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是怎么应对这种压力来得?“如果我们输了……”知道结果的恐怖,就不会敢输了。

    没想到史蒂夫打断了他的话,下意识地回答:“Together.”说完,他一愣,他们说好要一起的,为什么最后会变成那样?他竟然把托尼一个人留下了!

    托尼眼中闪过一丝自嘲,他看着史蒂夫天蓝色的眼眸中几不可见的惶恐,心中一软,“好,together!”

    “说起并肩作战,”两人的通讯器里突然传来娜塔莎的声音,“那个Ironman呢?”

    Steve看着再次加入战团的史蒂夫和托尼,微微一笑,“Tony还在尼达维,他说有办法可以解决问题。”他想起Tony的嘱托,“拦住他,Steve,直到我成功。”

    Steve知道其他人心中必然充满怀疑,他从容不迫地说:“Tony对我们有信心,我们也要对他有信心。”

    “打败我的信心?”灭霸怜悯地说,“你们不可能成功的。”他问Steve,“你觉得你可以打败我?”

    Steve充满信心地回答:“我不觉得我能打败你,我觉得Ironman可以。”

    “感谢你的信任,Cap!”Tony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通讯器里。与此同时,火箭浣熊看着天空,喊道:“是我们的飞船!”

    银河护卫队的飞船停在战场上,星爵疯了一样冲向灭霸,“灭霸!卡魔拉在哪儿?”

    Tony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另一个我,快回实验室,我给你按个新武器!”

    托尼困惑地说:“新武器?”

    Steve也听到了Tony的话,立刻道:“我们拦住灭霸,你过去!”

    索尔用行动表达了他的支持,他再一次召唤了雷电,封住了灭霸的去路。

    托尼回到实验室,Tony立刻过来扒他的盔甲,“我们得把它按到你的反应堆上。”

    “现在?”托尼看着Tony手上那个奇形怪状的……武器,“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能毁掉无限手套的东西。”Tony回答,他对着托尼恍然的眼神微笑,不能让灭霸一起使用六颗宝石,毁掉手套也是一样的,“别担心,我们在路上制定了一个拖延时间的计划。”

    Tony通过通讯器分享了他们的计划后,银河护卫队成为了战场的主力,在无数次地交替吸引着灭霸的注意力后,奇异博士终于抓住时机让螳螂女控制了灭霸的思想。

    “你们要快一点儿!”螳螂女吃力地说,“他太强壮了!”

    星爵急切地问:“卡魔拉在哪儿?!”

    索尔愤恨地说:“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他。”

    “我知道,索尔。”Tony回答,“但杀他之前我们得先让他们问出他们的同伴在哪儿。”

    索尔紧紧握住手中的斧头,“我知道。”

    星爵死死地盯着灭霸的眼睛,“卡魔拉在哪儿?快说!”

    螳螂女感觉到了什么,她悲伤又不可置信地说:“他在哀悼!”

    “哀悼?”星爵嗤笑一声,嘲讽道,“他有什么可哀悼的?!”渐渐地,他的脸色变了,愤怒烧红了他的眼睛,他咆哮道,“你这个混蛋!”

    Steve一声令下,“拦住他!”同时和史蒂夫一起把星爵架离灭霸身边。

    星爵不甘心地挣扎着继续咆哮,“你怎么能这么做?!”

    “让开!”托尼降落到众人面前,盔甲上多了一架奇怪的武器。光炮打中无限手套的瞬间,巨大的冲击里让灭霸找回了理智。螳螂女尖叫一声,被灭霸掀翻在地。白光的线路在无限手套上蔓延,终于无限手套化为了碎片,四颗无限宝石从上面滑落。

    “索尔!”

    失去了无限宝石的灭霸无法再抵抗暴风战斧的神力,在众人心中近乎无敌的灭霸就这么死在索尔的手下。

    失去了盔甲的Tony刚刚赶到战场,看着呆愣的众人,清了清嗓子,“大伙干的不错!”

    Steve走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肩,“你也不错,Ironman!”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用EMHS01E19:“我不觉得我能打败你,我觉得Ironman可以。”

    这还是第一次写文拖到这么晚……我还是不擅长写大场面OTZ

    灭霸的死法会不会不合逻辑,但我真的只能想到这个了。感觉阿斯加德人和泰坦人的体质应该不会差很多,阿斯加德人还自带魔法。

    ☆、AAS03E23

    众人围着灭霸的尸体站成一圈儿,星爵有些茫然的开口,“这样就结束了?”

    其他人看着灭霸的尸体,心中也产生一股荒谬之感。就这么结束了?传闻中的灭霸就这么死了?!史蒂夫担心地看着愣愣的托尼,托尼低着头慢慢平复着心跳,困扰他整整六年的噩梦就这么终结了,一股不现实感始终围绕着他。

    史蒂夫看着托尼的眼神有些恍惚,轻声唤道:“托尼?”

    托尼回过神来,看着史蒂夫的面容,眨眨眼,轻松地说:“嘿!各位!我们赢了!为什么你们都哭丧着脸?”

    史蒂夫看着托尼焦糖色的大眼睛恢复了神采,松了口气,安心地笑了笑,附和道:“恩,我们赢了。”

    索尔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苦涩地说:“是的,我们赢了!”他的嘴唇轻轻开合,声音轻不可闻,“我给你们报仇了,弟弟。”

    银河护卫队的德拉卡斯红着眼睛看着灭霸的尸体,心中满是大仇得报的快感和空虚。星爵一言不发,瞪着灭霸尸体的方向,眼中满是茫然和悲怆。火箭浣熊拍了拍他的大腿,叹了一口气。格鲁特疑惑地看着几人,小声问:“ImGroot?”火箭浣熊对格鲁特摇摇头。螳螂女站在一旁,默默地感受着心中的悲伤。

    托尼感受着周围愁云惨淡的氛围,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倒是能理解几人的心情,但一直在这儿站着也不是办法。想到这儿,他下意识地看了史蒂夫一眼。史蒂夫看着托尼眨眼时抖动的睫毛,下意识伸手擦去长翘的睫毛上沾染的灰尘。托尼狐疑地看着他的动作,眼皮感到史蒂夫指尖的温热,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突然觉得眼中一涩。史蒂夫哭笑不得地上前一步,用手捧住他的脸微微抬起,轻轻吹去落入他眼中的灰尘。托尼眨眨眼,觉得舒服多了,想要对史蒂夫道谢,却沉浸在那双满是疼惜的天蓝色的眼眸中。史蒂夫看着托尼湿润的眼眸,恍惚觉得他的眼中都是甜蜜的糖浆。

    特查拉看着好像要亲上的两人,嘴角抽了抽,开口道:“这些无限宝石怎么办?总不能都留在这里。”他看向史蒂夫,这些宝石不能留在瓦坎达。瓦坎达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从不主动找惹麻烦。

    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