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50
    带你去需要得到特别许可,而且经过了六年那里早就变了,我都快忘了自己住在哪个房间了。”

    “那就不去了。”席蓝在溯暝眼中看出了微微的可惜。自从回来之后,他倒是能从溯暝身上看到明显的情绪变化了,这可能是他融入帝国的表现之一吧。

    讲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席蓝不自觉便想到溯暝活着的时候。溯暝长得如此年轻,肯定是早亡,那一定是一段不太高兴的过往吧。

    溯暝就像是窥透了席蓝的内心,“你想知道我的事情吗?”

    “这个……”席蓝不好意思,“经历那么多年,你竟然还记得吗?”

    “记得。刚刚死时是忘了,但慢慢记了起来,期间忘记、记起,忘记、记起,不断地重复。”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哀伤,席蓝看着他的表情心中一痛。

    “你若是感到不适,就不要说了。”

    “是很难过。”溯暝靠近席蓝,“我本来已经忘记了,今日听你说了那么多你以前的事情,竟然又记起了,心口闷得慌。尤其是死时的记忆,格外清晰。”

    他深黑色的眼睛看着席蓝,“为什么艾力克、艾瑞,见到你的时候,都要给你一个拥?”

    他的话里突然跳到这个地方,席蓝也跟着他变了话题,“这是朋友之间表达感情的方式。”

    “朋友吗?”他自言自语,“我们也是朋友吧,能不能也给我一个拥抱。”

    他刚刚还是哀伤的模样,这时寻求拥抱,席蓝又怎么会拒绝?

    溯暝伸开双臂,将席蓝拥入怀中,他饱满寒意的怀抱竟然带着暖意,透入席蓝的骨缝,舒服到让人慵懒。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二更。

    emmm其实这篇文马上就要完结了,三天之内吧,正文加番外全都完结。

    完结之后会在ao3发次大餐【你懂得】

    ☆、回到星际

    景区的那件事,以及这一次的拥抱,让席蓝多年平静的内心,突然升起了涟漪。只不过席蓝没有过感情经历,不明白自己的感情。

    第二天,他们去的是一场晚间party。

    这是一些年轻人自主举办的party,到场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席蓝也是经由艾力克才知道有这个party。之所以带溯暝来这场party,是因为想让溯暝接触更多的人,让他有更多的机会交到朋友。

    艾力克爱玩且热情,他既然知道这种party,当然不会不来,和席蓝他们一起来了之后他就和其他玩伴一起去热闹了。

    party已经开始了一些时间,不少人在舞池狂欢。席蓝和溯暝在甜点区相对坐着。

    席蓝自己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静静地吃着甜点,“不进去和他们一起吗?”溯暝的外形还是相当出色的,会吸引不少的人,他想交朋友很简单。

    自从他们两个来到party,男男女女打量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就没有停止过。这些目光一部分是看席蓝,另一部分看溯暝,又或者两者都在看。

    或许是溯暝太冷淡,这么多人观察他们,竟然没有人敢上前邀请他们跳舞。

    溯暝看着席蓝在吃东西,他也拿了和席蓝一样的小蛋糕在吃。他吃不出来什么味道,更不能消化,但席蓝喜欢,体验席蓝的喜欢的东西本就让他高兴。

    席蓝的目光落到舞池里一个身材火辣性格也同样火辣的女人身上,他想溯暝性格太冷静,就需要一个这样主动的人才能和他好好相处。

    “你在看什么?”一只手挡住了席蓝的视线,席蓝转过目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溯暝有些不高兴。

    “没什么?”

    “没什么?”溯暝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是在看那个女人吗?你喜欢那个类型的女人?”

    “不喜欢。”溯暝怎么话话题扯到他的身上了。

    “那你为什么看他?”

    席蓝:“……我只是不经意撇到了。”他总不好真的说出自己在想什么。

    别人不敢过来邀请溯暝,那么只会让溯暝主动了。

    “来party主要就是要交朋友,你如果有喜欢或者看得上的人可以邀请他们去跳舞。”

    “不少人都对你感兴趣,你如果去邀请他们,一定不会被拒绝。”

    “是吗?”溯暝放下的手中的小蛋糕,他站了起来,就在席蓝以为他开窍了,要去邀请一个看得上的人去跳舞的时候,他直接就站在了席蓝的跟前。

    刚才他们两个在吃蛋糕的时候,溯暝看到了不少人邀请另一方去跳舞。他学着那些人的动作,一直手背在身后,双腿微微弯曲,另一只对着席蓝伸过来,“我能否邀请你跳一支舞呢?”

    席蓝哭笑不得,“你不应该邀请我,这种party你去邀请陌生人更好。”

    溯暝看着席蓝,“没有看得上眼的,只有邀请你了。”他表情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因为溯暝的动作,一开始在注意着他们的人都同时看了过来,在舞池中跳舞的一些人也停了下来。

    席蓝听觉敏锐,一些议论声传到他的耳朵里。

    “我就说他们两个是一起的,关系不一般。”

    “哇哦,成双成对地来party,是要在我们面前秀恩爱的吗?”

    “幸亏没有去邀请他们跳舞,否则就尴尬了。”

    溯暝的动作让人有这种误会并不奇怪,席蓝在心底叹气,这样下去不只是邻居,就连外人都要以为他们的关系不纯洁了。

    席蓝将溯暝的手推回去,“你应该去邀请别人的。”

    “我对他们不感兴趣。”溯暝倔强地又再次伸出了手,大有席蓝不答应就不罢休的意思。

    现在party上大部分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要是再僵持下去,恐怕整个party上的人都要看向他们了。席蓝不想引起更多人的注意,握住了溯暝邀请他的手。

    握上去的那一刻,溯暝将他带入了怀中,带着他踏入舞池。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发出哇哦的声音,羡慕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真的是太配了,看着还赏心悦目。

    记住舞步并不难,通过刚才的一些观察溯暝已经知道怎么跳。随着舞曲的飘荡,他和席蓝调完了一支舞。

    席蓝知道,今晚要让溯暝交友的计划又泡汤了,跳完这支舞就匆匆带着溯暝离开了。

    帝国上空闪着漫天的星星,漆黑的夜也有些暖意。两人并排走着,谁也没说话。

    突然席蓝的通讯器响起,打破了这份宁静。

    威尔斯上将的脸孔出现在显示屏上,现在是晚上已经下班,他穿的是便服,人少了几分威严,多了一些长辈的慈爱。

    “席蓝,今夜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议,你能来一趟吗?”

    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