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已经服软了。美国队长的教育课还挂在各大学校的单子上呢!”

    波茨向前走了两步,心疼地说:“你可以不用亲自去的。”

    “我只能亲自去。”托尼敲了两下胸前的反应堆,纳米盔甲向他的四肢流动,包裹住他的全身,他在放下面甲前解释道:“我不是为了他们。”

    “说真的?”波茨苦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你没必要对着我也撒谎。”

    “什么?”托尼要起飞的动作一顿,“我没有……”

    “你有!”波茨冷笑着讽刺道,“不知道是谁在接到瓦坎达的通讯之后就急切的想要解除他们的通缉令。”

    “不不不!”托尼急切地否认道,“你不知道内情。”

    “我不想知道。”波茨提高声音,“处理SI的事就够我累的了。”

    “听着,小辣椒,我……”托尼手足无措地看着她,“我很抱歉,但是……”

    “没有但是。”波茨的眉眼之间满是疲惫,“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不合适的原因,我们都太忙了。”

    托尼欲言又止,“可是……”他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委屈地看着她。

    “好了,快走吧!”波茨退了一步,语气苦涩又释然,“还有人在等着你。”她看着托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高高地飞向天空。她的目光追随着那道身影,无声地苦笑。金色的阳光透过复仇者基地的窗户照进来,晃花了她的眼睛。波茨擦掉眼里的泪水,轻轻叹了口气,昂头挺胸地走了出去。

    “陛下。”托尼降落在瓦坎达的宫殿前,对特查拉点点头。

    特查拉友好地伸出手,“您好,斯塔克先生。”

    托尼伸出手跟特查拉握了握,语气随意,“虽然我也很想和您在这里聊天,但是我实在没那么多时间。”他环顾四周,皱着眉问,“他们人呢?”

    “额……”特查拉语塞,“幻视已经去通知他们了。”他想起会客室中的那一片混乱,头疼地转移话题,“也许您愿意先尝尝瓦坎达的特色美食?”

    “已经中午了吗?”托尼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好吧!虽然我更愿意参观一下实验室。”

    “那恐怕不行。”特查拉拒绝了,他冷静地补充道,“现在不行。”冬兵现在还冻在实验室里,他不认为让斯塔克看到他是个好决定。现在这些复仇者之间已经够混乱了,不需要再混乱一点了。

    托尼撇撇嘴,不过他倒是很能理解特查拉对于瓦坎达科技的保护。

    特查拉看着点头同意的托尼,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斯塔克一定要先见复仇者,想起不知道现在打完架没有的那群人,特查拉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额头。

    特查拉和托尼刚在餐厅坐定,幻视就飘了进来。他平淡地说:“斯塔克先生,他们过来了。”

    “你看国王陛下,”托尼状似无奈地说,“他们连顿饭都不能让我安心吃完。”

    特查拉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托尼已经站了起来,走向门口。他的嘴角抽了抽,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能口是心非到这种地步。

    很快,复仇者们一起走了进来,Steve跟在最后。

    “队长,”托尼看着鼻青脸肿的史蒂夫,神色复杂地调侃道,“没想到你的退休生活还挺刺激的。”

    史蒂夫的眼中饱含歉意,吞吞吐吐地说:“托尼……”

    托尼没有听他说话,而是转向特查拉,轻描淡写地问:“国王陛下,没想到瓦坎达境内也有超级反派?”

    特查拉挑挑眉,饶有兴味地回答:“这可不是超级反派的问题。”

    “哦?”托尼的眉目一下子冷淡下来,他看着史蒂夫,似笑非笑道,“怎么?又舍不得还手?”他没有听史蒂夫接下来的话,而是走到Steve面前。

    “您好,”托尼犹豫了一下,选定了称呼,“……罗杰斯先生。”

    “您好,斯塔克先生。”Steve很有礼貌地回应,“叫我罗杰斯就好。”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山姆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他对托尼说:“队长的伤就是他打的。”

    托尼惊讶地看着Steve。Steve默默地在心中赞叹了一下这双如同艺术品的眼眸,平静地点点头。

    托尼疑惑地问:“为什么?”

    “还能是为什么?”克林特反问,“幻视要再晚来一步,另一个宇宙的Cap就要把盾牌砸在他胸口上了!”

    托尼下意识地把手按在胸前的反应堆上,睁大眼睛看着一脸庆幸的众人。刚才的确是千钧一发,史蒂夫的盾牌被托尼没收了,Steve的盾牌可一直在后背上挂着呢!

    “我有分寸。”刚刚拿着盾牌打算正对着史蒂夫胸口砸下去的Steve从容地说。他当然很有分寸,他们打了一架带盾牌的那种,现在两个人都还能站的起来,神志清醒的在这里说话。

    “是我的错。”史蒂夫说,“是我应得的。”他看着托尼,蔚蓝色的眼睛中满是歉意……和解脱。他一直在为自己辩解,在心中,在给托尼的信里。无时无刻,就好像他还有机会得到托尼的原谅,回到他身边一样。直到Steve问出那句话,‘你真觉得我会背叛你?’是的,这就是背叛,没什么好辩解的。另一个宇宙的自己亲口下了死刑,让他的一切侥幸化为灰烬。他不会再辩解了,他会努力去赢得托尼的原谅,但托尼不原谅他也没关系,都是他应得的。

    托尼对上他的眼睛,不着痕迹地垂下长长的睫毛。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史蒂夫,他的理智和感情在脑海中不停歇的争吵着。是啊!这是你应得的。可他看着史蒂夫脸上的伤口,不只觉得痛快,还能感受到愤怒。

    “那你们呢?”托尼沉默了一会儿,抬起眼睛看着众人,不满地问,“你们就看着他挨打?”

    娜塔莎简略地回答:“他没下死手。”

    克林特耸了耸肩,“他瞒着我们,我们也在生气。”

    “我没反应过来。”斯科特尴尬地看了看众人,“而且,我觉得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

    山姆黑着脸,“他自愿的。”他倒是拦了,结果就得到了史蒂夫的一个摇头做回应。

    托尼眉头微皱,然后突然眼睛一亮,“哇哦!那就是另一个宇宙的我吗?”他好奇看着刚刚进门的Tony和Clint,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

    两个宇宙的钢铁侠面对面的站在一起,宛如镜像。除了其中一个有一双大得逆天的眼睛,导致脸上的其他五官都显得小巧玲珑得多。Tony也同样好奇的看着跟自己长得八分像的……自己,跟Steve十分默契的也在心里赞叹了一下那双眼睛。

    “这太不公平了!”Clint装模作样地抱怨道,“两个宇宙的Cap长得九分像,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