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42
    笔记本的主人一定非常想要撕的干干净净,就连撕掉的时候可能留下的纸的痕迹都去掉了。只不过席蓝的手指抚上中间的线装痕迹,还能感觉到微微刺手,仔细看能看出这里曾经有几页纸。

    将笔记本合上,曾撕掉几页的地方也微微有个缝隙。

    溯暝脸色难看,“我再去找找,肯定能找到被他撕掉的那几张纸。”

    席蓝拦住他,“不用去找了。”距离失误发生已经五个月,韩林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这件事,他恐怕早就撕掉丢了,过去五个月要想找回来难如登天。

    “我们再想想办法。”

    席蓝看了看时间,他们进来已经半个多小时,韩林的会也要开完了,“我们先出去,回去研究研究这本笔记。”又对着水鬼说,“你也想想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水鬼耷拉着脑袋,他好不容易想起的线索竟然就这样断了,顿时感觉还自己清白无望,蔫蔫的。

    几个人回到了住处,席蓝又拿出那本笔记本,看着笔记本发呆,表情很是苦恼。

    溯暝看到他的表情心里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既自责又难过。他坐在席蓝旁边,轻哼一声,“不一定必须要证据才能还这只小鬼的清白,我们吓他一吓,他肯定什么都说出来了。”

    席蓝摇摇头,“我们不能与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接触,否则留下太多痕迹会造成紊乱。”

    席蓝的手指在纸张上划过,手指感受着纸张的凸起,突然他灵光一闪。

    韩林笔记本上的东西全都是手写的,纸张不厚,手写必定会留下痕迹,就算是被他撕掉,上一张纸所写的字也会在下面留下痕迹,如果仔细分析说不定能把内容还原出来。

    席蓝高兴地站了起来,激动地抱起在狗窝里打盹的小卡,“小卡,你来试试能不能把撕掉的内容还原出来。”

    小卡被他惊到了,汪汪叫了两声,还没等说话就被溯暝夺了过去放在桌子上。

    席蓝不解地看着溯暝,溯暝背过身去没有任何的解释。

    席蓝正想到解决事情的关键,就没再想这件事。他把笔记本摊开放在小卡面前,“韩林在纸上写字,一定会在后面的纸张留下印记,你试着分析一下能不能还原出被撕掉的纸上上所写的内容。”

    小卡精神一震,“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你说的对,这个办法好,我试试。

    小卡的双眼变红,随着席蓝的翻页,扫过眼前的笔记本,不一会儿就把全部内容都扫描进入系统中。

    溯暝在一旁看着咬牙嫉妒,最后竟然得靠小卡这只小狗,而且蓝蓝看小卡的眼神竟然这么温柔,蓝蓝从没有用过这么温柔的眼神看过他。

    扫描过后小卡开始分析。

    因为纸张写字的原因,写在一张纸上的字都会在后面的纸张下留有印记,只不过会因为厚薄而稍有差别。

    以人的眼里无法看出这种差别,也无法在一张张印有不同印记的纸张上分别出所需要的印记。但小卡不同,他系统中强大的计算能力,能够根据各种因素,极快地分辨、提取出所需要的信息,再将这些信息整合,最后就会得出结果。

    “汪汪。”好了。

    小卡系统中显示出被撕掉的纸张有四张,并且完美还原出了纸张里的内容。

    席蓝经由系统看到纸张上的内容,他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所需要的,将水鬼叫到身边来,给他看小卡还原出的内容。

    水鬼一看就睁大了眼睛,“对!就是这个!”上面是正是关于那个项目的记录,清清楚楚写明白了失误的那一条是韩林自己负责的,最后一张还有关于失误信息的记载反省。

    “这就好了。”

    席蓝摸摸小卡柔软的毛,“很好,小卡还是很能干。”

    小卡,“汪汪汪,汪汪汪。”帮助蓝蓝是我应该做的,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溯暝被忽略了很是不开心,在一旁生气似的不插话,尤其是看到席蓝摸小卡头的时候,在心底暗暗咬牙。

    就在溯暝嫉妒的时候,席蓝却转向了他,“这个时候溯暝起的建议就有用处了。”

    唉?溯暝惊诧,蓝蓝什么意思,难道说蓝蓝采纳了他的意见,他猛地转过头看着席蓝,压抑着激动,声音平淡,“这怎么说的。”

    快说,他的建议起什么作用了,他是不是也能帮上蓝蓝了?

    席蓝对着他微微一下,“这件事还要麻烦你。”

    “我和你做任务,这都是我该做的。”不麻烦,他怎么会嫌麻烦呢?蓝蓝只要让他做他就很开心了。

    “你需要将这四张纸加上面的内容完美的重现出来。”

    这还不简单吗?

    溯暝抓起在桌子上的小卡,手心在小卡眼前旋转,转眼之间就完美地还原出了被撕掉的那四张纸极其上面的的内容。

    席蓝拿起纸,和笔记本做了对比,无论纸张颜色、材质,还是大小,都和笔记本上的纸张一一模一样。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不常见的笑容,竟然有点坏坏的,“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被他迷得找不着北的溯暝心想,我家蓝蓝就算是坏坏的模样也好看,不,应该是坏坏的模样更好看!

    席蓝打得是什么主意呢?

    只靠这点证据是不太可能还水鬼清白的,如果只是把这些证据给了水鬼的父母,让他们拿着这些为水鬼讨清白,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韩林咬死了不认,最后这个黑锅还得韩林背,所以席蓝就想着要双管齐下。

    溯暝说的办法很好,但有一点坏处,那就是会暴露他们。吓一吓是可取的,只要不暴露他们不就行了。

    席蓝手中捏着被溯暝还原出的四张纸,“你再多弄一些,上面再点上一些血迹。”

    溯暝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照着他说的做了,一激动复制出了上百张来。蓝蓝肯定他的建议了,他能不激动吗?

    “停停停!”席蓝一头黑线,心想鬼王也太耿直了,他只是说多弄一些,没说要弄这么多。

    席蓝拿出几个信封,将没有血迹的那四张放入一个信封内,又将那些带有血迹的分成若干份,分别放入信封。

    随后,他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笔交给水鬼,“这是要给你父母的信,你要写什么随你写。你写完之后放入这个信封,这些证据会送到你父母手上。”

    说完背过身去,没有看水鬼写什么。

    至于其他的信吗……席蓝拿起信封嘴角勾出一个笑,这些当然是要给韩林的。

    最想毁灭的证据,事隔几个月又回到了自己身边,他能不慌吗?再加上上面的血迹、三个月前淹死的苏云东,联想足以给他心理压力。

    “蓝蓝?”溯暝叫了他一声席蓝才回神。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