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先去吧台挑了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醇红的酒液顺着高脚杯的杯壁滑下,流入淡粉色的唇瓣之间。

    史蒂夫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渴,开口道:“给我也来一杯。”

    托尼挑眉看了他一眼,右手捏着两个杯子,左手拎着那瓶酒,走过来一屁股坐到史蒂夫身边。史蒂夫接过他手里的两支高脚杯,托尼给两个杯子里都倒上酒。

    娜塔莎看着他们的动作,慢悠悠地问:“看来今天挺顺利?”

    托尼把酒瓶放到桌子上,懒洋洋的靠进沙发里,“有好有坏吧!好消息是联合国终于明白地球不能没有复仇者了,坏消息是他们的控制欲更强了,结果是他们起内讧了。最后联合国决定组建一个组织,专门用来和复仇者对接,以及监控。”

    众人都围到两人身边,七嘴八舌地问:“什么样的组织?”

    “怎么对接?”

    “监控级别高不高?”

    “跟之前的协议相比怎么样?”

    娜塔莎静静地坐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托尼和史蒂夫的神情。

    托尼给史蒂夫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来解释。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今天一天说了不少话,跟整个联合国的官员耍心眼,累死了!

    史蒂夫放下酒杯,认认真真的开始详细说明今天的会议内容。托尼托着下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等着看好戏一样看着众人。一刻钟以后,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史蒂夫,一脸有听没有懂的茫然。

    托尼翻了个白眼,一脸的果然如此,刚要开口嘲讽两句,就感到手机一震。他掏出手机一看,“好吧!解释的太多你们也听不懂,不如直接见见联络人吧!”他伸手一指被推开的大门,“来吧,大家来见一下老朋友!”

    班纳惊呼道:“弗瑞局长?!”

    娜塔莎挑眉道:“所以……那个组织是?”

    “神盾局。”弗瑞走到众人跟前,拿过托尼手里的酒瓶,半真半假的抱怨道,“我都已经死了还要接着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娜塔莎站起身,去吧台又拿了两个酒杯递给弗瑞,笑着说:“奥创那会儿大家不就都知道你没死了。”

    山姆、旺达、幻视都和弗瑞不熟,略带拘谨的坐在一旁,好奇地看着他。娜塔莎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所以,现在复仇者又归你管了?”

    “他们大概觉得我之前管得还不错。”弗瑞给两个杯子里都倒上酒,递给娜塔莎一杯,“除了有些自由散漫,没别的大毛病。”

    娜塔莎嗤笑一声,“自由散漫?”她还记得几年前上面那群人对弗瑞多不满,觉得他管得太松了!

    “那会儿上面那些人当然不是这个态度。”弗瑞品尝着杯中的红酒,“不过,看看神盾局解散之后你们都干了什么?”他重点看了看托尼、史蒂夫和班纳,“相比之下,神盾解散之前的你们简直可以算是乖巧听话了。”

    “咳咳!”托尼咳了两声,一摊手,“大概就是这样,所以,对于弗瑞的神盾跟复仇者对接的问题……”

    班纳摇了摇头,“我没意见。”娜塔莎也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如果史蒂夫和托尼不赞同,弗瑞也不会站在这儿了。罗德之前就和弗瑞合作过,也没什么意见。幻视和旺达亲眼看过弗瑞带着人来救索科维亚的众人,对他的印象都不错。山姆看史蒂夫赞同,也就跟着赞同了。

    托尼的目光扫过众人,对弗瑞举了举杯,“全票通过。恭喜!”

    弗瑞对他点点头,淡定地说:“同喜!”他和几人干了个杯,问:“说是另一个宇宙来的那些人呢?”

    托尼朝着实验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弗瑞放下杯子走了过去。

    不知道弗瑞和另一个宇宙的三人谈了些什么,直到三人离开的那天也没人从他们嘴里问出真相。

    复仇者们在实验室里送别,顺便观摩那个硕大的机器。弗瑞虎视眈眈的站在一旁,准备等那三个人走了就立刻把机器销毁。

    Tony不舍地拍了拍机器,“其实我可以把它带回去,好好钻研一下。”

    Steve摇摇头,无奈地笑道:“Tony!”

    “好吧!”Tony嘟着嘴,最后看了机器一眼,“你是对的!我们回家吧!”

    Clint看着他们俩翻了个白眼,对众人挥挥手。

    托尼启动了空间机器,众人一起看着三人消失在他们眼前。等托尼确认整个过程都已经结束,弗瑞就把所有人都轰出去,只剩下他和史蒂夫来盯着托尼和班纳销毁机器。机器销毁之后,几人一起离开实验室,托尼看着并肩走在前面的弗瑞和班纳,好奇他们在聊什么事,估计是关于娜塔莎的。他刚想凑近听听,就被史蒂夫一把扣住。

    托尼皱着眉看他,不听就不听,这么大力做什么!他意思意思挣扎两下,可史蒂夫却没顺势放手。托尼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史蒂夫松开按在托尼肩上的手,撑住墙壁,把托尼困在她的双臂之间,目光透过他长长的睫毛,落入焦糖色的蜜水之中,“为什么是弗瑞?”

    托尼嘴唇轻抿,“反正基地里的人原本都是神盾的,他管起来得心应手。”

    “那你呢?”史蒂夫盯着他的双眸不放,“又要去过平静的生活了吗?”

    托尼飞快的抬眼看了他一眼,把目光放在他胸前,“你一直都知道我想要什么,是不是?”

    史蒂夫微微倾身,“那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托尼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说过渴望简单生活的那个人冻在了七十五年前,哦!”他的语气里不可自制的带上一点讽刺,“现在是七十八年前了。”

    “那时候你还想着要退休,现在呢?”史蒂夫往前一步,贴上托尼的身体,低头贴在他耳边说,“别走了。”

    “为什么?”托尼微微侧头,注视着那双近在咫尺的天蓝色眼眸,“复仇者并不是非我不可。”

    “但我是。”史蒂夫低声说,“我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没有你,我们等于在盲飞。”

    托尼和他对视一会儿,嘴角上翘,“是那个Cap教你的?”

    “托尼,”史蒂夫几乎叹息的念出这个名字,温柔地说,“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他贴上那两片淡粉色的唇瓣,微微厮磨,眼睛一眨不眨的和托尼对视。托尼眨眨眼,焦糖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挑衅。他伸出舌尖,在两人的唇间挑逗。史蒂夫轻笑着侵入他的口腔,让两人的舌头在其中交缠着起舞。托尼迷迷糊糊地伸手勾住史蒂夫的脖子,不甘心地想,四倍肺活量太不公平了!

    “两位,”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两人骤然分开,弗瑞抱着胳膊看着他们,神情复杂,“你们能不能别在大庭广众亲热?!”

    史蒂夫眨眨眼,一脸纯良无辜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