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31
    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听到席蓝的话嗯了一声。那几个混混上次在这里被席蓝教训了一顿,醒来之后只记得撞鬼的事情,其他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今天白天壮着胆子来探探情况,没想到大白天又遇到这种怪事,吓得屁滚尿流,连探究的想法都没有就跑了。

    这边本就没什么人,他们一走,方圆几十米就只剩下席蓝和鬼王两个。两个人朝着大楼的方向,距离大楼越来越近,很快大楼的一部分就进入了溯暝的感知范围,突然,他精神一震,丝丝别人无法察觉的阴气渗入他的皮骨,这是让他熟悉又排斥的气息。

    两人很快到了大楼前,这是席蓝第二次来到这里,因为是白天,大楼的破败斑驳无处可藏,看得更加清楚。

    在大楼外的绿色大门前,溯暝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里面,“其他分|身就在这里面。”他过来只是想教训一顿那几个小混混而已,没想到分|身真的就在这里。

    席蓝:??竟然真的是在这里?

    难道鬼王不解释一下为什么其他分|身就在这里他却一开始不知道吗?也不解释一下为什么距离这么近竟然到了大楼前才知道在这里吗?不是鬼王吗?所谓的感知范围小竟然这么小的吗?才感知几十米?

    或许席蓝怀疑的目光太过赤|裸裸,没说话溯暝就明白了他的想法。他脸有点红,不能让蓝蓝小瞧了他。

    “左右手和头在分|身状态时,自身阴气混乱,无法感知其他分|身所在位置,所以不知道其他分|身就在这里,而我因为刚刚塑成实体感知范围小,距离近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等我将所有分|身组合,力量就会恢复。”潜台词就是,蓝蓝你不要误会我很弱,我很强的!我可以保护你!

    他看向席蓝的目光中写满了‘蓝蓝我很强很强,真的很强’,不过席蓝完全没有get到,头一转,“既然在这里那就进去看看。”说完往前迈了一步,溯暝没等他身体移过去就站在了他前面,高大的身体犹如一堵墙将席蓝密密护住,低沉的声音传入席蓝耳中,“你跟在我身后。”他要保护蓝蓝。

    作者有话要说:鬼王(后悔):我真的很强,现在弱只是因为昨晚偷看蓝蓝一夜耗尽了阴气而已QAQ

    ☆、色鬼(完结)

    这栋废弃的大楼被划入拆迁的范围,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不过今天却有新运过来的钢筋水泥,为了防止有小偷钻空子,安排了看门大爷看守,要想进去得躲过看门大爷。

    大白天要潜入到这栋大楼的确不容易,席蓝往后退了几步,“要不我们晚上再过来?”要潜入的话晚上过来会更方便。

    “不需要耽误时间,我有办法进去。”

    溯暝说完席蓝就看到坐在绿色大门里的大爷站了起来,拿着钥匙走到大门前,竟然直接给他们打开了大门迎接他们进去。席蓝惊讶地看着看门大爷,发现他眼神无光,行动也有些僵硬,无神的瞳孔中根本没有他们的影子。

    他们两个很快就进入了大楼里,在外面看守的大爷也恢复了正常,像是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坐在外面看门,没有发现他们两个进来。

    席蓝抬头去看走在他前面的溯暝,正赶上溯暝回头看他,两人对了一个眼。鬼王的脸色依旧一成不变,淡淡解释道,“我用阴气控制了他,给我们开门的事情他已经忘了。”

    他不能给蓝蓝留下鬼王很弱的印象,他得展现出自己多强,让蓝蓝以后都依靠他!虽然刚刚那一手差点消耗尽他所剩不多的阴气,但还得表现地游刃有余。

    这次鬼王如愿以偿收到了席蓝的惊叹,“不愧是鬼王!厉害!”

    “小事而已。”哼!这点小事不值得惊讶,他会的多着呢。

    “其他部位是被埋在钢筋水泥下面吗?”那三个东西一身脏兮兮的石块水泥,一看就是被埋在了钢筋水泥下,其他部位极可能也是这样,“怎么把他们找出来?”

    溯暝突然握住席蓝的手腕,将席蓝拉到他身边,“你跟紧我,不要让他们袭击到你。”

    “袭击我?”席蓝惊诧,他和鬼王来找鬼王的其他部位,还会被他们袭击?全部部位齐聚,不应该高高兴兴地融合在一起吗?等他们融合到一起他的双倍薪资、双倍奖金就敲定了。

    溯暝正色道,“不是你理解的那个袭击,是另一个袭击。”语气正直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正人君子。

    不过,他说得比较隐晦,席蓝一时没明白,还迷迷糊糊地看着他,等他解释。

    席蓝迷惑的小表情太勾人了,他心口又痒又躁动,一下子口干舌燥了起来,“他们会做那三个东西对你做的事情,摸你大|腿,甚至摸你其他地方,不防不胜防,跟着我,我可以保护你。”说着,正义的目光扫视席蓝一遍,坦坦荡荡,全身上下仿佛都在说我只是简单陈述事实,不是我想要这么做,他们虽然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但我也控制不了他们。

    “咳咳。”席蓝低下头,这个时候说这些话让他有点尴尬。

    好在他的尴尬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他眼前马上发生了异象。

    席蓝踏出了一步,脚下却没有落地的踏实感,他像是漂浮在半空中,又像是踏在棉花上一样,站得稳稳的身体向一个地方倾倒,马上就要倒在地上。而刚才还平坦的地板这时却突出一排排的钢钉,顶端尖锐,席蓝要是摔上去,一定会被扎出一个又一个的血洞。

    危险情况之下,不管动物还是人都有求生本能,席蓝下意识去寻求帮助,朝着溯暝伸出了求助之手。

    溯暝就等着这些呢,毫不犹豫就拉住了席蓝的手,还暗暗地将另一只手搭在了席蓝腰上,美其名曰扶着席蓝不让他摔倒。他稍稍用力,席蓝身体转了半圈,后背贴上了他的胸膛,完完整整被他圈在了怀里。

    “谢谢。”脚下的软绵感马上消失,眼前的幻想也无影无踪,席蓝松了一口气。

    溯暝微微低头,凑到他耳边,鬼王特有的冰冷气息喷在席蓝耳廓,“小心一些,他们闻到你的味道恐怕已经醒了。”

    席蓝一心要找到鬼王身体其他部位,没有注意到两人暧|昧的动作,又被溯暝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他们难道不想和你融合在一起?”

    “这倒不是。”席蓝和他靠得这么近,他全身都要沸腾了,艰难地忍住要喷发的欲|望,声音更加低沉,“我只有左右手和头的记忆,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稍稍一顿,呼吸了一口席蓝身上的味道,“等和他们融合之后我就知道原因了。”

    被溯暝这样抱着近一分钟席蓝才发现了不对劲,温热的手掌贴在溯暝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