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如意胭脂铺II > 第070章 红花饮(12)
    丽华一下子呆住了,她愣愣地看着邢如意,似在回忆,又似乎藏着某些难以说出口的隐情。

    “是段娘,还是英红?”

    “英红……英红是鬼!”丽华突然叫了起来:“她就藏在段娘的身上,每到深夜,她就会出来吓我。就是因为她,我才会胎像不稳,才会吃药。我已经很小心了,每服药我都会让丫鬟拿去给大夫看,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会服用。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孩子还是会……”

    “英红是你害死的吧?”

    邢如意见丽华情绪反常,就没有再追问她坠楼的事情,而是将话头一转,转到了英红的身上。

    “她敲诈我,她知道了我跟大夫之间的秘密,所以要我给她很多很多的钱。我给过她一些,可她根本就不知足。她是个骗子,明着对段娘重情重义,事实上,她看中的不过是段娘对她的信任,她想要利用这份信任为她谋取更多的利益。”

    “这些都是英红告诉你的?”

    “她怎么会告诉我这些。”丽华反讥的翘了翘嘴角:“是我无意中听到的。她跟别的丫鬟说,她根本就不想留在盛家做什么大夫人的贴身丫头,她只想从这个牢笼里走出去,然后自由自在的。”

    “可据我所知,这英红是被盛家买下来的。这样的丫头,就算是死,也是要死在盛家的吧?”

    “没错,英红是被买来的。不过,她不是被盛家买来的,而是被段娘娘家买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丫头,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主人家里。可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丫头深得主子的喜欢,主子一时心软,可能就把卖身契送还给了她。

    段娘这人我知道。表面上看着没啥,实则心软的很。这英红,表面对她忠心耿耿,尽心尽职,但凡有个机会,只要稍稍动些心思,段娘是会将卖身契还给她的。

    留在盛家再怎么不好,总归是有吃有穿的。可一旦出去了,吃喝穿戴都得自己挣。英红一个女子,如何挣得这许多安身立命的钱,所以她才会跑到我的院子里来威胁我。

    原本,我也不想与她计较。这能用钱买通的丫头,自然也都能用钱来摆平。可我没有想到,这英红的胃口居然会那么大,她似乎是吃准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挟我。这件事情,我不敢告诉老爷,而我手中的积蓄大多都已经送给了那个大夫,根本没有多余的银子给她。

    我不想杀她的,我只是迫于无奈,才会让下人教训教训她。没曾想,这英红竟那么不经打,只几下就没了气息。仓促之间,我只想得到老爷送我的那处院子,便让下人趁着夜色将她悄悄带了过去。

    我原想着,等风头过了之后,再好好的安葬她。不曾想,事情那么快就被老爷给发现了。”

    “那你可知道,这英红被你投入井中的时候还是活着的?”

    丽华摇头。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时候她被打得一动不动,我心里发慌,就让贴身丫头去看了看。丫头告诉我,她已经没了气息,我根本没有时间多想。如果……如果我知道她还活着的话……”

    “如果你知道英红还活着,你会怎么样?你难道会放过她?”

    邢如意追问了一句。丽华抬起头看着她,半响无语。是啊,如果当时她知道英红是活着的,她会放过英红吗?不!她不会!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说了这么多,英红的死,还是你一手造成的。”

    “是!是我杀了她。可她,也是被她的贪心不足给害死的。她虽是丫鬟,可段娘对她不错。她若是肯好好待几年,段娘势必会给她寻一个好的夫婿,将她风风光光从盛家嫁出去。”

    “若是盛家没有你,她当然可以等。可是丽华,你忘记了。自从你入门之后,这盛家几乎就没有了段娘说话的机会,更没有了她这个大夫人当家做主的时候。她的主子,尚且被你压制得死死的,她一个丫鬟,又有什么机会可以去等呢?她当然要提前为自己谋算,走一步虽险但却很值得去冒险的棋。”

    “这么说,还是因为我?”丽华向后退了几步:“难怪她会那么生气。难怪,她变成了鬼,也不肯放过我。”

    “你方才说,英红总是趁着深夜去吓唬你?”

