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20
    “好好好。”经过这么一闹,威尔斯上将哪里还能不答应他。随之,管控中心的晃动马上就停止了,空气显示屏也恢复了正常。

    威尔斯上将终于站稳了,再次恢复了端正的姿态,只不过稍显凌乱的头发暴露了他刚才经历的一切。

    “席蓝,鬼王的fen身就麻烦你来照顾了。”威尔斯声音疲累,像是经历了很大的磨难一样,毫不犹豫就将席蓝给卖了。

    席蓝嘴角抽搐,好吧,他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摆脱这三个东西。

    小卡虽然没有报废,但也受了重创。席蓝看看周围,虽然刚才一阵飞沙走石,但安静下来之后,一切都好好的,只有小卡临近报废,缩在角落里的色鬼被狠狠击打。他禁不住怀疑是这三个东西故意针对小卡和色鬼。

    小卡身体受到了损伤,小部分功能损失,幸好自我修复功能没有坏,修复之后还能使用。

    色鬼颤着身体,站都站不起来。他一开始不知道戒指里的是鬼王,所以才有些小心思,现在知道后胆都快吓破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等你完成任务回来,我们再具体讨论鬼王如何安置。”

    威尔斯上将匆匆切断了视频。隔着空气屏幕席蓝不知道,经过刚才那短暂的晃动,管控中心受了重创,就连人造鬼域中的鬼都开始躁动。威尔斯上将忙着处理管控中心的烂摊子,这边的事情暂时是顾不上了。

    而这边,所幸,三个东西制造异动还是知道分寸的,范围只限于这个巷子,巷子外丝毫不受影响。

    小卡的自我修复系统很快启动,修复到正常状态,可以运行了。

    席蓝自己带着戒指,让小卡带着色鬼,几个人匆匆回到了他住的地方。

    事情突然发生变化,他得重新规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身边跟着鬼王的三个fen身,可跟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了。

    客厅里。

    色鬼缩到了角落里在反思自己,顺便想如何让鬼王不记仇。要是鬼王要跟他算账,就是一百个他也得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席蓝顾不上色鬼,和戒指里的三个东西说话。

    “骗你这件事是我不对。”

    三个东西脾气真的跟小孩子一样,虽然没说生气,但一路上除了蹭他手竟然什么都做、没说,和之前se轻狂的表现相差太远。席蓝想他们三个肯定是生气了,先哄好了再说。

    要是之前席蓝才懒得跟他三个废话,但现在不一样。他们三个是鬼王,搞好关系还是需要的。以后有鬼王跟着他,普通鬼就没有胆子再骚扰他了。

    “既然说好了,你以后就可以跟着我,我到哪里你就可以跟到哪里。”

    “真的?”三个东西声音上翘,压抑不住地高兴,但又有点担心席蓝再骗他们。

    “真的。”席蓝做出保证,“我既然答应了就会做到,况且我也困不住你们,我如果不想带你们,你们也可以跟上来。”

    说着,席蓝拿起戒指,“以后我把戒指随身带着。”席蓝直接就把戒指戴到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表示自己的决心。

    将捉鬼的东西设计成戒指,本就是因为戴在手上方便,席蓝并没有多想。三个东西却噌地红了脸,心脏兴奋了起来,“带上戒指不就是定情了吗?”

    席蓝的脸僵住了,这三个东西se情狂一样,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害羞了起来。席蓝不得不解释,“戴戒指不一定是定情。”

    “哦,”三个东西明显地失望,“那蓝蓝不用非得带着戒指不可。”

    他说完,席蓝感到戒指一股发烫。顷刻之后,戒指变得乌黑,三个东西竟然从戒指里出来了。他们三个立在桌子上,和席蓝第一次见他们一模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努力更新ing

    虽然有个头,然而鬼王被埋在钢筋水泥下面,脏兮兮的,看不出来原样,下一章露脸了~

    ☆、色鬼

    三个东西在醒来之前不知道在哪里混着了,灰头土脸的,两只手也是脏的看不到原来的颜色,印到哪里哪里一座黑乎乎的五指山。

    桌子是白色的,现在他们三个立在桌子上,马上就留下了黑乎乎的印记。

    “从戒指里出来真舒服。”三个东西舒展了下身体,他们之前之所以待在戒指里,是因为戒指小,目标小,方便他们藏起来偷看席蓝。被席蓝抓住的第二天早上,右手还主导计划藏到席蓝被子里或者睡衣里,但最后因为被席蓝发现不得不作罢。

    现在席蓝同意他们跟着,就不需要这样了。待在戒指里又闷又不舒服,出来多好。

    席蓝微微皱着眉,他一开始就感觉这三个东西脏,现在看来竟然更脏了。

    那天晚上,右手摸了他大腿就留下一个十分明显的黑手印,他洗了半天才洗干净。

    现在这三个东西要跟着他,总不能总是这样黑乎乎的。其他的先不说,还是先把这三个东西洗干净的好。

    “我先带你们去洗个澡。”

    “洗澡?”舒展身体的三个东西马上兴奋了起来,浮想联翩,“是和蓝蓝一起洗吗?”

    席蓝嘴角一抽,“我不洗,给你们洗。”三个东西想什么呢,和他们洗澡他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吗。

    “哦。”三个东西又是一阵失望。

    席蓝到浴室去放水,三个东西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弄。水放好之后,席蓝搬了一个凳子,又带上了皮手套,让三个东西泡到浴缸里,他坐在凳子上浴缸旁给他们洗刷。

    他们三个身上沾的东西很牢固,只是简单的洗洗肯定洗不干净,说不定得使劲用手搓。

    头虽然是短发,但头发都脏得拧成股了。席蓝一股股地给他顺开,大半天才把头发弄好了。

    席蓝在这里给头刷洗,少不了要接触,虽然是隔着一层橡胶手套,左右手还是嫉妒。他们两个不敢当着席蓝的面使动作,却在水下面偷偷地扯头的头发,扯着扯着,扯下来不少头发飘在水面上。

    席蓝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小动作,但都当没看见,把他们扯下来的头发捞了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头第一次这么靠近席蓝,也不管被他们欺负了,专心享受着席蓝的“抚摸”。

    头发梳理好了就剩下脸了,席蓝把头捧起来放在了浴缸尾部的边沿。他带着手套不好操作,于是就脱了下来。左右手更加嫉妒,恨不得直接挤掉头自己上。

    席蓝转过身,丢了两条毛巾给左右手,“你们两个自己擦擦身上。”

    左右手一看席蓝竟然不准备亲自给他们洗,一瞬间胀大,扑扑楞楞不老实。

    “我也要蓝蓝给我洗。”

    “蓝蓝偏心!”

    他们搅得浴缸里的水都漫了出来,扑棱的时候水也乱溅。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