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46
    请了假,都在家中,就把信送到他家里吧。

    当天,夜间十二点。

    韩林有了尿意,半夜起夜。他睡眼朦胧,揉着眼睛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亮了。

    他正迷糊,没有察觉到不对劲,走到客厅就要去关灯。就在这时,他发现了客厅里和以往的不同之处。

    客厅的桌子上放了一个熟悉的信封,正是他这几日经常看到的。他的困意顷刻消散,手哆哆嗦嗦地打开了信封,又是那烧也烧不掉的四张纸。

    这一次,里面又多了一张纸。

    韩林咕咚一声咽了口水,颤着手翻开纸,之间上面血淋淋地写了六个大字韩林还我命来。

    霎时间,韩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水鬼

    自从收到那封信,本就害怕的韩林,更加害怕,一整天都是神神道道的,有点风吹草动都感觉是苏云东要害他。

    不过,他还存着最后的侥幸,也可以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要是直接跟公司上层承认了那个项目的失误是他造成的,那么就得背负几千万的债务,而且有了这么一遭,周围的人会怎么看他?

    不管在公司,还是在生活上,他是彻底混不下去了。

    韩林请假这几天一直称病窝在家里,他本来跟家里人说要出差,这次也以生病的理由说出差换了人。他不敢出门,出门看到一辆车都会想是苏云东要害他,车会朝他撞过来。

    但是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韩林就到网上找办法。

    微博、贴吧、以及各种大小网站都有关于玄学的内容,他病急乱投医,在网上四处匿名求助。

    这是他最后一丝希望了。

    席蓝早就想到了他会这么做,让小卡一直在候着呢。

    小卡强大的系统,要想控制韩林的网络是再简单不过。

    在韩林一发出去求助的内容,小卡马上就按照席蓝说的,给他了警示,鲜血淋漓,保证韩林看了心惊胆战。

    这一边韩林的确心惊胆战,差点再次晕了过去。

    因为,他发出去的求助帖,全都在同一时刻得到了回复,而且是一模一样的回复,血红的字体,只有一句话还我命来,你逃不过的。

    韩林吓得手机都摔了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白天,他一个人窝在床上,拿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我该怎么办?”

    在他迷惘无措、害怕到极致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谁?”他根本不敢去开门,身体紧绷,人在崩溃的边缘。

    门外传来妻子的声音他才松了口气,从握手出去开门。

    “你没有带钥匙吗?”

    妻子在门口很是不耐烦,“今天你在家我就没带,反正你也不出去。”

    “哦。”

    妻子换了鞋走进来,无意地说,“我今天回来的时候见到你们公司苏云东的父母了,挺可怜的,孩子死了不说,他们身上还背了几千万的债务,这辈子是还不完了。”

    “刚刚和他们聊了几句,好像要卖房子还债。唉,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卖了房子以后住哪儿啊。”

    韩林开了门就回了卧室,他听着妻子的话寒意再一次冒了出来。他想要是苏云东知道会不会更恨他,会不会马上就想杀了他。

    他越想越害怕,捂着头在床上不敢露出头来。

    妻子打开卧室的门,看到他窝在床上不敢出来的样子,“你病的严重吗?严重的话去看看医生,在家里熬也不是办法。”

    韩林在床上没应声。

    这个时候,他妻子又说话,“我刚刚进门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一封信,信上面写是给你的。”说完把信放在了桌子上,出去时还自言自语,“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写信。”

    在听到信的时候,韩林就已经瑟瑟发抖了。在妻子出门之后他马上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一看,果然是那封信。

    终于,他忍不住了,在房间里哀嚎一声。

    在厨房的妻子被他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这几天韩林一直不对劲,所以她十分担心。

    等她跑到卧室的时候,韩林已经从床上起来了,除了邋遢了一些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韩林整理衣服,穿上西装,眼神有些呆滞,“我有些事,先出门。”

    “这都什么时间了,怎么现在才出门?”

    “工作上的事情。”

    韩林说完,抓着那封信就往外跑。他已经受不了,外界以及他内心的折磨,已经把他逼到了边缘,要是再继续下去他就彻底崩溃了。

    韩林直接去了上司家里,他亲手把信的内容给上司看了,还把自己让苏云东背黑锅的事情全都说明白了。

    通过溯暝,席蓝他们把韩林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韩林把事情和盘托出,那么苏云东的清白就有了。

    席蓝脸上禁不住爬上笑意,“还挺顺利。”韩林才撑了一个星期就受不了,他眼神止不住地瞟向被在沙发上,被溯暝复制出的一堆笔记本上那四张内容的纸张,这些都用不到了。

    他过于开心了,竟然调侃溯暝,“你复制出来这么多东西都没用了,还是你太高估韩林了。”

    说完他自己感觉出不对劲来,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把这茬过去,顿在了原地。

    溯暝的声音传入他耳中,“是我估计错了。”没有任何的不悦,竟然还跟他搭了茬。

    在韩林跟上司坦白的第二天,公司就重新查了这件事,还联系了苏云东的父母,见到了苏云东父母手中的证据。

    有了这些,韩林又亲自承认,苏云东是彻底清白了,背负在苏云东以及苏云东父母身上的几千万巨债也都消了。

    再之后就是完成苏云东第二个愿望了。

    席蓝一开始是打算用和上次一样的办法,让苏云东入了他父母的梦,可后来一想梦终究是梦,不算是见面。苏云东父母思儿心切,不如直接让他们见一面。

    见一面就需要有现身结,他自己花钱买实在是太肉疼了,于是连接上威尔斯上将,跟威尔斯上将申请。

    在席蓝说出要求之后,他明显看到威尔斯上将的脸扭曲了一下,席蓝再清楚不过,这是肉疼的表情。

    好吧,他的要求是过分了点,那就算了。

    “我再想其他办法吧。”席蓝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

    “给他。”溯暝的声音从席蓝身后传来,他的眼睛看着屏幕中的威尔斯上将,“以我的名义从管控中心拿。”

    “唉?”席蓝惊诧,“你有钱吗?”

    溯暝当然没钱,但没钱比有钱更嚣张。

    “好好好!”吃过两次苦头,威尔斯上将哪里还敢说不说,立马就将现身结传给了小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