    丽华点点头:“自她死后,我心里原本就有些不安,总担心这件事什么时候就被老爷给知道了。我虽一贯骄纵任性,但心里其实是很怕老爷的。我也知道,老爷之所以宠着我,惯着我,由着我,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妻子,而是因为我爹在为他的主子办事。

    一旦我爹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我在老爷心中的位置,也会发生一些根本性的改变。我惧怕这种改变,所以变得越发的蛮横无理,我甚至惧怕老爷会对段娘比对我好。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为老爷生下一儿半女,以期望着日后老爷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对我多些宽容。

    英红死后,我心里始终不安,茶饭不思。老爷请了大夫过来为我看诊,谁知竟查出我已怀有身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我越发害怕起来。可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就在看诊的那天晚上,英红出现了。

    她浑身湿漉漉的出现在我的卧房中,披头散发,恍如恶鬼一般指着我的肚子说,她是决计不会让我腹中孩子出生的。”

    丽华说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

    “我心慌,我害怕,于是就请了道士过来在我的门上粘贴了一道符纸。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符纸根本就不管用,英红她还是夜夜前来,搅扰得我不能安生。”

    “我终于知道了。”邢如意叹了一声。

    “姑娘你知道了什么?”

    “英红原本是想自己复仇的,却没想到你找了一个道士过来。道士给你的符不是不管用,相反,它很管用。因为那张符纸的存在,导致英红无法再进入你的房间。无奈之下,她只得找到段娘,引着段娘去了后花园中的那口枯井旁。

    英红知道段娘对她的感情,也知道,若是段娘知道了她是被你害的,心中一定会愤愤不平,甚至想要复仇。借着段娘心中延续出来的那股仇恨,英红就可以上她的身,然后利用段娘去接近你。”

    “原来是这样!亏得我还以为……”

    “你以为是道士的法术不灵,所以想到了将段娘扣在自己身边,企图用段娘来压制英红。却不知,那个时候,英红已是段娘,段娘已是英红。

    我检查过你服用的药物,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你喝水的杯子上,我发现了有被红花液涂抹过的痕迹。分量很少,还不足以给你腹中的孩子造成危害。真正害死孩子的是英红,或者说是英红身上所携带的阴鬼之气。那股气,至阴至寒,长久下来,你腹中的孩子根本抵挡不住。”

    “你是说,我的孩子,注定是活不了的吗?”

    “也不是。”邢如意想到那个夭折的孩子,心里也满不是滋味儿的:“若你没有坠楼,凭着我的能耐,还是可以尽力试一试的。若是运气好的话,你的孩子是能够出生的。可偏偏……丽华,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是不能与我说的吗?”

    “害我坠楼的并非段娘。”丽华终于开了口。

    “那是英红?”

    丽华摇头:“也不是英红!用姑娘的话说,我腹中的孩子,能不能救活还是个问题。英红她根本没有必要选在这个时候来害我。真正害我的人是……”

    丽华才要张嘴,一道白光就从门口钻了进来,紧跟着打散了丽华的魂魄。

    “丽华!”

    邢如意急忙站起,可一切都晚了。丽华消失了!在她方才站着的地方,有一根羽毛。羽毛还是新鲜的,像是刚刚从某只鸡鸭身上拔下来的,还带着鸡鸭特有的那股腥味儿。

    羽毛上浮着一层白光,那是被人施了法的象征。邢如意匆匆走到门口,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嫌疑人。

    “夫人可是饿了?”

    下楼,只见整个大堂都是空的,店小二正在擦桌子。听见脚步声,他停下手中的动作,问了句。

    “刚刚可有人来过?”

    “没有!小的一直待在这大堂里,除了门口时不时来一个观望的,没有一个客人愿意走进来。”

    “盛老爷跟夫人也没有回来?”

    “原来夫人问的是盛老爷和夫人呀。咱们这永安城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从城中义庄回到客栈且还得有一阵子呢。”

    “那盛老爷带的人呢?我问的是那些仆人和丫头。”

    “早先是留了一个丫头,说是在店内等着夫人您回来的。可方才夫人回来的时候,那丫头就出去了。说是去给老爷夫人回信儿。算算时辰,得有个小半盏茶的功夫了吧。”

    “那丫头知道义庄的所在?”

    “她难能知道,去的时候,我还给她画了一张图。”店小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从客栈到义庄,路并不难走。真不知道的时候,张嘴问一下也就是了。咱们这城里,就只有这一处义庄,大家伙儿都知道的。”

    “那你可见过这个?”

    邢如意拿出羽毛来递到了店小二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