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32
    的腹肌上,试图将溯暝推开,“溯暝,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这次没忘记叫鬼王的名字。

    一直不放手就表现得太明显,溯暝内心十分恋恋不舍,表面上却是我只是一时忘了、我也不想抱你的表情,放开了席蓝,“等他们主动出来。”

    等是唯一的办法,因为他昨晚消耗太多阴气,根本无法捕捉其他部位移动的位置,又何况这些部位是在故意躲着他。

    总是站着也很累,席蓝找了一个台阶,把台阶扫干净坐了上去。溯暝就站在他身旁,两人相距不超过十厘米。

    坐了一小会,席蓝有点不好意思,就他一个人坐着让溯暝站着不太好,于是收拾了一会儿,把自己旁边台阶也扫干净,接着拽了一下溯暝的裤腿,“你也坐下吧。”

    这里归为拆迁区很久,没人来打扫,台阶脏得很,席蓝清理一小块地方就花费不少时间,所以清理的地方都小,挨得还近,溯暝要是坐过去,他们两个铁定会有身体的触碰。

    席蓝纤长的手指拉着溯暝的裤腿又格外的勾人,溯暝毫不犹豫就坐下了。他两腿微张,和席蓝的大|腿紧紧贴在一起,隔着两层布料都缓解不了他内心的激动。

    席蓝倒是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身体接触,他按照溯暝说的在等。

    两个人之间极其安静,等了一会就感觉尴尬。席蓝不是话多的人,但是这种情况下也有些忍不住,于是拿了一些感到疑惑的事情问溯暝,打破这份安静。

    “您说您身体其他部位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已经醒了,这是什么意思?”

    溯暝目视前方,宁心静神,这时转过头来,目光落在席蓝的脸上,他的大|腿还在紧贴着席蓝的大|腿,醉人的触觉让他呼吸加速,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震颤。

    喉结滚动压下去身体内的冲动,他的声音透着压抑和忍耐,不过席蓝没有听出来,“你身上有股醉人的味道,沉睡中的身体部位被你身上醉人的味道吸引,就会从沉睡中醒过来。”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味道,长这么大也没有人说过他身上有什么味道。

    溯暝嗅了嗅,席蓝身上的味道充满他的身体,快让他爆炸了,“这种味道人是闻不到的。”

    席蓝灵光一现,“难道我的招鬼体质是因为身上的味道!?”他激动地扒着溯暝的手臂,双眼盯着溯暝,渴望得到回答,再靠近一些整个人就都趴在溯暝身上了。

    要是知道原因他的招鬼体质就可以解决,到时候他就可以真正摆脱那些对他纠缠不休的鬼。他充满了憧憬,正常人的生活正在向他招手。

    天气热,小卡买的是短袖,溯暝的手臂完全暴露在外面,他深色的皮肤、他微微凸起的肌肉,此时席蓝的双手正覆盖在上面,还在不经意间轻轻摩擦。溯暝精神紧绷,脑子里只剩下了一句话没有任何的阻隔、席蓝主动触碰了他的皮肤!

    席蓝的手指细长,席蓝的皮肤白皙,席蓝的体温温热,席蓝的掌心柔软。嘭!溯暝心头炸开了!

    溯暝像是被钉在了原地,身体无声地抗拒着内心的渴望,如果不是这样,他一定早就把席蓝压在身下了。

    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溯暝却像是过了很久,他终于平静了下来,艰难吐出一句话,“你身上的味道只有我能闻到。”

    只有鬼王能闻到,那就是说他的招鬼体质不是因为身上的味道。席蓝的激动顷刻消失不见,收回了扒着溯暝手臂的双手,眼皮耷拉下来,像是受了重大的打击。正常人的生活又再次冲他挥手而去。

    手臂上的触觉消失,溯暝一阵失落。虽然忍耐很煎熬,可要是蓝蓝愿意和他身体接触,他愿意承受这种煎熬!他看着席蓝的手期盼着他们再次放到自己身上,不过期盼落空,席蓝的双手随意地搭在他自己的腿上,根本不沾他的边。

    空气再次安静。

    几分钟后,一阵的声音传来,越来越清晰,不止溯暝听到了,就连席蓝都听到了。

    席蓝去看溯暝,无声地问他是什么情况。这种情况恐怕只有鬼王本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人站了起来,溯暝将席蓝拉到他身边,声音温柔,“别怕,是其他部位要出来。”他在楼里寻找声音的来源,幸而声音是从固定的地方传来,很快就找到了来源之地就在他们脚下。

    “其他部位彻底醒了过来,正在努力从地下出来。”他的身体分成几个部分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左右手和头就是被埋在钢筋水泥之下,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坚硬的水泥下爬上来。

    上次席蓝来这里的时候,其他身体部位很可能是因为埋得深,未等完全醒来席蓝就走了,于是再次陷入沉睡。而这次席蓝待的时间长,他们彻底醒来,开始从地下回到地面。

    溯暝刚说完没多久,脚下的地面就裂开了两个非常小的洞,之后嗖地一声从两个小洞里同时飞出两个小东西。

    东西太小,五官都看不到,席蓝根本没看清楚是身体哪个部位,他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东西就朝着他直接飞过来,像是蚊子一样,嘴里还蓝蓝蓝蓝的叫着,和之前左右手和头一模一样的语气。

    席蓝来不及思考他们是溯暝身上的哪个部位,条件反射用手去挡,要是他们敢贴上来就直接打出去。

    席蓝没有等来两个东西贴上来,因为溯暝挡在了他面前,“你们两个不要闹!”溯暝声音洪亮,气势难挡,马上就镇住了两个东西。

    两个东西停在半空中,声音委屈,“人家想和蓝蓝亲近,想要蓝蓝亲亲我们。”

    席蓝鸡皮疙瘩要起来了,这两个东西看样子不像是身体任何部位,他忍不住想,这个样子的东西不会是鬼王身上起的痘吧?他只是想想的,结果不知不觉说出了口。

    两个东西听到席蓝的自言自语气得胀大,“人家才不是痘呢!鬼王怎么会起痘!人家是鬼王的咪|咪!”

    咪……咪|咪??

    一口口水卡在嗓子里,席蓝激烈地咳嗽,脸都憋红了,是他想的那个咪|咪吗!!??

    有溯暝挡着,不怕他们扑上来,席蓝这才认真观察胀大的这两个东西,发现还真的是,因为胀大了更加明显,一看就能认出来。

    席蓝用眼睛的余光去撇溯暝,想看看他是什么表情,正常人都会感到不好意思把。结果,席蓝的目光落在他脸上,这种尴尬的局面他脸色还是一点都没变,只是一只手把两个东西攥住,说话都是一贯的冷淡,“别胡闹,等其他部位出来。”

    两个小东西还算听他的话,果然不闹了,只是小小的眼睛从溯暝的指缝里透出来,长席蓝身上一样不肯挪开。他看就看,只要不扑上来就可以,经历过左右手和头荼毒之后,席蓝坦坦然然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