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了!”

    索尔看着艾摧,认真地问:“你需要加热多久?”

    艾摧答:“几分钟,也许更多。”

    索尔坚定地说:“我去!”

    刚刚回来的Steve问:“去哪儿?”

    跟Steve一起回来Clint询问地看向Tony,却见Tony一脸不赞同。

    索尔拍拍Tony的肩,“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的盔甲没办法好好保护你。”他转头对Steve说,“地球人的身体再强壮也不行也不行。”他抬起头,看向毁坏的地方,“只有阿斯加德人的体质也许可以撑住。”

    艾摧不赞同地说:“这是自杀。”

    索尔回头对他笑笑,“如果没有斧头就去面对灭霸也一样。”

    “好吧,盔甲借你穿。”说着,Tony从盔甲里出来,让盔甲附在索尔的身上,“别拒绝!”他对想要开口的索尔强调道,“起一点作用是一点。”

    Steve看着Tony的举动皱起眉,却没有出声阻拦。Clint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伸手拍了拍索尔的肩,“好运!”

    第一次穿上盔甲的索尔不自在的动了动,“别担心!”他飞向机关损坏的地方,喃喃道,“灭霸还活着,我怎么能死!”

    金色的光芒再一次点亮整个行星,却再也没人有心思去观赏。艾摧紧紧地盯着炉里的矿石,Tony跟着他帮忙打下手。Steve几人抬头看着索尔,火箭浣熊的眼睛里满是担忧,格鲁特也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Clint把信号箭按在弓上,立刻就可以做出反应。

    “好了!”艾摧话音一出,Clint迅速抬起胳膊射出了信号箭。索尔松开手,踉踉跄跄的坠落下来,被Steve接个正着。索尔身上的盔甲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身上露出来的地方,也被烤的焦黑。Steve和Clint架着索尔,火箭浣熊跳到台子上,和他平齐,抹了抹他脸上的黑灰。索尔勉强对火箭浣熊笑了笑,转头充满希冀地看着艾摧。

    “还需要个斧柄!”艾摧走过来,摘下索尔身上的盔甲残片,“这是什么材料?它能够短暂的抵抗炉火。”

    “钛合金。”Tony走过来,咖啡色的眼睛充满担忧地看着索尔,随口答道,“宇宙里有这个说法吧?”

    艾摧沉思一会儿,“这个可以用来做斧柄。”

    “那不是还要加热?”火箭浣熊焦躁地吼道,“再来一次他就要死了!”

    “这倒是不用。”Tony对索尔笑了笑,“我已经知道该怎么修了。”

    众人惊讶地看着他。Steve的眼里心中都充满了骄傲,这就是他爱的人。

    Clint毫不意外,打趣一句,“天才中的天才哈!”

    艾摧怀疑地看着他,“你真的能修好?”

    “当然!”Tony挑起眉,信心满满地说,“这可是我的老本行!”他认真地说,“我之前不知道这玩意儿要怎么运行,看索尔做的之后,我就懂了。”

    索尔坐在一旁看着Steve几人在Tony的指挥下,忙忙碌碌的修理机关。他微微低头,死死的咬着牙,不叫泪水溢出眼眶。机关修好后,余下的盔甲残片也被归拢到一起,准备化掉打造成斧柄。

    索尔皱起眉,虚弱地说:“吾友……”

    “没关系!”Tony打断他的话,满不在乎地说,“反正也已经不能穿了,废物利用而已。”

    说是这么说,Steve看着Tony黯淡的眉眼,伸手去握住他的手,坚定地说:“不管有没有盔甲,你都是钢铁侠。”

    Tony看看两人十指交缠的手,轻笑道:“恩。我用亿万富翁、慈善家的身份对付他们。”

    Steve把他揽入怀里,宠爱又自豪地说:“亿万富翁、天才、慈善家,你能想出办法的。”

    Tony咬着嘴唇,郑重地说:“好吧,我的确有个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语言和神态描写有点多,下章试试多加点心理描写

    至于斧柄,看电影的时候超心疼格鲁特的,那可是胳膊,说砍就砍了!!!∑(?Д?ノ)ノ

    ☆、EMHS01E18

    索尔在尼达维铸造武器的时候,瓦坎达已经大军压境。防御系统全面开启,特查拉带着部落战士列阵迎敌。一艘艘飞船降落在防护罩外围,无数奇形怪状的敌人倾巢而出,让众人看得心惊胆战。

    一位部落首领悲哀地说:“这将是瓦坎达的末日!”

    女将军高傲地回答:“那这会是人类历史上最悲壮的落幕。”

    娜塔莎看着穿上反浩克盔甲的布鲁斯,关心地问:“感觉怎么样,布鲁斯?”

    “我觉得我已经掌握了。”班纳兴奋地说,“太棒了!这感觉就像不用变身就成了浩克!”

    “嗯哼!”留在实验室拆解心灵宝石的托尼插话道,“这不正是我们的目的吗?”

    “嗷!”

    托尼听到班纳的叫声,紧张地问:“布鲁斯?”

    “我没事,我没事。”布鲁斯连忙回答,“我只是还不太熟练。”

    “没关系,老兄。”托尼当然不会让班纳在不熟悉盔甲的情况下战斗,“我让星期五帮你一把!”

    在空中侦察的山姆通知道:“有两个热能讯号接近。”

    史蒂夫几人站在特查拉身旁,史蒂夫轻声道:“伤了幻视的就是他们。”他和特查拉对视一眼,刚要迈步,就听到彼得小声问:“队长,那位法师怎么了?”

    史蒂夫回过头,顺着彼得疑惑的眼神看向奇异博士。奇异博士盘腿漂浮在半空中,身上笼罩着绿色的光线,头部不断晃动。

    “博士?”史蒂夫走近奇异博士,谨慎地询问道,“你还好吗?”

    奇异博士猛地一震,身上的绿光尽数回到时间宝石之中,他站到地上,疲惫地说:“我在看我们的未来,即将发生的冲突和所有可能的结局。”

    彼得好奇地问:“你看了多少?”

    奇异博士回答:“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个。”

    “我们赢了几次?”托尼通过通讯器问史蒂夫,史蒂夫转述了他的问题。

    奇异博士看着史蒂夫,严肃地说:“只有一次。”

    众人都沉默了,史蒂夫刚想开口说一些鼓舞士气的话,就听奇异博士继续道:“但我没有看到另一个宇宙的三人。”他说,“他们可能是转机。”

    史蒂夫听到托尼在通讯器另一边说:“也可能不是,是吗?”他这次没有转述托尼的话,而是对托尼道,“别担心我们这边,你那边怎么样?”

    “正在进行中。”托尼回答,“目前还算顺利。可是……”

    “那就够了。”史蒂夫温柔地安抚道,“这不是我们经历的第一场输了就一起死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