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他一起走!”

    旺达看着幻视下意识道:“不!我……”要留在这里保护幻视!

    “去吧,旺达。”幻视冷静地说,“你们拦住灭霸的时间越长,我们的机会就越大。”

    旺达与幻视对视一眼,咬着唇点了点头,和奇异博士一起离开了。

    ☆、AAS02E09

    战场之上,奇异博士与灭霸对峙,其余的复仇者们都努力往奇异博士身旁聚拢。灭霸的两个手下早已死在众人手下。

    灭霸看了众人一眼,神色变得悲哀而沉重,他叹息道:“今天可真是损失惨重。”他看着奇异博士胸前的阿戈摩托之眼,“交出宝石,我饶你一命。”

    奇异博士泰然自若地回复道:“你在跟一个秘术大师说话。”

    “呵!”灭霸看着奇异博士坚定的神色,眼中带着怜悯,他环视四周,眼神扫过那些奋力抵抗的战士,“我曾经的家乡也和这个星球一样,人口众多,资源稀少。当我们面临灭绝时,我想了一个办法,可以改变这种状况……”

    奇异博士心知肚明地挑眉问:“种族屠杀?”

    灭霸看了他一眼,风轻云淡地说:“完全随机,无论贫还是富有,是绝对公平的。他们说我是个疯子。结果如我所预料。”

    奇异博士笑着嘲讽道:“恭喜,你成为了一个先知。”

    灭霸神色不变地说:“我只是个幸存者。”

    奇异博士反问道:“是谁想要谋杀亿万生命?”

    “你不懂。有了这六块宝石,我只要打个响指,宇宙中的一半生命就会化成飞灰。”灭霸神情悲悯地说,“这是我的……仁慈。”

    奇异博士难以理解的看着他,“然后呢?”

    灭霸看着周围,平静地说:“然后我就可以休息了,找个地方看着太阳升起。”他叹了口气,“艰难的选择需要强烈的意志。”

    话不相投半句多,奇异博士在手中幻化出光盾,坚定地说:“你会发现我们的意志不输于你。”

    看到奇异博士和灭霸已经开战,其余的复仇者也都使出浑身解数,但一边对抗灭霸,一边还要小心敌人的骚扰,实在是寡不敌众。

    史蒂夫咬牙道:“托尼……”你还需要多久?他眨掉眼里的汗水,知道托尼肯定也已经拼尽全力,终究是没有把话问出口。

    旺达的能量是唯一一个能和灭霸对抗的人,奇异博士手上画出一个又一个光圈,和其他复仇者一起只能打灭霸一个出其不意。托尼在实验室里,汗水滴在地板上,已经聚集成了小小的一滩。苏丽站在一旁,不停地核对着托尼修改后的数据。两个人都已经分不出心思关心战场,只差一点就可以完成了,绝不能功亏一篑。

    正在这时,一道光柱落在战场之上。班纳看到那股熟悉的力量,扬眉吐气地笑道:“哈哈哈!你们都完蛋了!”

    索尔浑身环绕着雷电,他咆哮一声,挥舞着暴风战斧攻向灭霸,“灭霸!”

    Steve紧随其后,Clint、格鲁特和火箭浣熊开始帮着众人清理杂兵。史蒂夫松了一口气,娜塔莎已经筋疲力尽,只能退出战场,罗德弹尽粮绝,腿又……只好护送娜塔莎到安全的地方,跟她一起呆在那里。克林特和斯科特根本赶不过来,如果他们不是在瓦坎达,拖也已经被拖死了。

    索尔、旺达一起与灭霸对抗,奇异博士勉强可以用魔法加入其中,其他人继续清理杂兵,以免他们受到影响。史蒂夫苦笑,跟泰坦人和阿斯加德人相比,美国队长也不过是血肉之躯。至于蜘蛛侠,那孩子根本没什么战斗经验,还是离灭霸远点儿好。幸好索尔他们及时赶来了,他叹了口气,“托尼,索尔他们赶过来了。你那边怎么样?”

    “我这边……”托尼在数据图上填入最后一个数据,“完成了!”盔甲迅速覆盖住他的全身,他拿起心灵宝石,冲出窗外。火红色的盔甲足够高调,灭霸在复仇者们的拼力阻止之下,眼睁睁地看着心灵宝石消散在盔甲胸前射出的白光之中。一瞬间的暴怒之后,他趁机攻向奇异博士,只要能拿到时间宝石,心灵宝石就不是问题。众人没想到他会突然对奇异博士出手,幸好斗篷冲了出来缠住了他的手,奇异博士趁机离开了灭霸的攻击范围之内。

    苏丽扒着窗户,担忧地看了一眼战场,她转过头,看着躺在试验台上,接收着新数据的幻视,开始着手修复他的身体。对于振金的应用,她就是最大的行家了。

    托尼加入了对抗灭霸的队伍之中,他的盔甲是少有的能伤到灭霸的武器之一。灭霸伸手拂过出血的伤处,赞叹地看着托尼,他知道这个人,从六年前他一个人破坏了齐塔瑞飞船时,他就开始注意他了。这个人的潜力仿佛没有极限,敌人有多强,他就能造出多强的武器与之对抗。“斯塔克。”

    托尼疑惑地问:“你知道我?”

    灭霸看着他,“你不是唯一被知识诅咒的人。”

    托尼语带涩意地说:“我唯一的诅咒就是你。”他一拳打向灭霸的脸,在灭霸抓住他的手腕的时候,拳头变成了炮口,一炮轰在灭霸的脸上。

    灭霸被打得踉跄一步,手中却紧紧地抓着托尼的手腕。“我很佩服你,斯塔克!”他真心实意地说,能在地球有这样的成就,的确是十分了不起,他欣赏这种越挫越勇、永不放弃的精神,“我成功之后会有一半人类活下来的,希望他们能记得你!”

    “你不会成功的!”史蒂夫插话道。他一盾牌砸中灭霸的手腕,在灭霸松手的一瞬间,Steve在他脸上补了一盾。托尼脱开灭霸的控制,配合着史蒂夫,开始远程袭击。史蒂夫与灭霸近身对抗,一招比一招凶狠,原来这就是托尼在这六年里忧虑的事,原来在纽约之战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今天。史蒂夫彻底明白了‘天才的悲哀’,在他们为一场胜利欢呼的时候,托尼就已经看到了遥远的下一场战斗。他这六年是什么心情?忧虑?疲惫?他想起托尼从布鲁斯嘴里听到灭霸的时候,他的神情是那么镇定,现在他却能回忆出那双焦糖色眼眸中隐隐透出的解脱。托尼这几年的急躁和过度防备都有了解释,被灭霸打出战圈的那一刻,史蒂夫还在痛恨自己的漠不关心,如果他能多问一问……

    “史蒂夫!”托尼在空中接住他,担忧地问,“你还好吗?”他觉得史蒂夫不太对劲,他们合作过很多次了,但他第一次见到史蒂夫这种架势。

    “我……”史蒂夫欲言又止,他现在能说什么?对不起?恐怕托尼已经听腻这句话了!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我没事。”

    托尼想了想,觉得还是史蒂夫太紧张了,毕竟灭霸的强大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史蒂夫,”托尼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