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妖猫皇子宠妹日常 > 第一百三十章 等我
    “他呢?他昨夜什么时候走的?”

    宁紫陌现在旁的倒是都不担心,就担心这宫玄正是不是会发现宁玄离总是整夜的睡在她的房间里面不走,而且她清楚的记得,昨夜睡着之前,他还在她的房内啊。

    “小姐您指的是嫡少爷吧?嫡少爷昨夜不知道何时走的。”

    玉奴确实不知道嫡少爷什么时候走的,而且她也不知道嫡少爷是什么时候来的,玉奴从来没想过,嫡少爷的武功到了这个地步,简直可以用来无影去无踪来形容。

    “小姐,您放心,昨夜那人没有回来,昨夜肯定不知道嫡少爷在您这儿的。”

    玉奴这话确实劝到了宁紫陌的心坎上,听到这话的她暂时的放了心,就着玉奴的手起了身,才穿好衣服,翠屏便进来说外面有人求见。

    “何人啊?”

    “小姐,您忘啦,你前些日子说是承了那阿楠小姐的人情,请了人入府小叙啊、”

    倒是玉奴记得这茬子事情,宁紫陌也没有想到人会来的这么早,便点了点头的吩咐道:“那弄快点,让人等久了也不好。”

    听到这话的玉奴,双手翻飞而起,不一会儿便将宁紫陌给拾掇好了,宁紫陌满意的点点头道:“简单而大气,这簪花挽的甚好。玉奴你真是手巧,以后谁娶了你,可是有福了。”

    玉奴听到这话脸上闪过怅然,语气有些低迷:“小姐您怎么起这样的心思,奴婢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开将军府的。”

    “那你是瞧中了将军府的哪个人了?”

    这话可吓了玉奴一跳,玉奴的脑袋摆的跟那小孩手里的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小姐您别再说这个了,玉奴说过了要一辈子伺候小姐的,不嫁人。”

    “说的什么浑话,放心,本小姐虽然帮你留意着,点头的人却是你自己,要是你看不中的,小姐我也不会乱点鸳鸯谱的。”

    一般说的亲事时候,那些丫鬟们都指望着自己的小姐能够给自己找个好的人家,顺便满目羞怯,但是玉奴不仅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一脸坚定的摇头拒绝道:“奴婢不嫁人、”

    就这五个字,宁紫陌觉得这玉奴有些过于反常了,狐疑的看过去,仔细的打量着玉奴,见她一脸的坚毅,赞道:“往日没细看,我家玉奴挺俊啊。”

    玉奴听到小家夸她俊,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提醒道:“小姐,咱们该去偏厅了,那阿楠小姐还在那儿等着呢。”

    宁紫陌总觉得玉奴心里有事,而且从前没留意过玉奴这方面的事情,不曾想这人这般的反感嫁人一事。

    宁紫陌预备多关心这方面的事情,但是有客等着,不好揪着后面问,而且见到玉奴的脸色也不好,便让玉奴回去休息了。

    玉奴倒是听话,而且宁紫陌身边,还有个玉锦陪着,便放了心的回去休息了。

    宁紫陌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这阿楠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自己的哥哥,而且眼神也在四处张望着,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来似的。

    “你瞧什么呢?”

    宁紫陌放下手中的那盏茶,见人看来看去的,便索性问了句。

    阿楠正因为看不到宁玄离而心里有些怅然若失,听到宁紫陌问她话,吓了一哆嗦,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

    “无事,不过阿楠姐你在瞧什么呢?”

    “倒也没什么,只是听说宁小姐您豢养了一只黑色的狸猫,颇通人性,想着能够瞧一瞧,我便满足了。”

    宁紫陌听到这话嘴角有些抽搐,吩咐人到处去找小离,小离大白天的从来不在将军府,宁紫陌知道找不到猫儿,所以直到宁紫陌款待了阿楠用完了午膳,都没找到那只猫儿。

    用过了午膳,宁玄离似乎跟知道了什么似的,等到宁紫陌送走了阿楠才从后院走了来。

    宁紫陌一心都在玉奴的事情上面,人走进了也没发现,一边往宁将军的书房走,一边对着身边的玉锦问道:“诶,你说,玉奴为什么那么反感嫁人啊?”

    玉锦也有些懵,作为暗卫从来就没想过嫁人啊,暗卫都是唯主子命令是从啊,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儿女情长之意,就她自己,也没有想过啊。

    这在暗卫之间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但是小姐这问到自己的头上来了,这要怎么回答,如实回答的话,小姐不就知道玉奴的身份了么?

    不行不行,玉锦一个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看得宁紫陌一愣一愣的:“我问你话呢,你又摇头又点头的,做什么呢?”

    “啊?属下是在想,玉奴姐可能是还没碰到自己喜欢的人吧,所以才不想着要嫁人吧。”

    两个人说话间,一直都没有发现一直跟在不远处的宁玄离,宁玄离瞧着那方走向宁将军书房的主仆,折回身的往回走。

    “主子,您不是还有话跟嫡小姐说吗?怎么不跟过去了啊?”

    “最近宁将军看到我总是怒目圆睁的,说我欺负了小陌,上次把我骂的够呛,这小陌去找宁将军去了,我还是先避着点比较好、”

    小九掩唇笑,小声道:“再不济,嫡小姐都会帮您说话,您不恰好也找老爷有事嘛,一起去说了,然后跟嫡小姐一起出来,多好。”

    宁玄离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也往那个方向去了。

    管家老早就见到自家的嫡小姐来了,连忙满脸堆笑,给宁紫陌开门道:“嫡小姐,您来啦。”

    “恩,爹爹在里面吧?”

