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43
    带血迹的四张一共有八份,席蓝打算分八次投递。八次八天。等结束之后他要看看韩林会做什么。

    如果韩林心有愧疚和害怕,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那么水鬼就清白了,他的父母也就不必承担千万的负债;如果韩林死不悔改,那么还会更进一步的等着他。

    有了计划席蓝便轻松了下来,脸上不自觉带上笑意,在溯暝眼中席蓝的笑就是对着他的,霎时间心花怒放。

    这件事还得有溯暝的帮忙,席蓝主动握住了溯暝的手,将装着有血迹的纸张的信封放到他掌心,“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席蓝主动抓他的手,溯暝的心早就飘了,悄悄地捏席蓝的掌心,忍住不崩形象,狠狠点了一个头,“能!你说要做什么。”

    席蓝轻轻一笑,“将这封信放到韩林的办公桌上。”

    “我马上去做!”

    “唉!等等!”席蓝叹气,他怎么才发现鬼王好像是个急性子,“这事要等一等,今天先把那封信给苏云东的父母送去,明天再将这封信放到韩林的办公桌上。”

    席蓝说完衣角就被水鬼拉了一下,水鬼耷拉着脑袋,不看他,“我写完了。”他将写好的信方方正正地叠好,双手捧着送到席蓝面前。

    “过会就会把信给你父母送去,关于你被陷害的事情,还有你想对父母说的话都写在了里面吗?”

    水鬼嗯嗯,低着脑袋不抬头。

    席蓝知道他心情沉重没有再说什么就把信接了过来,然后放入了信封封了起来。

    随后,席蓝让水鬼说了他家的地址,溯暝简简单单就将信送到了他父母手中。

    空气影像中是苏云东熟悉的家门,他看到之后更加消沉,最后忍不住又拽了拽席蓝的衣角。他声音沙哑,全身不断渗出水来,“谢谢你们帮我。”

    “帮你我也是有好处的。”他如此感谢倒是让席蓝感到了不好意思。

    水鬼应该是没有明白席蓝话中的意思,并没有放开席蓝的衣角,他怯怯的眼神看了溯暝一眼,溯暝果然在不悦地看着他,幸亏席蓝在才没有对他动手,不过那眼神肯定是事后要跟他算账的。

    被满腹悲伤覆盖,水鬼也顾不得这些了,身体挺直,咬着牙,“我还有一个愿望,能不能让我见父母最后一面,只是见一面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二更!

    这篇文会尽快完结的!

    ☆、水鬼

    “这是你第二个愿望?”

    如果这是苏云东第二个愿望,席蓝当然愿意帮他,帮苏云东他就又多了一笔愿望金的收入。

    秉着有钱不赚是傻子的想法,席蓝欣然答应。

    “你想什么时候见他们?”

    “啊?”苏云东有些懵,竟然就这样答应他了?他以为席蓝会拒绝的。

    “那……”苏云东犹豫了一会儿,“等还我清白之后吧。”自己没有摆脱嫌疑,还让父母承担着千万的负债,他没有脸去见父母,等还他清白以后,他只想走之前和父母道个别。他那天郁闷醉酒,不小心才落到湖里淹死,死前好几天不见父母,他们说不定还以为他是自杀死的。

    “好。”都按照他说的来,“等你的两个愿望实现之后,你必须乖乖地跟我走。”

    “我一定!”苏云东疯狂点头。

    他们已经去过了苏云东公司,也已经知道了他上司韩林所在的办公室,所以让溯暝送信过去易如反掌。

    早上九点是公司上班的时间,要在韩林到公司之前把信放到他的桌子上。

    早上八点半,席蓝在这个世界住处的客厅里。

    溯暝掌心推动,空气之中马上显示出韩林所在办公室的景象。因为还未到上班的时间,办公室里没有人。

    席蓝将一封信递给溯暝,“就放到他的桌子上,等他回来之后看看他什么反应。”

    溯暝照做,右手支起景象,左手捻信投入其中。只见信飘飘而走,最后落在了韩林的办公桌上。

    过了十几分钟,接近八点五十,韩林终于出现在了办公室内。

    韩林三十多岁,和多数其他三十多岁的社会老男人没有什么区别,明显的啤酒肚、已经有了秃顶迹象的头发,还有身上已经显旧的西装。

    韩林把手中的公文包放在了桌子上,随后就坐在了椅子上,打开空调,过了一会他才发现桌上的信封。

    信封上有苏云东亲手写的‘给韩林’这三个字,所以韩林毫不犹豫就打开了。在打开之前他的表情轻松,还以为是谁随手放在桌上,只是为了捉弄他一下,等他看到里面的内容脸色唰地变得惨白。

    他紧紧捂住信封,生怕被别人看到,因为害怕还四下观察,确认办公室真的没有别人才松开了手。

    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慢慢翻动信封里的四张纸,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是他失败了,除了纸张上多出的一些血迹,这四张纸和他所用的笔记本上的纸一模一样。

    他惊慌失措,赶忙去翻找自己曾经记载过那个项目事件的笔记本。他自己放的东西,当然很快就找到了。他翻到那几页,发现是已经撕掉了,他还记得自己撕掉这四张纸时的事情。

    他记得非常清楚,在那件事之后他马上就把能证明是自己失误的那几页记载撕掉了,为了毁灭证据,撕掉之后他还马上烧了。

    这本笔记上记的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可能是有谁看了之后作假来威胁他的。就算是有其他人知道,他已经把证据烧掉了,谁能做得如此逼真?

    他心中大慌,但本能让人让他存有侥幸,苏云东已经死了,除了他自己已经没有别人知道失误是他造成的,只要证据没有了,他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他仓忙将信封加四张记载有证据的纸烧掉了,确认证据又再次化作灰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正好到了九点钟,公司上班的铃声打响。他是个小领导,每天早上都要开早会,现在到了早会的时间,他赶忙出去办公室,但心中惴惴,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玻璃门上。

    清洁阿姨正在外面打扫卫生,被他撞到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看到清洁阿姨,韩林灵光一闪,马上整理好西装,“林姐,你早上来得早,又看到别人进我办公室了吗?”

    清洁林阿姨摇摇头,“没见。出了什么事吗?”

    “没事。”韩林装作没发生什么事的样子,“我看到桌子上文件挪了地方,想看是谁找我有事。”

    “哦,真没见到。”清洁阿姨拖完这里的地就走了。

    到这里,席蓝便让溯暝断了影像。

    一旁的苏云东气得咬牙,“混蛋!竟然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