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36
    一条线,线蔓延,直至席蓝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QAQ所以更新少点,我顺好文会多尽量多更的QAQ

    ☆、水鬼

    溯暝住进家里这几日,席蓝非常的苦恼。他本是一个人生活,非常自由,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自从溯暝来了之后就像是有了一根尾巴,不论走到哪里都有溯暝跟着。

    他隐晦地提了几次,让溯暝不要总是跟着他,但溯暝就像是不懂他的意思一样照样在他身后跟着。看着他冰冷的脸,又考虑到管控中心的安排,席蓝只能忍,暗暗在心底安慰自己他只是刚刚来到帝国,对这里很陌生,才会这样,以后就好了。

    只是,任务空档休息的这几日,他的邻居、他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了他家里住了一个浑身上下写满了高冷勿进这四个字的男人。

    偶尔还有人对他们投来暧昧的目光,这让席蓝再次想到自己摸到溯暝的那东西那件事,让席蓝羞愤不已。他维持了二十多年的完美形象,因为这件事从自己内心产生了崩塌。

    好在,休息时间没有那么长,威尔斯上将又下达了任务。席蓝第一次对做任务这么热衷。

    一阵眩晕,眼前变黑,席蓝、小卡,还有溯暝到了新的世界。

    这里是景区,正值旅游季,人挤人。席蓝他们正落在了这里,被熙攘的人群挤压,周围的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突然多出来了两个人。

    对的,是两个人。因为来这个世界之前,人形的小卡被强制改造成了一只斑点狗。

    上个世界小卡以人类身体的外形和席蓝一起完成任务,因为以人类身体更好交谈,也更好做任务。但嫉妒成性的鬼王心中非常不满,席蓝带着温柔的表情抚摸小卡头发的场景让他牙痒痒,于是威胁威尔斯上将解决这件事情,被威胁的威尔斯上将不得不更改了小卡的内部程序,把他的外形定成了一只斑点狗。

    成了狗,就不能享受席蓝温柔的摸头了,身为鬼王的溯暝非常满意。

    “我们先从这里出去。”

    人太多,一不下心就走散了,席蓝没有多想就拉住了在他身后的鬼王的手。

    席蓝的手纤长细腻,微微发凉,在触碰到溯暝之后,带给溯暝身体的震颤。

    蓝蓝竟然主动牵了他的手!!

    鬼王冰冷如霜的脸差点破功,勾勾手指,让席蓝抓得更牢,一路上都飘飘忽忽,任由席蓝拉着出了人群。

    管控中心的检测系统做了改进,检测出鬼所在的世界之后会逐步地缩小范围,在他们到来之前,范围已经被缩到了这片旅游区。

    席蓝因其敏锐的察觉力,一到附近感受到了鬼气息的存在,然而附近人太多,扰乱了他的感知,让他无法知道鬼所在的明确位置。他想,溯暝是鬼王,应该可以轻易察觉到其他鬼的气息,问他一定没错。

    “您能察觉到哪里有鬼吗?”

    然而,此时溯暝还沉浸在蓝蓝拉了他手的兴奋之中,脑中波涛澎湃,根本没听到席蓝在说什么。

    席蓝没有得到回答,转过身,和变成了斑点狗的小卡对了对眼,进行精神上的交流。

    小卡,“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他现在只能发出狗叫声。

    不过这难不倒席蓝,他还是听出了小卡再说什么他现在在更年期,你还是不要打扰他,否则很容易就惹他生气。

    席蓝:……

    溯暝威胁威尔斯上将的时候小卡全程看在眼中,他系统中记录了人类和动物的多种感情,经过精确的分析,得出一个结论喜怒无常的鬼王是进入了更年期,所以才会毫无征兆地发生那么大的情绪变化。

    易怒易暴躁,随时发脾气,这是更年期的显著特征,如果是人还真的可能是进入了更年期,然而溯暝是鬼王,哪有什么更年期。

    席蓝嘴角抽搐,心道不知道溯暝做了什么让小卡以为他进入了更年期。

    虽然没有听到席蓝的话,溯暝倒是没有反抗。席蓝带着他出了景区,找到一处阴凉隐蔽的地方。

    “溯暝?”席蓝叫了他几声,沉浸在蓝蓝主动牵我手的兴奋中的鬼王总算是回了神。

    “您有感知到鬼具体在什么地方吗?”

    为了掩饰自己刚才在想什么,溯暝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指向了一个地方,“在那里。”

    席蓝随着他指向的方向看去,乌压压的一群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这个方向和席蓝感知的差不多,那么已经确定下来他们要找的鬼就在那个方向。

    “走。”

    席蓝牵着变成了斑点狗的小卡走在了前面,随着走进,果然感觉到了鬼特有的阴冷气息。

    既然是景区,景色必然不会差。绿树环绕,青草遍地,席蓝越过一层隔离的树林,越来越靠近溯暝所指的地方。

    被人群环绕着的是一个湖,湖不大,但从深绿色的水中可以看出来,这湖绝对不浅。湖外有着警示牌,上面写着水深勿进,还有巡逻人员在湖边巡逻,以防有人太靠近。

    席蓝见缝插针,越过人群到了湖边。

    果然,湖里很有问题。

    明明是炎炎夏日,三十多度的高温,湖水却泛着冷气,就像是一个冷藏室。湖面上有冷气萦绕,而围绕在湖边人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一样。不,他们是真的都没有看到,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从湖里渗出的冷气。

    这湖里有鬼。

    席蓝正在思索湖里的是什么鬼,突然有人戳了一下他的后背,柔软的手指像是女孩的。席蓝回头,果然是个陌生的女孩,他展出微微的笑意,“请问有什么事吗?”对于女性他向来绅士。

    席蓝长相俊美,气质超群,这一笑女孩便红了脸,哑声说不出话来。站在他后面的女生发急,夺过女生手指的相机,“帅哥,能帮我们拍张合照吗?”

    假期里朋友相约旅游是常事,这两个女生可能就是这种情况,想要合照没有人帮忙拍照,正好看到他无事就找他帮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席蓝便答应了下来,他正要接过女生手中的相机,却被一只手提前拿走了。

    一抬头是溯暝。

    溯暝把席蓝拉到自己身后,眼皮微抬,威慑力十足,“我给你们拍。”这两个女生找蓝蓝拍照指不定怀的什么心思呢,坚决不能让她们接近蓝蓝,要把一切对蓝蓝有不轨意图的人都隔绝在外。

    两个女生脸上的笑意僵住了,溯暝一脸不好惹,她们根本不敢说不行,就连拿回溯暝手上自己的相机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苦着脸到一旁摆姿势等溯暝给她们拍照,拍完好放她们走。

    她们现在的心情就像是被人拿了相机劫持非要给她们拍照一样,不拍不把相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