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35
    管控中心工作,他不应该去鬼域吗?”

    威尔斯上将内心极度赞同席蓝的说话,可表面还得维持强硬的态度,以表示这真的是管控中心的决定,“席蓝,这是管控中心经过慎重谈论决定的事情,你不能拒绝,这是军令。快打开门让他进去,以后你们就是最亲密的搭档。”

    席蓝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现在十分希望自己是在做梦。

    要是没有那件事他倒是乐意和鬼王做搭档,这么强的实力,根本不用他费力捉鬼,多轻松。可是那件事之后他就不敢再正面面对溯暝,他这辈子第一次抓别人的那东西,还给弄硬了。他这辈子没那么尴尬过。

    可,军令是每一个军校出身的人都无法违抗的命令,席蓝不得不再次打开门外通信将溯瞑放了进来。

    另一边的威尔斯上将端正了语气,话其实是讲给溯瞑听的,“席蓝,这是管控中心的决定,鬼王全都是按照管控中心的指挥来的。他是遵从管控中心的安排,你们好好相处,以后一起做任务。”

    席蓝将溯瞑引进家里,脸上出现一个勉强的笑,“合作愉快。”上一次那个合作愉快是真的合作愉快,这一次合作愉快是被逼的。

    “嗯。”溯瞑主动跟他握了手,脸上的表情万年不念,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是威尔斯上将派人将我送到这里,以后我们就是正式合作伙伴。”

    通讯屏另一边的威尔斯上将默默吐槽,演的还挺像,要不是知道鬼王刚刚在管控中心的那一番威胁,铁定想不到他是在演戏。

    “你们好好交流,接下来的事情我不再插手,下次任务进行之前就是你的假期,要做任务的时候我会亲自联系你。”

    本来第二天就给席蓝安排了任务,然而就在刚刚鬼王问起他这件事,听到管控中心的计划之后,硬是让任务延后了几天,让席蓝好好休息。

    席蓝切断与威尔斯上将的通信屏,既然是军令,就算是火海,他也得跳。唯一庆幸的是,溯瞑和分开的各部位不一样,他处理恰当真的是个好搭档。

    作者有话要说:入v大长更送上,我的肝疼QAQ

    入v前三天订阅很重要,谢谢订阅的宝宝们。这章会在评论里发20个随机红包,看完记得留评哦(不留没办法发)

    ☆、第26章

    席蓝喜欢阳光,然而阳光在星际是奢侈品,为了买到这个经常可以经常晒到阳光的房子,他把家底都掏光了。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想要赚钱的原因。

    席蓝的房子有四个房间,他自己的卧室、一间书房,以及两间客房。虽然说溯暝是鬼王,不需要睡觉和休息,但既然要在这里,还是得给他一个房间。

    “您想住哪一个房间?”席蓝带着溯暝把两间客房都看了,他想让溯暝住的是二号客房,因为这间客房很少有阳光照进来,比较适合身为鬼王的溯暝。

    “只有这两间吗?”

    两间还不够吗?你就一个身体,还能住几间?席蓝很想直接这样反问溯暝,但实际上只能在内心默默吐槽。

    合体后的鬼王虽然不再纠缠着他,却让他从心底产生不自在,还让他有种时刻被监视着的感觉,在找全所有实体之后这种感觉更明显。

    席蓝把这种感觉归根于鬼王强大的实力,没有深究。

    “另外两间,一间是书房,一间是我的卧室,所以只有这两间让您选。我这里比较小,您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联系管控中心让他们给您安排更好的住处。”言外之意就是我这里装不下您这尊大佛,您快走吧。

    席蓝的话有些重了,说完有点后悔,溯暝毕竟是鬼王,还挺聪明,不可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要是他产生不满……想想后果就可怕。

    席蓝抬眼,暗暗观察溯暝的神色,发现他脸上和眼中都没什么变化,好像真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溯暝在两间房看了看,最后看向书房和席蓝卧室,“你住在哪间?”

    席蓝把自己住的那间指给他看,嘴里说着,“这间阳光比较多,不适合您居住。”经过短暂的接触,他大致看出来溯暝不怕阳光,所以他现在特别怕溯暝说要住他那间房,要是这样他就要跟充足的阳光说拜拜了。

    在席蓝说完,溯暝的目光竟然就黏在那扇门上了,虽然他没说话,但席蓝从他目光中读出了强烈的想要住进他那间房间的想法。

    席蓝心中狂风卷过,溯暝不会真的想住他那间房吧?

    “您想住这一间?您要是想的话我马上给您腾出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席蓝心里都在滴血。他自小被鬼纠缠,而鬼怕阳光,只要站在阳光下大多数鬼不敢再靠过来,渐渐地,阳光就成了他最喜欢的东西,就算是不吃饭他也不能没有阳光。

    “不用。”溯暝低沉的声音传来,“我住你隔壁那间。”他想住的不是席蓝那间房,而是想和席蓝住在一起。事情要慢慢来,席蓝不喜欢鬼,他越是亲近越是会被席蓝反感。

    席蓝松了一口气,不住他那间就行。他扭头看溯暝,说完选他隔壁那间,溯暝的目光竟然还锁在他房间的门上,目光恨不得把他房间灼出一个洞来。

    席蓝心道,竟然这么想要住有阳光的房间,鬼王和其他鬼这么不一样吗?

    因为之前的尴尬,选完房间之后席蓝便让溯暝随意,两人之间再没有交谈。

    几个小时之后,天黑了下来,到了席蓝睡觉的时间。前几天休息不足,到了家自然不会再晚睡。席蓝和溯暝道过晚安就去休息。

    身心的疲累让席蓝很快入睡,身下柔软的床让他的睡眠更加舒适,也睡得更加沉。

    深夜,一切皆静。席蓝房间内只有他轻且规律的呼吸声,这代表他已经进入熟睡。

    在确定席蓝真正入睡之后,无声的阴影从门的缝隙渐渐渗入到房间里,阴影像是有手一般从席蓝被褥的角落探入,一点一点向上,一点一点试探。就在快要触碰到席蓝被褥下的身体的时候,突然席蓝发出了一声梦呓。

    因为这声梦呓,阴影停下了动作,等了一会确定席蓝没有醒来阴影才继续动作。

    阴影爬到席蓝的脚下,覆上席蓝的脚趾,在席蓝脚底盘旋,动作旖旎,就像是亲昵的抚摸。

    睡梦中的席蓝或许是感觉到了来自脚底的凉意,蜷起了腿,阴影附着在席蓝脚底,随着席蓝的蜷腿到了席蓝膝盖。

    脚上的凉意没有了,席蓝便放下了脚。膝盖虽然感到了一瞬的凉意,但很快就消失,被沉睡中的席蓝忽视了。

    不再有任何的不舒服,席蓝再次陷入安静的睡眠。

    在隔壁房间的溯暝缓缓睁开了眼睛,仔细看就可以在他手上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