    “在的在的,老奴给您开门。”

    宁紫陌其实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问,一脚跨进了书房便见到自己爹爹正在那巨大的沙盘旁,一手拿着兵书研读,听到有开门的吱呀声,抬起头看了过去。

    “陌儿啊。”

    “给爹爹请安。”

    宁国栋见人来了,便将手中的兵书给合了起来,丢去了一边:“爹爹我感觉许久没跟你好好说会话了,正想着待会儿让管家找陌儿你过来呢。”

    “爹爹过不久就要去边疆了,每年相聚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聚少离多,女儿舍不得爹爹你走那么远去。”

    宁紫陌说话间,不依不饶的拽上了他的胳膊撒娇,尽显小女儿家的姿态。

    “爹爹也舍不得啊,可是皇命不可违啊,况且你当爹爹在外不想你们啊,你们这些个姐妹们啊,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虽你占了个嫡出,娇娘走的却早.....”

    说道这儿,宁国栋叹了口气的不再说这个了,娇娘是宁紫陌娘亲的乳名,娇娘嫁给宁国栋的时候,宁国栋还没有现在这般的位高权重,也是一起共过患难的夫妻了。

    据说是当年的宁国栋被重伤了,娇娘常年在深山懂些草药医理之道,将重伤的宁国栋给治好了,宁国栋不是忘恩负义之辈,稍微有点功名之后,便娶了那个深山女子。

    宁紫陌听到这个,也有些悲伤,有些自责道:“都是我不好,娘亲不拼了命的生下我和哥哥,娘亲就不会走的这么早了。”

    “哎,你这傻孩子,你娘亲是爱你的,晓得你这般自责,那还不得半夜来找我啊。”

    宁玄离都已经走到了门外,听到这父女二人在说这个敏感的话题,自从将军府的夫人死了之后,就没人再提过了。

    宁玄离也不知道宁紫陌是怎么查到当年将军府的夫人是被魏姨娘害死的,所以宁紫陌一直想着要收拾了魏姨娘,以及宁紫欣宁天成二人,他也是支持的。

    宁紫陌总觉得好像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转了头的看了去,只见宁玄离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大门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宁国栋同样也瞧见了,傲娇的一甩袖袍,不客气的冷哼道:“你来做什么?”

    宁紫陌听到这话,率先就觉出了自己爹爹与哥哥之间不正常的气氛,最近哥哥也做了不少错事,想着去救留家的人就是最大的过错,宁紫陌觉得这爹爹是知道了宁玄离预备要去救人的事情,所以才恼了他。

    “爹,你怎么生哥哥气了啊?”

    “哼,你让他自己说,他做的错事,可不得有一箩筐了。”

    宁玄离沉默的一言不发,走到了宁紫陌的身边,二人就这么并排的站在宁国栋的跟前。

    “宁将军,您看我和小陌,是不是特别般配?”

    宁国栋正在喝茶,听到这话,那滚烫的茶水一下子就烫了他的唇,气恼的将手中的茶碗往边上重重的一放,大手一挥的不客气道:“不可能的,老夫我是不可能把陌儿交到你手上去的、”

    “为什么?是我身份不够,还是你觉得有其他的地方不妥?”

    宁紫陌敏锐的捕捉到了身份二字,而且这对话,哪里是两父子的对话。

    宁玄离此刻活脱脱一个问宁国栋要人的赖皮女婿、

    “你当老夫是真的老了,看不清东西了,你跟那个留香不清不楚的,你瞒得了旁人,你看别想瞒过老夫。你花心老夫不管,你身份是何,老夫也不管,你可以去追求你的滔天权势,前程似锦,但是老夫可警告你,你别想带着我家陌儿去冒险。”

    宁紫陌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只是看着宁玄离的脸色完全的变了。

    “爹,哥哥他怎么可能带我身陷险境呢,哥哥对我很好,没有您说的那种意思,您别再生气了。”

    宁紫陌见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对,连忙打了圆场,给宁国栋递了一杯茶,眼神示意宁玄离赶紧走。

    “我离不了她、”

    这边的宁紫陌示意人走,但是宁玄离不仅没有走,反而深情款款的看着宁紫陌,半天蹦出这句话来。

    宁国栋听到方才宁紫陌说的话,有些气堵,见宁紫陌一心只帮着宁玄离说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陌儿,你就这么相信他,你迟早要在他身上吃大亏的。”

    “不会的,哥哥不会那么对我的。”

    “是啊,宁将军,我这辈子都不会伤害小陌的。”

    宁国栋将这一唱一和的二人一起撵出了书房,宁紫陌瘪瘪嘴道:“你到底怎么惹了爹爹了,他怎么那么生你的气?”

    宁玄离其实很能理解宁国栋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宫里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恢复身份,若是仓促行之,只会让宁玄离陷入险境,皇上不会为了一个臣子家的女儿而将自己的儿子置于险境之中。

    他的身份一旦恢复,少不得被三皇子和五皇子怀疑同样有夺位的心思,一切暗害与阴谋便会接踵而至。

    而且宁玄离的野心可不是一个六皇子那么简单的事情,从前宁国栋就了解他,现在让宁紫陌跟在他后面,确实是属于陷入了险境之中。

    但是宁国栋却没得选择,皇上要宁国栋乃至宁国栋旗下所有交好的官员都支持六皇子,让他在恢复身份的前期好快速的站稳脚跟。

    “宁将军是个好父亲。”

    宁玄离没有回答那个问题,只是说了这句话便走了。

    “晚膳回来用吗?”

    宁玄离已经走了好远,宁紫陌这句话才问出口,宁玄离转了身,看着那一直目送着自己的女人,大声说道:“等我。”

    等我回来陪你用膳,等我回来陪你安寝,等我给你一个安全的环境,陪你去看花开花落,等我大权在握,给你一个声势浩大的婚礼。

    所以,小陌,你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