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们就先过去吧。”他再一次抬手画了个光圈,班纳和罗德正在另一边等他们。

    托尼冲进飞船之后,东张西望地参观着飞船内部,焦糖色的眼眸中满是担忧。

    “嘿!”Tony站在指挥台上对他招招手,“我在这儿!”

    托尼降落在他身边,神色凝重地问:“你觉得这艘飞船怎么样?”

    “还不错!”Tony随口夸了一句,然后又不屑地说,“但也就是那样儿了,没有什么太复杂的科技。”

    托尼扫描着飞船里的结构,“六年前的纽约之战,我送核弹进宇宙的时候,他们的飞船还不是这个样子。”

    Tony看了他一眼,撞了撞他的肩膀,“指不定不是一个星球的飞船呢?”他知道托尼担心敌人的科技进步太快,但他去了宇宙这么多次,还是觉得斯塔克科技是最赞的科技。

    托尼犹豫了一下,“布鲁斯说,灭霸就是暗中指使洛基的那个人。”

    “那又怎么样?!”Tony满不在乎地说,“当初我们能赢,现在你们当然也能赢!”虽然两个宇宙的灭霸不太一样,但现在还是给自己打气比较重要。Tony无奈又困惑的想,这个宇宙的自己是怎么变成一个悲观主义者的?“好啦,我们先把飞船开回去吧!”

    Tony和托尼在飞船里,一人把住一边的操纵杆。两个人都是托尼斯塔克,磨合了一会儿就可以配合的很完美了。

    托尼问:“你们当初是怎么赢的?”

    Tony不确定这个办法能不能通用,“我用全世界的电力弄了个电网,但只能把他关起来。”两个宇宙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他们自己的宇宙是不杀人的。

    果然,托尼皱起眉,只是关起来太不保险了,最好还是能有一劳永逸的办法。

    Tony看着另一个自己忧心忡忡的样子,又看看飞船里的通讯装备,有了个主意。

    等他们驾驶着飞船停到基地上空的时候,史蒂夫他们刚好也带着幻视回来了。

    罗德看着幻视的样子惊呼道:“幻视?!”他看向史蒂夫,“这是怎么回事?”

    史蒂夫担忧地说:“我们到的时候,幻视就已经受伤了。”他们慢了一步,坐着昆式赶到的时候,幻视已经被重伤。

    Steve看着重伤的幻视,有些惊讶,他皱着眉问:“那架飞船上的人呢?”虽然在他们的宇宙里,Vision并没有和灭霸打过照面,头上也没有心灵宝石,但他肯定一个灭霸的手下没办法把Vision伤成这样。他思索着,是那个手下的实力过于强大,还是,Steve的眸色暗了暗,这个宇宙的灭霸的实力更强。

    娜塔莎看着Steve的反应,暗暗挑眉,试探着答道:“我们重伤了一个,另一个带着他跑了。”看Steve他们的反应不像是对灭霸一无所知,但交手之后,Steve的神情与之前不太一样,娜塔莎眯起眼眸,是什么脱出了掌控?对于灭霸的认知吗?

    班纳是他们之中对灭霸和他的手下的实力了解的最清楚的一个,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甚至他觉得大家都还活着就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了,想想阿斯加德飞船上的尸体吧!他叹了口气,“我先给幻视检查一下。”反正他现在不能战斗,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活儿了。他从旺达手里接过幻视,和山姆一起搀着他进屋,旺达也跟了上去。

    Steve看着高高悬在天空不动的飞船,疑惑地接通通讯器,问:“Tony,你们怎么还不下来?”

    Tony通过通讯器回答:“飞船上有通讯装备,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上银河护卫队。”

    “银河护卫队?”史蒂夫问,“这又是什么?”

    “星际维和部队,”Steve解释道,“就像宇宙版的复仇者联盟。”

    Clint慢悠悠地补充道:“不知道你们这个宇宙的还是不是。”

    “嘿!”托尼在通讯器另一边叫道,“这么说有点过分了!”

    “多一个人就多点胜算。”Steve邀请道,“要一起上去看看吗?”

    史蒂夫点点头,觉得自己说的挺有道理。娜塔莎也赞同,她认为情报越多越好。罗德抬头看了看飞船,琢磨着他的盔甲能带几个人。彼得摘下头套,忙不迭地表达同意,眼睛亮晶晶的。他知道要是斯塔克先生在这儿,肯定是不会同意他参与进来的。

    Clint鼓动无动于衷的奇异博士,“来吧,博士!多认识点人对你维护宇宙平衡有好处。”

    奇异博士吐槽道:“我看你就是觉得传送门省力气。”说是这么说,他还是打开了通向飞船内部的通道。

    罗德拍了拍奇异博士的肩膀,“谢了!”奇异博士没说话,只是不经意的瞥了他的腿一眼,人总是对同病相怜的人多点耐心。

    原本留在飞船里的托尼感觉到动静,惊讶地回过头,眨巴着焦糖色的大眼睛,“你们怎么都来了?”他没理众人的回答,而是问史蒂夫,“幻视的伤怎么样?”

    史蒂夫很愧疚地回答:“伤的不轻,我猜他没办法参战了。”

    托尼的眉毛皱起又松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若有所思。

    突然,一直在指挥台前忙碌的Tony惊喜地欢呼一声,“接通了!”

    对面的话断断续续的传过来,“这里是星爵。”

    “这里是复仇者。”Tony严肃地说,“我们需要帮助!”

    对面传来一阵凌乱的声响,一个众人没有想到能在听到的声音响起,“吾友们!”

    托尼和史蒂夫异口同声地惊呼道:“索尔?!”

    “什么?!索尔?!”一直在基地的实验室里检查幻视,旁听他们说话的博士忍不住问道,“他还活着?!”

    “是啊!”很明显班纳的声音已经通过通讯器传到银河护卫队的飞船上,索尔回答,“我还活着!”他低落地说,“只有我。”

    “我们救了他!”星爵的声音插进来,“你们是不是该给点什么谢礼?嗷!”话没说完,复仇者们就听到一声惨叫。

    另一个陌生的女声传了过来,“我是卡魔拉,灭霸的养女。我了解灭霸,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消灭半个宇宙的生命,以此来达到宇宙的平衡。只要他拿到六颗无限宝石,那么他只要打个响指,就能达到目的。空间宝石和力量宝石已经落入他的手中,我们会阻止他拿到现实宝石。”

    Tony回头看了众人一眼,把话语权让给了托尼。托尼道:“时间宝石和心灵宝石都在地球,目前完好无缺。”

    索尔的声音传来,“我会去尼达维。”

    Tony凑过来问索尔,“索尔,尼达维在哪儿?”

    索尔报了个坐标,“放心,我的新朋友会陪我一起去。”他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