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活动,还是不太会写这种很多人的场景QAQ陛下打了一章的酱油,就末尾冒了个泡,差点把他给忘了……

    换了个封面,AA第四季盾铁重逢的时候,啧啧啧

    ☆、AAS01E02

    Steve抓着Tony的胳膊把他带回客房。Clint跟在两人身后,手上摩挲这背后的弓箭,强忍着回头给屋里的人一人一箭的冲动,关上房门。

    Clint环视一周,发现这屋子类似酒店的总统套房,他看了看还在对峙的两人,耸耸肩,“我住次卧,你们俩随意!”说完,晃晃悠悠地进了次卧。处理炸毛的铁罐这事儿还是Cap干的顺手,他就不添乱了。

    Steve和Tony沉默地看着次卧的门被关上,两人对视一眼。Tony转身道:“我也去洗漱了。”

    “Tony!”Steve拦住他,“我们得谈谈。”

    “谈什么?”Tony侧过头,往旁边走了一步绕过他,“Steve,我现在不想谈。”

    “Tony!”Steve无奈地说,“如果你今晚睡得着的话,我也不想现在和你谈。”

    “我……”Tony看着Steve充满担忧的蓝眼睛语塞了一下,强辩道,“我平常也不这么早睡!”

    “是吗?”Steve轻飘飘地反问道,“那个中午有空就要睡美容觉是谁?那个因为熬夜过多在盔甲里睡着的又是谁?”

    Tony无言以对地看着他,恼火地说:“所以呢?我们现在要谈什么?那个协议?还是我把你们丢进监狱的事?”

    “拜托,Tony!”Steve皱着眉,“我说过了,那不是你的错。”

    “那就是,Steve。”Tony坚定地说,“我背叛了你们,把你们关进监狱。无论是因为什么,我都已经做了。”Tony侧过头,悲伤地说,“这个克林特一定也很不敢相信我竟然会把他们关进监狱。”

    Steve搂住他,盯着他的双眼道:“Tony,我们都知道你是这块大陆上最聪明的人。”Steve真诚地看着他,“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相信你一定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Tony反问,“因为一个政府颁发的协议?”

    “这个宇宙的你在协议上签了字。”Steve揣测道,“我不知道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但你既然签了字,就证明你觉得这份协议是有必要的。”

    “也许吧。”Tony扯了扯嘴角,“但我……我不能只是因为你们不同意,就……”

    “老天!”Steve打断他的话,“让我们别纠缠在监狱上了好吗?把他们关进监狱的不是你,是政府!他们为什么会被逮捕,因为他们在机场毁坏公共设施!这不全是你的错!”

    Tony摇摇头,“他们在机场……只是为了掩护你和巴恩斯撤离。”

    “巴基……”Steve低下头,困惑地说,“这也是我不明白的一点。巴基……他应该得到公正的审判。我相信人民不会……为什么他们要拒捕?”

    Tony猜测道:“也许是因为罗斯吧。”他把手放到Steve的肩头,捏了捏,“罗斯一向讨厌我们,说不定他不会给巴恩斯‘公正’的审判。”

    “是我的错。”Steve叹了口气,“如果我能早点找到他……”

    “嘿!”Tony轻声打断他,“我们刚刚是不是在说不要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

    Steve露出一个笑容,佯装无奈地说:“Oh,great!沾染上TonyStark的习惯了。”

    “去你的!”Tony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两人眼中都满是笑意。笑过之后,Tony小声地问:“Steve,如果有一天,我们像他们一样……”

    “我们不会。”Steve温柔而坚定地说,“还记得我说过的吗?Youlead,Illfollow.”

    两个人对视一会儿,Tony伸手打开主卧的门,俏皮地说:“哇哦,双人床!看来我们是要睡在一起了?”

    Steve跟着Tony走进去,“我完全没问题。”

    “幸好不是和Hulk一起。”Tony眨眨眼,“跟他的呼噜声同处一室?我会睡不着。”他伸出一根手指,对着Steve摇了摇,“别反驳我,Cap!我知道你也能听到,大家都能。”

    Steve忍着笑问:“你不知道吗?”

    Tony困惑地看着他,“什么?”

    “你打盹的时候我们也能听见。”Steve宠爱地说,“睡觉的时候都在夸自己。”

    另一边,

    Steve三人离开后,特查拉冲所有人点头示意,也跟着离开了客房。被留在屋内的复仇者们沉默了一会儿,斯科特愤愤不平地嘟囔道:“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山姆看着史蒂夫的脸色,对斯科特摇摇头。

    克林特小声安抚着旺达,“两个宇宙不同的地方很多。何况,快银还活着,你不该高兴吗?”旺达噙着泪水点点头。

    史蒂夫疲惫地说:“今天太晚了,大家都先休息吧!”说完后,他沉默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娜塔莎对还想说话的人摇摇头,紧跟而去。

    史蒂夫靠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注视瓦坎达的夜景。

    娜塔莎走到他身边,“怎么样?看着这样的夜景有什么感觉?”

    史蒂夫没有转过身去看她,而是继续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比纽约更像七十年前。最起码还能看到星星。”

    “但我猜你更想念纽约的夜景。”娜塔莎淡淡地说,她往前走了两步,靠在史蒂夫旁边。

    史蒂夫看了她一眼,苦笑道:“对,你说的没错。”他站起身,“我从没融入过哪里,无论是七十年前还是现在,但是……”但是,我依旧想念那些大家在一起玩笑的日子。

    “我知道。”娜塔莎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我也是。”她平淡地叙述道,“我原本是个俄国间谍。苏联解体后,我们这群人成了弃子。于是我开始接私活,”她看着史蒂夫摇摇头,“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为了活着。”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就像洛基说的,我满手血债。后来,我遇到了克林特,他本应该杀我却救了我,把我带进了神盾局。我留在那儿,只是为了还掉我的债。我从来没有过家。”

    “我很抱歉,娜塔莎。”史蒂夫满含歉意地看着她,“但协议……我真的没办法赞同。”

    “我还是那句话。”娜塔莎坚定地说,“我赞同协议,我们必须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她扭头看向瓦坎达的夜空,用闪烁的星光隐藏眼中的泪光,“复仇者联盟是我待过的最像家的地方。我不想失去它。”

    史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