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25
    旁,让蓝蓝对他们另眼相看!

    “你等着。”

    三个东西说完席蓝便感觉浴室之内突起一股阴冷的气流,气流不断向他眼前的三个东西身上汇聚,阴气达到鼎盛,冷得彻骨,席蓝险些被冻成冰块。

    过了几分钟,无形的气流凝聚,变深、变黑。三个东西飘起,各自归位,眨眼之间塑出一个人形,紧接着气流变换,塑出的人形渐渐有了人的骨骼、肌肉、皮肤。最后,鬼王睁开眼睛,实体再塑成完毕。

    再塑实体塑的是身体,可不会塑出来衣服,所以席蓝看到的是光光的没有穿衣服的鬼王。

    鬼王停留在半空中,席蓝抬着头,重点部位一览无余。这样坦诚相见,而且一见面就看光了别人身体,席蓝感觉挺不好意思的,赶紧移开了眼睛,“咳咳,这就是你的完整实体了?”他感觉脸有点红,星际年代LGBT群体已经不再受歧视,而且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就算是同性的身体也不能随便看。

    “对。”再塑完实体竟然连声音都变了,低沉沙哑,给人的感觉比先前那三个东西靠谱多了。

    “我去给你找找衣服。”席蓝站起来打算出去,然而浴室就这么高,鬼王的头已经快触及天花板离地也不过只有一米多高,他距离鬼王又近,好巧不巧,站起来的高度正好对上鬼王腿间的东西,且距离他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席蓝突然眩晕,眼前一黑,眼中犹如被人灌注了几吨的黑色垃圾。艹!席蓝忍不住爆了粗口,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种东西!

    席蓝闭上眼,小心翼翼地后移身体,终于拉大了距离,他深呼了一口气,像是重获了自由。

    “你等等,我马上回来。”

    转过身后席蓝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冲出浴室,然而他刚一抬脚就被人抓住了手腕。飘在半空中的鬼王落在了地上抓住了他,两个人力气相反,浴室地上有水,席蓝毫无防备,脚一滑身体倾斜眼看就要摔倒。浴室的地板可都是瓷的这一摔可摔不轻,要是再不幸运能把人摔出脑震荡。席蓝咬着牙,心想他这可是工伤,不知道能不能申请休假。

    电光火石之间,鬼王手臂用力,直接将席蓝又拉了回来,不过这次他自己脚下没站稳,身体后仰直接坐在了浴缸里,水花溅起,席蓝全身都湿了。

    现在的姿势是鬼王坐在浴缸里,席蓝双腿岔开坐在他大腿上,鬼王的双手还放在了席蓝的腰上!

    事情发生在三秒之内,席蓝还懵着呢,脑子混沌了好一会才明白现在的状态。他低头一看,刚才鬼王的拉扯他浴袍的带子已经开了,浴袍从他身上滑了下来,现在他们两个互相坦诚相见。

    鬼王低着头,席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落在自己腿间,鬼王不要脸他可要脸,席蓝拿浴袍把关键部位遮了起来。一抬头,两人对了一个眼,席蓝背后像是扎了一万根针,“我去给你找衣服。”边说边要起来。

    他看了鬼王的鸟,鬼王也看了他的,这下公平了,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不知道现在这个整体鬼王和之前那三只比怎么样,要是那三只看到他这样早就哇哇大叫了,说不定还会流鼻血,现在这个貌似很淡定,没什么反应,看上去是和他们不一样。

    如果变正常了,那真是烧了高香了。

    “还没有洗干净。”鬼王说话了,语气表情都没什么变化,看样子好像是真的正常了。话说得长更感觉出声音的差别了,要说之前鬼王的声音是十几岁男生的青涩,现在就是三十岁男人的低沉。

    席蓝刚站起来被他一只手又压了下去。席蓝没有防备,他里面可什么都没穿,再次坐到了鬼王大腿上,大腿上的肌肉结实,硬的跟石头一样。

    蹭,刚一接触席蓝就又马上站了起来,“你自己洗。”刚刚那一瞬间,席蓝突然有种被那三个东西偷窥的感觉,但看看眼前的鬼王又感觉分外的正直,和那三个东西不一样。

    这次鬼王没有阻止,席蓝出了浴室。

    席蓝刚一出去,里面的氛围就变了,鬼王腿间蹭地立了起来,淡定的脸露出忍耐的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完整鬼王出现了~

    ☆、色鬼

    整体鬼王的确和那三只有了不同,但不同没有那么大。

    鬼王在分开不同身体部位的时候自身的神智会受到影响,但只会有较小的影响,可能会有点智商上的劣势,性格有些许的差异,但主要的思想不变,在重塑实体的时候这种差异还会逆过来。

    也就是说,现在的鬼王性格是真鬼王的性格,但对席蓝的狂热喜欢一点没变,甚至还可能因为身体三个部位相加喜欢的更深了。

    三个东西在要塑出整体之前就知道这种差异,也正是这种差异让他们有点小心思。因为分|身第一次见席蓝的时候太过热情,以至于自那之后席蓝对他们总是防备,他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隐藏隐藏内心,改变一下在席蓝心中的形象。

    溯暝自己把脸上那点墨水洗了,在水里泡了那么长的时间,席蓝又给他搓了一遍,没怎么用力就全洗掉了。

    席蓝在房间里找衣服,他体型中等,衣服也都很合身,而鬼王体型一看就比他大不少,穿他的衣服肯定穿不下去。翻箱倒柜,他总算找出来一件宽大的睡衣,只有这件能穿的下了。

    找到了可以穿的衣服,席蓝回到了浴室,一开门又是鬼王那一|丝|不|挂的身体,还有不容忽视的鸟。席蓝头疼,身为鬼王原来这么豪放不羁的吗?

    “你先穿这个,家里没有你穿的衣服,明天让小卡去给你买。”他居住在市中心,出门就是商场店铺,买衣服极其方便。

    在找衣服的时候,他也拿了一条内|裤,是他没有穿过的,一并给了鬼王,“你试试能不能穿。”

    鬼王先把内|裤接了过去,很快就穿上了,只不过……

    “腰有点勒,中间也有点勒。”溯暝皱皱眉,没有说不穿,但表情不大舒服。

    “那就脱下来!”他拿内|裤过来只是不想让鬼王光着里面,还想着能穿就穿,不能穿就不穿,但鬼王这话莫名让他有点受伤,什么叫中间也有点勒!?

    “不用脱。”溯暝没脱内|裤,把睡衣也穿上了,全程都是正经脸。

    席蓝还在想他性格变化的事情,自己猜总是猜不出个结果来,他不是拐弯抹角的性格,于是就直接问了。

    “你和之前怎么不一样了?”他带着疑惑的表情,十分好奇。要说整体和各部位性格不一样也是合理的,毕竟三个部分呢,性格都不太一样,综合到一起要么某一个主导,要么掺到一起,总得有个结果。

    到了展现演技的时候了,溯暝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变化,轻轻哦了一声,好像对席蓝很不在意,“他们三个和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