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44
    毁灭证据!”

    席蓝嘴角上翘,手上拿着一个信封,“证据多得是,他想毁灭也毁灭不了。今天的被他烧了,还有明天的,总会让他烧不完的。”事情要一步一步的来,彻底击溃韩林。

    虽说是毁掉了证据,但韩林仍然有些害怕,在早会上他精神恍惚,差点闹了笑话。

    早会结束之后他直接到了监控室,以自己的东西被偷了为由,让监控室调监控给他看。

    调出来今天早上的监控,从六点到他进入办公室,一共近三个小时,然而除了他根本没有人别人进去他办公室。

    “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都调出来看看。”他心急如焚,额头不断冒出汗来。怎么可能没人进他办公室,难道还有鬼了不成?

    监控室的保安有些为难,“韩经理,本来调监控必须要上面的批准才行,我们是跟你有些交情才让你看的,你待的时间过长,如果被发现了咱们都得有处分。”处分有大有小,大了可能直接就被解雇了,他们可不敢再冒这个险。

    这可关乎到韩林之后的工作,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但要让他一步步得到上面的批准是不可能的,他拿什么理由跟上面申请?

    调监控这种事,上面一定会再三询问原因,他要是找不出正经理由,不成功不说还得惹来怀疑。

    几个月前工作失误那件事,他虽然推到了苏云东身上,但是他毕竟是苏云东的直属上司,就算是苏云东工作出了差错,他也有连带责任。因为这事他今年的奖金都没有了,要是再出什么事,上面不知道怎么想他呢。

    监控室只有两个人,苏云东偷偷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千块钱,每个人塞了五百,“我丢的东西很重要,要等批下来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个时候就晚了,大哥通融一下吧。”

    公司的保安本就没有多少工资,五百块钱对他们来说不少了,两个人使了眼神,算是答应了,又给韩林调出了昨晚下班到今早六点之前的监控。为了快点看完,他们两个还帮韩林分担了一些。

    四倍的速度,一个小时就全都看完了,结果除了韩林自己,根本没有人进出他的办公室。

    “韩经理,你是不是记错了,或者说把东西忘在家里了,根本没有别人进出你办公室。”

    韩林后背已经冷汗连连,大半天的他竟然感到森森的寒意,难道真的有鬼?他吞了一口唾沫,脸上撑起一个勉强的笑,“谢谢两位大哥了,我再想想是不是把东西忘家里了,年纪大了记性不好,麻烦你们了。”说完韩林等不及保安反应就匆匆出了监控室。

    他跑回自己办公室,回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汗染湿了。他拿出被塞在他公文包里的那份报纸,报纸的角落报道了苏云东被淹死的事情,他还亲自去苏云东家里确认过了。

    苏云东确实是死了。

    他想肯定是有什么人在捉弄他,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呢!

    第二天,那封信又出现在了他的桌子上,内容丝毫没有变化。

    第三天,依旧如此。

    韩林坐不住了,他得再去确认一遍苏云东是不是真的死了。

    正值周末,韩林又去苏云东父母家里拜访。

    几个月前,苏云东父母只知道苏云东在公司犯了错,身上背了巨债,根本不知道苏云东被算计的事情,所以对这个唯一来家里看他们的苏云东的同事很是热情。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因为他们收到了儿子死前留的信,对儿子被陷害的事情了解的清清楚楚,手上也握有能证明苏云东清白的证据。这时,对陷害他们儿子、最终导致儿子死亡的罪魁祸首当然不会再有好脸色,甚至十分怨恨。

    只是,苏云东在信中说了不让他们声张这件事,在韩林来的时候他们一直压抑着心中的痛苦。

    韩林来苏云东父母家里,只是想却苏云东是不是真的死了。他哄骗苏云东父母给他看了苏云东的户口,是真的被销户了。

    确认这件事之后,他更感到毛骨悚然,精神在崩溃的边缘。

    种种事实告诉韩林,这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苏云东的鬼魂盯上他了。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韩林是做了亏心事,就怕苏云东的鬼魂缠上他,而且第一反应就是苏云东来找他索命了。

    就算是临时抱佛脚也好,韩林到市里一家寺院花了几万块钱求来了一张符。给他符的方丈说符很厉害,一般鬼看到符就吓跑了,不敢再来惊扰他,要是这张符再驱不走鬼,那就是厉鬼了,只能做法事。

    这几日韩林都没睡好觉,得了一张符之后或许是有了心理安慰,一夜好眠。第二天早上他高高兴兴地去上了班,还主动跟公司里的下属打招呼,他以为这事彻底过去了,苏云东没办法再把他怎么样。

    然而,到了办公室,他再次看到了端端正正放在他办公桌上的那封信。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

    ☆、水鬼

    韩林快疯了。

    符竟然没有作用,那么依照大师说的,苏云东是成了厉鬼了。厉鬼要想找他索命,他晚一刻都可能丢了性命。

    韩林已经顾不得工作,马上以突然生病的理由请了一个星期的长假。

    他工作上的事情家里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他也不打算告诉家里,打电话跟家里说自己要出差一个周,之后直接去了寺院,向寺院的方丈求助。

    其实寺院方丈哪里会驱鬼,给韩林这个符不过是让他有个心理安慰,没想到事情完全没有解决。

    方丈是个怕事的,他骗了韩林几万块钱已经心有不安,这次韩林来找他,直接就拿出了十几万让他做法事,心里更加不安。

    方丈在这个寺庙赚的香油钱还有给死人做法的钱,每一个月远不止几万块钱,他卖给韩林符只是赚个外快,没找到竟然没起作用。

    他如果再做个法事,收韩林十几万,再没有作用,要是到后来韩林醒悟过来被他骗了,把他给告了,他不止骗韩林的这些钱打了水漂,方丈这份工作也做不成了。

    所以,还不如早些收手。

    方丈里内心算计得好,表面上淡定的很。

    方丈先是沏了一壶茶,把韩林叫到了自己房间,神神秘秘的,让韩林以为他真的有一手。

    “施主,”热气袅袅,方丈递给韩林一杯茶,“您这件事……”他欲言又止。

    韩林哪还有心思喝茶,手颤抖着,茶都泼出去一半,“大师您讲!”只要能摆脱苏云东,就算是掏出他全部家底也没关系。

    方丈叹了一口气,“施主,我跟您实话实说吧。”

    “跟着您的秽物,我无能为力。那张符是威力最大的符,对他没起一点作用,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