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夫疑惑地看着他,“托尼?”

    班纳总是站在托尼一边的,他赞同道:“这里需要重新搭建设备,时间恐怕不够。”

    托尼迎着众人无措的眼神,话锋一转,“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他看了史蒂夫一眼,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瓦坎达。”托尼曾经听另一个宇宙的自己夸奖过瓦坎达的实验室,史蒂夫也是因为曾经听Tony说过瓦坎达科技不输给斯塔克。两人对视一眼,神色难言。史蒂夫很高兴他们的默契还在,又因为曾经辜负了托尼的信任满怀愧疚。托尼也是一样,既高兴友谊依旧还在,又难过信任的不可挽回。他没什么可怪史蒂夫的,这跟协议都没关系。在索尔把权杖借给他研究,众人都不以为意,他却弄出个奥创来的时候,信任就如同镜花水月了。

    托尼在心里叹了口气,对奇异博士道:“法师你也一起去吧?”

    奇异博士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转头嘱咐道:“王,你先回圣所。”

    托尼看着奇异博士还要对王说些什么,不在意的站到彼得面前,严肃地说:“而你,实践活动结束了,孩子。”他强硬地说,“你该回家了。”

    “我不!”彼得眼巴巴地看着托尼,满脸委屈和不服气,“我想好了,我要去!”

    托尼都气笑了,“别以为你考虑过了……”

    彼得急切地说:“我的确考虑过了。”他认真地看着托尼,“斯塔克先生,如果没有领居了,还要邻家蜘蛛侠做什么呢?”说完,两个人面面相觑。彼得在托尼不为所动的眼神下败退,气馁地说,“好吧,我知道这很牵强,但您知道我的意思!”

    史蒂夫走上前,犹豫着把手放到托尼的肩膀上,劝道:“答应他吧,托尼。他有自己做选择的自由。”

    托尼气哼哼地瞪着他,“他根本就没到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年龄。”

    “但他已经是个超级英雄了。”史蒂夫知道托尼在担心什么,他一针见血地说,“他一个人孤军奋战会更糟。”

    “好吧!”托尼无奈地妥协,他拍了拍彼得的肩膀,“你是个复仇者了。”他吩咐道,“星期五,解锁17A。”

    一个带着推进器的盒子从窗外飞进来,贴到彼得的后背上。曾经给彼得展示过的那套钢铁蜘蛛装顺服的包裹住彼得的全身。

    彼得在新制服里,欢快地说:“斯塔克先生,这感觉真是焕然一新啊!”

    史蒂夫和托尼看着彼得上蹿下跳地适应着新制服。罗德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托尼没被队长霸占的那边的肩膀,“我也去。”

    托尼看着他固执的眼神,只好赞同。然后,他贴向班纳,“你呢,老兄?”

    “呃……”班纳也知道自己不能变身就只能拖后腿,“要不然,我也穿盔甲?”

    托尼为难地说:“我的盔甲你穿不了啊!”他的盔甲都是量身定制,一点富裕都不会有的。

    班纳挠头,现在也没时间再做一副盔甲给他了。他仔细想了想,灵光一闪,“维罗妮卡呢?那个不是贴身的,应该没问题吧!”

    托尼眨眨眼,“那倒是可以,你不嫌弃没喷漆就行。”

    “高度降至2600,角度030。”一行人坐在昆式上,看着山姆在史蒂夫的指挥下将飞机开进瓦坎达。

    要进入防护罩的时候,山姆打趣史蒂夫道:“希望你记得没错,不然我们会在敌人到来之前先坠毁。”

    托尼坐在一旁闭目沉思,史蒂夫时不时回头担忧地看看他,在他的印象里托尼很少会这么沉默。托尼就算闭着眼也可以感受到史蒂夫的目光,但他不想理会。他的确原谅他了、理解他了、不再怪他了,但这不代表他们可以一瞬间回到从前了。破碎的信任需要修补,有了裂痕的友谊更需要时间来修复。

    一转眼,飞机落地后。托尼沉默着跟在最后,还在思考着怎么增加把宝石拿出来还能保证幻视存在的概率。

    班纳看着朝他们走来的特查拉,没去打扰托尼,而是悄悄问罗德,“我们是不是要行礼?”

    罗德看了他一眼,故作严肃道:“当然,他可是国王。”

    史蒂夫上前拥抱了特查拉一下,不好意思地说:“似乎总是在麻烦你。”

    班纳看着特查拉看向他们,赶紧鞠了一个躬。

    罗德忍着笑,装作惊诧地说:“你在干什么?”

    “噗!”站在他们身后的托尼忍不住笑出声,打招呼道,“嗨,陛下!”

    特查拉对托尼点点头,顺便安抚班纳,“我们不讲究这个。”他看向史蒂夫,严肃地问,“敌人有多强?”

    班纳紧走几步上前道:“非常强大!”

    娜塔莎看了班纳一眼,问特查拉,“我们这边怎么样?”

    特查拉历数手上的势力,“国王护卫队、边境部落、朵拉护卫队……”

    特查拉一边安排布放,一边带着众人来到瓦坎达的实验室。苏丽公主安排幻视躺到实验台上,看着扫描出的宝石图像,“结构是多态的。”

    “对。”班纳在图像上指点着,“我们不得不依附每个神经元。”

    苏丽俏皮地问:“你为什么不直接编程神经突触呢?”

    托尼充满赞赏地看着苏丽,“好想法!”

    苏丽笑笑,再看图时,已经严肃下来,“超过两万亿个神经元,一个错了就会出现事故。”

    托尼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星期五可以帮忙。”他耸耸肩,“不过我得把星期五接进来。”

    旺达忧心忡忡地问:“不会对幻视有影响吗?”

    史蒂夫拦住了旺达,对托尼点点头,郑重地说:“如果你说你能处理好,我相信你。”

    托尼看着他,觉得一股酸涩从心头涌上眼眶,他眨眨眼,对史蒂夫点点头。史蒂夫凝视着托尼,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他总觉得在其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水光,忍不住心头一动,又一痛。

    苏丽没理会深情对视的两人,另一个宇宙的那两个在她眼前秀的恩爱比这个厉害多了,她对特查拉道:“我们需要时间,哥哥。”

    史蒂夫回过神来,正色道:“需要多久?”

    托尼低下头,一边在控制台上操作着,一边回答:“尽可能多吧。”他也从没做过这种实验,说不准究竟需要多少时间。

    “陛下,”女将军看着手环上传来的消息,“有不明飞行物穿过了大气层。”

    特查拉看向窗外,严肃地宣告:“他们来了。”

    史蒂夫看了托尼一眼,对众人道:“我们走。”

    作者有话要说:我觉得我要练习一下怎么缩减或跳过电影剧情了……史蒂夫终于开始心疼托尼了QAQ

    不过AA这集之后就开启了分队情节,队长‘啪啪啪’打脸,大概五集以后才又和好,堪称AA三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