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39
    鬼逼出来?”溯暝是鬼王,把区区一直小鬼逼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你。”

    “??”席蓝疑惑。

    “不要用您,用你。”席蓝明明对他很礼貌,但是他总是感到一股疏离感,先前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刚才发现了。

    席蓝称呼他的时候是用您,无形就拉大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要是称你的话两人就在同一水平了。想到那两个小情侣溯暝心里很是羡慕,那两个小情侣之间还有爱称,要是他和蓝蓝之间也有爱称,那该多好啊。

    席蓝称溯暝的时候叫您是为了礼貌,也是因为溯暝是鬼王,这样称呼更显尊重,不一定非得用这个字,溯暝不喜欢他就改了,于是张了张嘴,想直接说你,又发现不对劲,临出口又稍微改了改。

    “溯暝,你可以将鬼逼出来吗?”

    溯暝满意地点了点头,未等席蓝反应过来,他身上黑色的阴气便散布整个湖面。

    顷刻之间,湖面上的冷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又过片刻,黑色阴气聚集到一个地方,渐渐塑出人形。

    远远地,塑出人形的黑色阴气急速奔腾而至,眨眼到了席蓝跟前,黑色阴气一甩,人形便上了岸。

    最后,溯暝将阴气收回,岸上瘫了一只泱泱的鬼。鬼扑倒席蓝脚边,哭声凄厉,“大师,饶了我吧,我没有害过人。”

    作者有话要说:

    ☆、水鬼

    明明是溯暝将他抓上来的,他却抱着席蓝的腿叫饶命,这太不符合常理。很快,席蓝就知道为什么这么不符合常理了,因为这只鬼扒着他裤脚,手却想要往他衣服里伸。

    席蓝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经过刚才那个插曲他差点忘了自己的招鬼体质,这只鬼是趁机占他便宜呢,套路和那只色鬼一样!

    这种危机关头了,竟然还不忘记占便宜,席蓝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气了。

    反应过来之后,席蓝抬脚就要去踹,不过溯暝比他反应更快。

    鬼的手刚刚碰到席蓝的裤脚,还没来得及碰到席蓝的皮肤,溯暝一脚便踹了过去,正好踹在鬼的后背上,将鬼踹得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瑟瑟发抖。他这一脚踹上去可比席蓝踹得重多了。

    又经过这么一次,这只鬼总算老实了一些,乖乖跪在地上,不断求饶。

    溯暝气得够呛,这只鬼反应太快,刚把他弄上来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他竟然就打起了蓝蓝的注意。都怪他自己不够小心,让这个脏东西碰到了蓝蓝!

    既然气就得撒气,溯暝毫不留情,身上阴气再起,围绕着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鬼。阴气突然变热,将鬼炙烤地嗷嗷大叫。他想要逃出来,但阴气像是长了手脚,他往哪里逃哪里就竖起一道墙,完全将他阻隔在了里面。

    席蓝在边上看着,他向来是主张对鬼毫不留情,该打就打,但现在竟然有点同情这只鬼。民间传闻中,作恶的鬼会下油锅,以他看,现在这只鬼被阴气炙烤,不比下油锅好受哪里去。

    溯暝身为鬼王,对同类竟然这么下得去狠手。席蓝感叹,鬼王不愧是鬼王。

    这只鬼教训的差不多了,席蓝才上前劝溯暝,“不要真的伤了他,我们还有任务要做。”

    溯暝的眼睛移到席蓝身上,深黑色的瞳仁微微闪动,“将他带回去任务就完成了。”

    “不不不。”怎么能直接带回去,交到管控中心,这只鬼告了他的状,他丰厚的奖金就全都打水漂了,得先好好安抚一下。

    “还要做什么?”溯暝不满,这个小东西蓝蓝还花什么心思在他身上,就该直接打一顿带回去。要是蓝蓝不满意,再多打几顿。

    席蓝将小卡召过来,“查一查他的资料。”又对溯暝说,“放了他吧,惩罚也够了,还有些事情要问他。”要是这只鬼有什么心愿,他还能赚一笔心愿金。钱不嫌多,能赚一笔是一笔。

    经过改进的系统果然更加灵活,小卡的狗眼睛在奄奄一息的鬼身上一扫就知道了他全部的信息。

    这只鬼叫苏云东,死的时候二十五岁,刚刚大学毕业没有几年,溺水而死,成了水鬼。淹死他的正是这个湖,所以他才会长久地停留在这里。在死亡之地,他能拥有更强的力量,一旦离开这湖就蔫不拉几的。

    席蓝又翻了翻他的资料,发现他生前有段时间极其颓废,正是这段时间的颓废导致了他淹死在湖里。

    苏云东毕业之后就进入一家外企工作,外企的工资待遇都很好,他前程一片大好,但是在他蒸蒸日上的事业突然出现了转折点。因为他的失误公司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公司不但解雇了他,刚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他还要承担对公司的巨额赔偿款。

    在这种压力之下,他借酒浇愁。因为家就住在这附近,喝酒之后他溜达溜达就溜达到了这里。那个时候正值晚上,醉醺醺的他一头扎进水里,就再也没出来。

    他淹死在湖里的事还上了本市的报纸,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几天过后一切如常。

    水鬼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两位大师饶了我吧,我只是淹死在这里,什么坏事都没干。我也是个苦命人呐。”

    席蓝淡淡道,“你已经不是人了,死了。”

    听了席蓝的话,颓废的色鬼更加颓废了,开始浑身不断往外渗水,十分可怜,像是哭了一样。

    席蓝当然知道他没做什么坏事,如果做了什么坏事,小卡系统库中肯定会有记载。他不但没做坏事,还做了几件好事,就比如今天下午那个落水的男生。

    湖水如此之深,那个男生又是头先入的水,在水里根本没有转身的余地,如果没有人去救只能落得淹死的下场。

    那个时候幸亏有一只手托住了男生的背,就让男生有转身的余地,避免了被淹死。那只托着男生背的手就是水鬼,也就是说水鬼救了那个男生。

    “两位大师,我生前虽然没做过什么大善事,但是死后在这里尽力做了些好事,我不会进入十八层地狱吧?”刚刚想要占些席蓝的便宜,水鬼现在才知道后悔了。心想,这两个人这么厉害,要是看他不顺眼把他投到十八层地狱,他要冤死了。

    生前冤,死后还冤,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两个人不简单,但是高的那一个身上的气息隐藏,他不清楚这人的深浅,于是存了侥幸心理,还想着可能他们真的会拿他没办法。

    结果,这人一出手就把他从湖里拽了上来。轻轻松松的姿态,就跟拔根葱似的。

    他生前不是好色的人,死了也没做过好色的事情。尽管很多小情侣晚上来这边,会做些羞羞的事情,像刚才小树林那事也经常发生,他心中都没什么波动,可今天见到席蓝突然就特别特别想接近他,一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