷纷扰扰的,但那几个人的声音特别大,他怎么会听不到。这些议论声对他来说倒是不痛不痒,他懒得解释,不过,这女人今天的举动很是反常,有点意思。

    看着小女人眼中闪过的狡黠光芒,以及她正往人群中“不经意”地缩的动作,他不怒反笑,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恩,都是我的错,你怪我也是应该的。”男人的声线温润而平淡,仿佛两秒前那个被气得要炸毛的人不是他似的。

    围观群众本以为这男人看起来不大面善,八成不是要狡辩就是羞愤离开,没想到他居然一口承认了,顿时群情激愤,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娘、大婶还苦口婆心劝道:“年轻人做事就是莽撞,一点小口角小误会就要休妻,这可要不得啊!”

    齐珩从善如流,十分诚恳地握着裴宝儿没抱着孩子的那只手,温柔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娘子你……”

    不料,他话还没说完,裴宝儿便大力抽回了自己的手,竟也带着他晃了晃,他的话就没能说下去。

    因为裴宝儿又哭了起来,这次她不仅仅是抹眼泪加控诉了。她直接趁着抽手的动作,一个不小心,“动作过猛”便露出了半截小臂。

    这下靠的近的人都见着了,那小娘子白皙的肌肤上好几道青紫的痕迹,竟像是被人毒打过似的。光是前半截胳膊就这般惨烈了,可以想见,这小娘子身上其他部位会是怎样的难堪。

    一时间,富有同情心、同理心的妇人们都怒了,嘘声四起。

    “天哪,好好的一个小娘子,生得如花似玉,他居然能狠下心来将人打成这般模样!”

    “就是说啊,太过分了!这种人就该送去官府,给青天老爷打板子!”

    男人们倒是冷静些,但面上也多半露出了些许唏嘘、同情、惋惜之色,毕竟大多数男性通病就是对弱女子怀着一种英雄的使命感。

    于是,围观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都对齐珩投去了愤怒的凝视目光。

    这下齐珩不淡定了,他简直想撬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他给宋岩使了个眼色,想带着人和裴宝儿母子先离开这里再说,不想他刚朝裴宝儿走了一步,她便尖叫一声,紧紧捂着怀中的孩子和自己“受伤”的胳膊,紧张不安地往后退,口中还喊着“不要过来”之类的话。

    齐珩忽然觉得,这女人即便是失了忆,戏精的程度丝毫未减……

    一个穿着灰布长衫的儒生突然挺身而出,站到了齐珩和裴宝儿之间,一脸正气道:“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写了休书,便该两两相忘,各过各的算了,何苦还要再来纠缠这位娘子呢?圣人有云,夫……”

    齐珩对这些路人甲可没多少耐心,他冷冷一笑,直接拂袖将人推开。

    再有侍卫之一的钳制,那儒生便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再也说不出什么圣贤之言来。可就这么会功夫,他瞧得分明,那小女人已经抱着孩子趁乱挤出了人群,跑进了前面的一条巷子。

    围观的人本来群情激愤,可这会儿见女方不见了,没了小媳妇哭哭啼啼,这场戏便也没什么看头了,一部分人便意兴阑珊地要走。但方才那个儒生居然没走,他整了整被弄乱的长衫前襟,肃容道:“这位仁兄,我看你也是个读书人,这礼仪之道不仅是要对上,更要化用于生……”

    啪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突然飞进了儒生的口中,他吓得张大了口,掐着脖子想往外吐,那东西却似乎已经进了喉管,不上不下地卡着,窘迫得要命。

    “聒噪!”

    他这么一出手,四周人群散得更快了,不少人脸上还带着惊疑之色,似乎正在后悔方才加入了谴责大骂这人的队伍。

    “去追!”他冷冷下令:“半个时辰,找不到就去衙门里调人!”

    侍卫们一得令,便咻咻仿佛离弦之箭般地去了一大半。

    宋岩忧心忡忡地看着裴宝儿离开的方向,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反方向的衙门所在地。

    “此事宜早不宜迟,某这便去衙门走一趟。”

    齐珩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宋岩动作很快,再者,他们昨晚在此地驿站投宿的事,此地县令也是知道的,听说这位主儿的家眷不小心走丢了,那叫一个慌张失措,没过多久就火烧屁股似的领着一大票衙役跑了过来。

    小县城的老百姓没见过什么世面,见着这么多官兵出动,一下子就怕了。更别提,这个古怪的男人似乎身份不低,就连他们县太爷在他面前都卑微得快低到尘埃里去了。

    一时间,集市上鸦雀无声。

    原本买东西的人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滚回家了,卖货的摊主东西也不卖了,直接卷包袱走人。一炷香前,街市上还人声鼎沸,热闹得很,经过这么一事,变得十分冷清。

    此时,趁乱跑开的裴宝儿可不知自己造成了一次小小的治安混乱事件,她正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感到自豪。

    用化妆的技巧伪装出“家暴证据”,这可不是件简单事。更重要的,还是她临阵发挥的好。

    昨天来时她就有留意过了,这小城虽然不大,却也五脏俱全,车马行的位置正好就在城门附近,如今她要做的就是,尽快跑到那边,混上一辆马车出城。

    都说兵贵神速,她知道自己只是胜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齐珩反应过来必然要派人来找她,这城里太小,她也不认识别人,根本没有藏身之处。如今之计,只能是尽快出城离开。

    集市就在小城正街上,距离车马行算不得远,但裴宝儿不走大路,专挑小巷走,就是怕太显眼,分分钟被齐珩的人捉回去。

    “阿凉~”怀中的小砚儿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奇道:“我们去哪?怎么美人大叔不见了?”

    她心脏跳得很快,一开始还一步一回头的,后来意识到这样太过异常,便强忍着扭过头去观察有没有人跟在后面的冲动,假装自己只是此城中的一个普通百姓,迈着较常人快上一丢丢的步子,七弯八拐地往目的地前进。

    “我们回家。”她只能这么简短地解释。

    可小砚儿向来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若是他感兴趣的话题,不管怎么敷衍,他都能十分耐心地、一遍遍地问下去。

    终于,在问到第三遍的时候,裴宝儿没好气道:“就是回咱们家,院子里有长着毛毛虫的大榕树那个。”

    “哦~”小砚儿终于满意了,可他马上又问:“那我们不去京城玩了吗?”

    “不去了。”

    小砚儿满脸失望地靠在她肩上,闷闷道:“可是我想吃炸丸子,美人大叔家有……”

    像是过了半小时,又可能只是过了五分钟,就在裴宝儿已经紧张得失去了时间长度的估量能力时,她顺利抵达了城中唯一一家车马行,且十分大手笔地花了一百五十两,买下了一架马车,还附赠马夫服务,可以送她们到下一座大城。

    得得的马蹄声,车轱辘转动的嘎吱声,小砚儿失望的撒娇声,这些混合在一起,仿佛扭成了一根带刺的鞭子,正拷问着她原本极度坚定要离开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