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45
    以老衲能力有限,不敢轻易尝试。”

    韩林愣了,“您的意思是,您也治不了他?”

    “对。”方丈眼睛看着茶杯,继续装神秘,打算不损自己大师的名号说些话把韩林哄走,“正所谓事出有因,您应该知道它为什么缠着您,只有解了这个因您才能得救。”

    方丈只是随口说,却是说进了韩林的心坎里。

    “这些天他没有伤您,可见还是有回转的余地,就看您要怎么做了。”

    韩林呆愣着,出了寺院的门才回过神来。

    这几日,透过溯暝的能力,席蓝一直在观察着韩林,把韩林的情绪以及内心变化都掌握在了手中。

    他知道,时机到了。

    “你再写一封信,是给韩林的。”席蓝跟苏云东说。

    苏云东不解,“写信给他,写什么?”这几日看韩林兢兢战战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十分解气,连带着心情也好了不少。

    席蓝为他铺开纸,“就写一句话,血书,字少但意思要全都表达出来。”

    席蓝想了想,“就写‘韩林,还我命来’。”这句话虽然俗,但很有震撼力,想必韩林看了就都明白了。

    溯暝在一旁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一把将苏云东手中的笔躲了过去,“让我来写,他没什么用处。”

    “别!”慌忙见席蓝抓住了他的手腕,溯暝冰冷的皮肤让席蓝打了一个寒颤,“得让苏云东亲手写才行,上面得是苏云东自己的笔迹。”

    被席蓝抓住了手腕,溯暝已经失了心魂,不自觉就放下了手中的笔,话没过脑子,“那就让他写,蓝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这句话太奇怪,席蓝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疑惑的眼神看着溯暝,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可惜溯暝脸上一成不变,看不出任何的内心想法。

    苏云东在一旁看着他俩的互动,赶忙拿着笔到了一边去,不打扰他们。这几天他是看出了两人之间的门道,溯暝是对席蓝有意,占有欲还特别强,爱吃醋,但是席蓝明显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把他当朋友呢。

    或许溯暝职位或能力比席蓝强一些,席蓝还对他很尊敬,反正没流露出对溯暝的其他想法。

    苏云东心里暗暗想,溯暝看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实际就是个醋坛子加妒夫。他要是流露出一点对席蓝的想法,溯暝就十倍的虐他;席蓝要是对他有一点儿好,那就更了不得了,溯暝能几百倍地虐他。

    只这几天他就吃够了苦头,但溯暝实力强大,他实在是不敢惹。

    而且,他在席蓝、溯暝,还有那只狗身上发现了不对劲。这股不对劲,连成了鬼的他都怕怕的。

    溯暝身上的阴气源源不断,这是人可以做到的吗?

    还有那只狗,明显是可以和人沟通的,智商还不低,不少事情都是它来做的。小狗汪汪叫上几声,席蓝竟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也太奇特了。

    总之,这些人处处透着奇怪。

    但他都死了,并没有多想。只要席蓝能实现他的两个愿望就可以,其他的他已经顾及不到。

    另一边,席蓝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马上放开了溯暝的手,“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溯暝也回了神,眼睛有点飘,“无事无事。”他还想蓝蓝能多抓他一会呢,蓝蓝的体温还留在他皮肤上,让他心口痒痒的。

    “咳咳,”席蓝感觉氛围有点不对劲,赶快转移了话题,“送信这件事还得麻烦你了。”

    “是我应该做的。”此时席蓝或许是感到不好意思,微微低着头,溯暝正看到他白皙的后颈,犹如天鹅一般高雅。

    溯暝堂堂鬼王,被他支使做送信的工作,俨然成了一个信差,竟然毫无怨言,做得也非常周到。开始任务之前他担心溯暝会一意孤行,不肯听他的,没想到溯暝在任务上也全都听他的,让席蓝很是感动。席蓝心想,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等这个任务完成完成之后,一定要好好谢谢溯暝。

    溯暝刚到帝国,在他家里的那几日还没有熟悉帝国的生活,等回去之后,他定要带着溯暝熟悉一下帝国的生活,介绍给溯暝一些朋友。溯暝虽然看着不好接近,但真正相处起来性格不错,一定会有不少的朋友。

    这样想着,席蓝就在心底定下来计划。

    苏云东把席蓝让他写得写完了,缩在一旁看两人的互动。不对,应该说他在看溯暝看席蓝。

    一会儿,席蓝动了身体,溯暝的眼神才从他身上收了回去,还很恋恋不舍的。

    苏云东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的时间,溯暝的眼睛几乎都集中在席蓝身上,这真的是眼中只容得下席蓝了。

    捏着手中写的信,苏云东颤巍巍地送到了席蓝面前,“这样写行不行?”

    席蓝只看了一眼就给他打了回去,“不行。让你写这几个字是为了威胁韩林,你写的太没用气势,应该血淋淋的,让人看了就害怕。”

    的确,红色的墨水被苏云东用得太没用气势,写得字标准,就跟老师批改作业似的。

    苏云东又重写了一遍,还是,又达到席蓝的要求。

    席蓝叹了一口气,苏云东写得全都气势不足。

    “你等一等,我在网上给你找一找模板,你照着那个气势来。”说着席蓝就去网上搜。

    这时溯暝凑了过来,“我来写一个模板。”

    席蓝一滞,溯暝还没写,他不知道这个模板能不能用,但溯暝要写他总不能不让溯暝写,于是拿了一张纸放在溯暝面前,又跟苏云东说,“你看着点,一会用你自己的笔迹再写一遍。”

    苏云东嗯嗯应是。

    钢笔吸了红色的墨水,溯暝握着笔,力透纸背,没有一点地停顿写下了‘韩林,还我命来’六个大字。

    这六个字带着寒气与杀气,一看便知写这六个字的人恨意满满,字似乎要飞出纸面直接杀了眼前的人。

    席蓝眼前一亮,拍了苏云东的背,“对!就是这样写,你跟着学一学。”

    苏云东眼角瞟向溯暝,发现溯暝眼中冷厉的眼神马上有了温柔的迹象,每次席蓝一夸他,他就会这样。

    苏云东咽了一口唾沫,席蓝拍了他一下,他感觉溯暝又要把矛头对向他了。顿时,他看纸上还我命来拿四个字变了意味。

    就好像,这四个不是他要写给韩林,而是溯暝写给他的。

    这样想着,他后背窜起股股寒意,赶紧把溯暝的模板拿了过去,匆匆躲到一边,嘴里叫着,“我马上去练!”

    “哼。”溯暝看向他的眼神十分不屑,“没用的东西,连写几个字都不行。”

    苏云东在纸上写了几十遍,总算是有了一点肃杀的意思。席蓝想再让他练也练不出什么了,直接这样用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韩林这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