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什么不用大厦了呢?”

    托尼自嘲道:“为了下次我在造出什么不该存在的玩意,可以多争取点时间。不,当我没说!”他看着想要说什么的众人补充道,他现在什么安慰也不想听,更何况这种过时的安慰对他没用,“总之,我和弗瑞难得达成了共识,这个玩意儿离市区越远越好!”

    正在让飞机安全降落的娜塔莎闻言插话道:“你当初给我们的理由可是复仇者需要更大的活动空间,可以更好地进行战斗指导和配合练习。”

    “这你们也信!”Tony对这种不走心的理由嗤之以鼻,他自豪地说,“我的大厦里什么情景模拟不出来!”

    Clint跟着补刀,“更可笑的是你们居然还都信了!”

    史蒂夫尴尬地看着他们,无言以对。托尼扯了扯嘴角,心里五味杂陈。他看了史蒂夫一眼,率先走下了飞机。

    托尼领着他们往屋里走,“我先带你们去见见罗迪。”他对Steve三人说。

    史蒂夫关心道:“罗迪的腿怎么样了?”

    “腿?”Tony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们,“罗迪的腿怎么了?!”

    “粉碎性骨折,骨髓高度撕裂。”托尼冷着脸答,他讽刺地说,“好消息是我做了点儿小玩意儿,他现在不用瘫痪在床。”

    Tony脸色惨白,Steve担忧的搂住他的肩。Clint推了推墨镜,确定它挡住了自己眼里的同情,铁罐这一天受到的刺激也太大了!

    几人走进屋里,星期五通报道:“Boss,国务卿正在和罗德先生全息通话。”

    托尼“啧”了一声,皱起了眉,他让Steve他们先在外屋等一会儿

    史蒂夫冷着一张脸,硬邦邦地打招呼道:“国务卿先生。”

    罗斯的全息影像走进了些,“队长,你竟然真的敢回到这里!你以为一切事情都一笔勾销了?”

    史蒂夫冷漠地说:“我不是来认罪的,也早就不需要听你的命令了。”他的确愧对托尼,但那和协议无关!对于协议,他还是坚持己见。

    罗斯眯起了眼,把矛头指向托尼,“斯塔克……”

    “嘿!”托尼打断了他的话,“法案的事,我们过几天的会上再谈。好吗,国务卿?”他烦躁的一挥手,让全息影像从房间里消失。

    罗德主动上前对队长表示了欢迎,“很高兴见到你,队长。”

    “我也是,罗迪。”史蒂夫高兴地拥抱了他。

    拥抱结束后,罗德打量了他一眼,困惑地说:“你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托尼站在罗德身边,用眼神示意他往后看,话里难得带点笑意,“都拜那位老兄所赐。”在飞机里他就想通了,不管怎么样,有人帮着出气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Steve三人走上前,一一和罗德打招呼。罗德兴致勃勃的打量着三人,对Clint尤其惊讶。

    Tony看着他的腿,不死心地问:“你的腿真的治不好了吗?”

    罗德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我早就有战死沙场的心理准备,何况现在只是断了腿。我还能走路,还能穿盔甲,跟之前没有区别。”

    托尼别过头去,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大眼睛里满是失落。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还是默默地站到了他身边,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触碰托尼的资格。Clint把一切尽收眼底,对这个宇宙队长的情商简直是绝望的。

    另一边的谈话还在继续,Steve问:“你们有找过奇异博士吗?”

    “奇异博士?”罗德疑惑地问,“那是谁?”

    “斯特兰奇博士?”托尼遗憾地说,“罗迪需要做手术的时候,我联系过他。不过,他马上就出了车祸,没办法再拿起手术刀了。”

    “不,我不是说这个。”Steve解释道,“我看过我们那个宇宙的奇异博士的资料,他原本因为车祸,双手神经受损,但等他再回到纽约之后,他的手就好了。”他对着托尼亮闪闪的焦糖色大眼睛,卡了一下,“我、我是说你们可以去问问。”

    Clint噗嗤一声,调笑道:“铁罐你估计要失宠了!”

    Tony翻了个白眼,“去你的吧!”

    托尼急切地问:“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Steve干脆地回答:“布里克街177A。”

    得到答案的托尼敲了敲胸口的反应堆。罗德赶在盔甲把托尼包裹起来之前拦住了他,“托尼!托尼,冷静一下好吗!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住那里!”

    托尼毫不犹豫地说:“我可以先去看一下!如果不是的话再让星期五去找!”

    “或许,我们可以先让星期五核对,等找到了再去!”罗德劝道,“几天后的会议很重要,我不希望你分神。”

    托尼不甘心地说:“可是……”

    “没有可是。”罗德举起一只手,示意谈话结束,“我们都知道你为了这次会议花了多少心思。”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妥协了。他对史蒂夫和娜塔莎说:“你们原来的房间还在。”然后是安排Steve和Clint,“跟着星期五。”最后是Tony,“我去实验室,你去吗?”

    “当然!”Tony眼睛一亮,笑嘻嘻地跟Steve和Clint摆了摆手,就和托尼一起走向他们的圣地。

    被留下的几人沉默了几秒后,互相点点头。史蒂夫和娜塔莎回房修整,Steve和Clint跟着星期五的指挥去客房。

    实验室里,Tony一眼就看到了盾牌。他走过去,神色复杂地说:“原来盾牌在你这里。”

    托尼瞥了他一眼,“你以为呢?”

    Tony舔舔唇,“刚在瓦坎达看到罗杰斯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他是去修盾牌的,很久之后才发现盾牌不在他身边。”

    “怎么?”托尼好奇地挑起眉,“你们还去修过盾牌?怎么坏的?”

    “超级反派总有新招。”Tony不在意地耸耸肩,“不过也不是总坏,大体上对得起她的名声。”他拍了拍这个宇宙的盾牌,充分地显示了自己的喜爱之情。

    托尼嘴角一抽,“她?”

    Tony无奈地说:“Steve总这么称呼。”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你真的不打算还给他了?”

    两个Tony在实验室交流感情,两个Steve也在训练房狭路相逢。

    史蒂夫认真地问:“你是怎么和你的Tony相处的那么好的?”

    Steve仔细想了想,没觉得自己有做什么,只能把唯一一条队友总挂在嘴上的经验传授给他,“夸他。”

    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万万没想到他的相处秘诀这么简单粗暴,“那要是……夸不出来的时候呢?”

    “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