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蒂夫愣了愣,他会把性命和未来交托给谁呢?巴基?娜塔莎?山姆?克林特?他与他们以命相交,但当他思索了一圈儿之后,却发现自己心中一直只有一个选项,“托尼。”并不是出于感情因素,而是因为有些事,只有托尼可以做到。

    Steve欣慰的笑起来,他举起杯子碰了碰史蒂夫的,一切心照不宣。

    “你们俩偷着喝什么呢?”Clint走了过来,“铁罐的私藏?”

    “只是普通的酒而已。”Steve不以为意的摇晃着再一次填满酒的酒杯。

    Clint好奇地说:“我可不记得你喜欢这个,Cap。”他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还是说欲求不满就这么难受?”

    史蒂夫呛咳两声,尴尬地看着他们两个。

    Clint看了他一眼,好心地说:“我刚才看见你们的托尼去车库了,说要去找奇异博士。”

    “谢谢!”史蒂夫放下手里的酒杯,跑了出去。

    两人看着他的背影从客厅消失。

    Steve拿了个新杯子给Clint,好笑地问:“看了多久了?”

    Clint咧开嘴,“大概从你真情告白开始。”他神秘兮兮的摘下墨镜,“你是故意的吧?”

    Steve漫不经心地问:“故意什么?”

    “在这个宇宙的队长和铁罐面前告白,还有刚刚那段话。”Clint对刚刚离开的某人充满同情,“他现在大概迫切的想要挽回这段珍贵的友谊。你就这么肯定他也会爱上托尼?”

    “他会的。”Steve充满信心地说,“我们是同一个人,当然也会爱上同一个人。谁能在了解Tony之后不爱他呢?”

    “尤其是另一个宇宙的自己已经跟另一个宇宙的他在一起之后。当你觉得那是友谊,那就是友谊。当你认为那是爱情,你就会想办法去得到爱情。”Clint煞有其事地认真说,“Cap,提醒我永远不要支持你的黑暗面。”他早就知道Steve对Tony的占有欲深重,没想到连另一个宇宙也不允许别人和他在一起。

    “你说什么呢,Hawkeye?”Steve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无辜地笑着说,“我是个好人,我没有黑暗面。”他只是想办法让史蒂夫去争取,如果托尼真的不喜欢史蒂夫,他也没办法。现在选择权在托尼手上,无论托尼选什么,他都不会再插手。

    托尼靠在跑车上,看着朝他跑过来的史蒂夫,毫不客气地抱怨道:“慢死了,罗杰斯!”

    史蒂夫愕然地问:“你知道我会来?”

    托尼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戴上墨镜,“在我遇见那只小鸟的时候就知道有人会通风报信。”另一个宇宙那三个人对于撮合他们两个抱有充足的热情,托尼讽刺地想,难道他们真的以为他会因为另一个宇宙发生的事而影响到他自己?!

    史蒂夫坐到副驾驶上,吞吞吐吐地说:“嗯,托尼……”

    托尼发动汽车,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史蒂夫想起曾经在副驾驶上贴着的那句话,坐卧不安地说:“我……我很抱歉,关于贾维斯。”

    托尼转过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那不管你的事。”

    史蒂夫愧疚地说:“如果我不去阻止传输的话……”

    “那他也不会是贾维斯了。”托尼扯了扯嘴角,“幻视之所以是幻视,是因为心灵宝石,跟被打断传输的关系不大。”

    “好吧……”史蒂夫松了口气,紧张地说,“但我还是要说,我很抱歉。因为西伯利亚……”

    “行了!”托尼不耐烦地说,“我当时的确是想杀了他,说起来,我是不是感谢你不是真的要杀了我?!”

    “什么?!”史蒂夫不可置信地说,“我从来没……”他想起当时托尼挡在脸上的胳膊,震惊的同时又不知为什么觉得有点委屈,“你真觉得我会杀了你?!”

    托尼无言以对的同时又觉得恼火异常,他随便挑了个角度进攻,“你在信里说的那些混账话又是什么意思?”他质问道,“是谁跟我说‘Imhome.’的?然后你又说你从没融入过哪里?!”

    “对不起。”史蒂夫喃喃道,“我只是……我也不知道当时在写什么。”他只是不想跟托尼完全斩断联系,所以下意识地想寄个手机过去,然后又发现只寄个手机太不得体,才有了那封信。又或者,史蒂夫苦笑,他只是太迫切的想要获得的托尼的原谅了!

    “你的确应该道歉,罗杰斯。”托尼想起那部破手机,心中的怒火诡异地平缓了些,“不是对我,而是对我父亲。他才是找了你半辈子那个人!”

    “我非常非常的抱歉!对于霍华德,对于你。”史蒂夫真诚地说,“但我不能让你杀死巴基。托尼,你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很确信,如果你当时杀了他,等你清醒后,你不会感到高兴的。”

    托尼言不由衷地说:“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我!”

    史蒂夫无奈地说:“我的确不了解你,但我还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托尼心中的火焰再一次被点燃,他愤怒地说:“是啊!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会不分青红皂白、冲动地杀人的人!”

    面对这种指责,史蒂夫百口莫辩,“我不是,我没有!我知道你不是!”

    托尼委屈地吼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史蒂夫大声吼回去,“因为你要担心的事太多了!”他看着托尼眼睛下的黑眼圈,声音低落下来,“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托尼,但我也不想再在上面加点什么了。”

    托尼茫然地看着他,心中充满困惑,“你知道……”你知道我在担心?但这怎么可能呢?!根本没有人发现他对未来的忧虑,就连波茨和罗迪也只以为那只是PTSD……他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别扭地问,“那你本来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史蒂夫小心翼翼地回答:“至少等我找到巴基,或者是等他恢复理智之后吧。”其实他心里一直抱着万分之一的期望,期望神盾的资料出了错,期望巴基不是杀害霍华德的凶手。直到看到那个视频……他苦涩地说:“我从没想过要一直瞒着你的。”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冷笑一声,“史蒂夫,你他妈真是个混蛋!”

    史蒂夫眨眨眼,咧嘴笑道:“Language,托尼!”

    两个人一路斗嘴到达布里克街177A的时候,正好见证了纽约圣所被砸破屋顶的全过程。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可以说是我对盾铁的看法。只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能够并肩,因为他们是完全平等的。

    盾冬不戳我萌点的地方也在于此,巴基说过,他会永远追随那个布鲁克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