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22
    八舌,互相指责对方。

    席蓝推开门,阴沉着脸,“别闹了,洗完了就出来。”

    头听话地从浴缸里出来了,左右手却还待在浴缸里不动,在浴室氤氲的雾气中,两双豆眼委屈地看着席蓝,“你还没用给我洗澡呢。”

    “洗什么洗!”席蓝怒起,“头没有手,你们还没有手吗,自己动手洗!”

    看出来席蓝是真生气,左右手不敢再放肆,乖乖地从浴缸里出来了。他们两个在浴缸了泡了大半个小时,凝固的泥块掉的差不多,自己蹭了蹭就干净了。

    刚从浴缸出来,三个东西全都湿淋淋的,尤其是头,头发上的水一股一股地落在地上。

    席蓝拿了三个毛巾,分别丢给他们三个,板着脸,“自己擦干净。”

    左右手分别动着几根手指,艰难地擦洗自己身上,但是头没法自己擦,睁着无辜的眼睛看向席蓝,“蓝蓝,我没办法自己擦。”

    “那就等自己干,干之前不能出来浴室。”留下这句无情的话席蓝转身就出了浴室。

    头还想着席蓝同情他亲手给他擦呢,没想到席蓝竟然不管他。没有席蓝给他擦,于是就用眼神向左右手求救,然而左右手还在嫉妒他有席蓝给洗澡,直接没有理他,擦干净就出了浴室,最后只留了头自己在浴室里。

    头竟然十分听席蓝的话,真的老实地在浴室等到都干了才出来。

    经历了这回事,一下午三个东西都没再敢惹席蓝。他们不怕被席蓝揍,还恨不得席蓝能多打他们两下,毕竟被打也是一种肌肤接触。他们怕的是席蓝生气,席蓝生气明明没有伤害到他们,却总让他们感觉闷闷的,感觉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

    三个东西商量了一波,最后把头推了出来,让他先认错。左右手理直气壮地想,事情可是因为头起来的,不是他认错是谁认错?

    “蓝蓝,”头发还是凌乱乱的,头飘到席蓝眼前,“你还在生气吗?”

    席蓝看着眼前这张脸,英俊帅气,但是却露出了怯生生的表情,像是很怕他。他实在无法把他们的行为和这张脸联系起来,扶额,心道看就看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可能是他太敏感了,因为这事生气,像是他很没气度似的。不过也不能任由他们这样,这三个东西跟着他,总是这样的话他还可惨了。

    席蓝端正身体,把左右手也招了过来,“我说过,答应让你们跟着有两个条件,第一个就是不能骚扰我。你们做到了吗?”

    三个东西互相看了看,沉默了一会,右手试探地说,很无辜的语气,“我们没有骚扰你,是蓝蓝你自己没有注意到。”

    席蓝一口气没有喘过来,差点被自己唾沫呛到。这三个东西倒是会找理由,幸亏他提前做了准备,“第二个条件是你们都得听我的,还记得吗?”

    “记得。”三个东西一起点头,别提多听话了。

    “那就好。”席蓝舒了口气,“我现在就有件事要你们遵守,”他的目光扫过三个东西,想了想措辞,“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你们不准看我。”

    沉默。

    席蓝等了一会,三个东西依旧沉默,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以吗?”席蓝又问了一遍。

    三个东西互相交换眼神,最后没办法,一闭眼,咬牙道,“可以!”要是不答应,他们就不能名正言顺跟在蓝蓝身边了。

    他们答应了席蓝就放心了。

    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小卡照例做好了晚饭端了上来。一开始家里只有席蓝和小卡,小卡不用吃饭,所以只有席蓝一人份的晚餐。

    现在家里又多了色鬼和他们三个东西,席蓝知道色鬼不需要吃东西,但是不知道实体的鬼王需不需要吃。他认为是不需要的,但是不确定,还是决定问一下他们。

    “你们需要吃东西吗?”

    果然,三个东西一起摇了摇头。实体的鬼虽然能被人类看到、接触到,但终究还是鬼,他们不会饿不会累,更不需要吃东西。

    今天一天又是折腾的一天,席蓝心累身体也累,急需补充能量,小卡厨艺好,他吃得津津有味。三个东西就在餐桌一旁看着,或许席蓝吃得太香了,他们也受到了吸引,舔了舔嘴唇。

    头一点点地蹭到席蓝面前,用那张让人误以为性格很霸道总裁的脸对着席蓝,“我还没吃过东西,其实吃一点还是可以的。”

    席蓝:……

    既然他想吃,席蓝也不能虐待他不让他吃,只不过小卡只准备了这一份的晚餐,要再准备一份出来还要一些时间。席蓝想他要吃东西不过是好奇,也不一定真的能吃,做了也是浪费,在帝国内,浪费是绝对不允许的,席蓝自小就被教育不能浪费,形成了绝不浪费食物的观念。

    于是,席蓝切了一小块牛排,送到了他嘴边,“你先看看能不能吃,能吃的话我让小卡再去做一份。”

    席蓝亲自喂食,这是多高的待遇啊!头精神一下子振奋了起来,生怕嘴边的牛排被抢走,充满幸福地啊呜一口把牛排吞了下去。只不过他牙一合,只听嘎嘣一声,席蓝手中的叉子也断了,断痕处一个清晰的牙齿痕。

    他学着席蓝做出咀嚼的样子,钢制的叉子在他嘴里就跟硬糖似的,嘎嘣,嘎嘣,几下就被嚼碎了。

    “我们也要吃!”左右手飞速赶了过来,张着嘴都要席蓝喂。

    小卡很有眼色,又给席蓝递过来两个叉子。

    席蓝切了一块牛排喂给右手,右手有样学样,嘎嘣一声也把叉子给咬碎了,而且留出来的部分更短了。席蓝又切了一块牛排喂给左手,左手像是要跟他们比赛似的,把整个叉子都吞了进去。头和右手一看,怎么能输给左手?附到桌面上,把自己剩下的叉子柄又吞了下去,继续嚼。

    嘎嘣,嘎嘣,三个东西嚼的起劲,好像真在吃什么好吃的。

    三个叉子都被吃了,席蓝没有叉子吃晚餐,小卡再次递过来一个叉子。既然是鬼王,再超出想象的事情都能做,吃叉子又算什么,席蓝很快就接受了,耳边响着三个东西的咀嚼声,他就当是佐餐了。

    席蓝很饿,很快就快吃完了,都十分钟这三个东西竟然还在嚼,以他们的牙口,钢叉也得嚼成碎渣了。难道是没吃过东西,不知道要咽下去?

    还剩下最后一口牛排,席蓝决定给他们做一个示范,“别只嚼不咽,跟着我学。”

    三个东西一起停了下来,看席蓝如何示范。

    席蓝把牛排送到嘴里,嚼了几下,他们三个也跟着嚼了几下,嚼够了席蓝喉咙滚动把牛排咽了下去,他们也跟着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学得一点儿差。

    然而……

    席蓝眼睁睁地看着从他们三个下方掉下来三堆碎渣,肉和钢渣混在一起,十分均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