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耽美小说 > 全星际的鬼都缠上我 > 分卷阅读12
    么?”

    席蓝声音刚落,左手慌不择言,“我们没有偷窥你换衣服,没有偷偷摸你小内内!”

    左手说完这句,还没等继续说,右手和头同时打他,恨铁不成钢般看着他,异口同声道,“闭嘴!”两个东西十分后悔没有捂住左手的嘴,左手一如往常地没脑子,竟然不打自招了。

    偷窥换衣服?偷摸小内内?

    席蓝脑中只剩下了这十个字。

    他想起今天一天的奇怪事情,以及感受到的若有若无的视线和阴冷的气息,这些竟然是这三个东西在偷窥他换衣服!?

    席蓝眼前一黑,气得想打人,这三个东西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混账!”他抬脚,用尽全身的力气踹了上去。戒指下的色鬼身体被踹的一动,还发出短暂的痛呼,之后又是不动了。

    谁料被他踹了的戒指却是一丁点都没受影响,还传来了三声销魂的呻yin声。席蓝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镇定,这三个东西就是变态,越揍越兴奋,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否则生气的还是他自己。

    席蓝颤巍巍地收回自己的脚,心境终于恢复了正常。

    他们正在女生宿舍外,学校每个小时都有来巡逻的保安,他们不宜多待,还是早些找个保险的地方。

    掏出手绢,席蓝嫌弃地捡起戒指包裹了起来。他现在碰都不想碰这枚戒指,只是看到就够人的了。

    “小卡,先把这只色鬼收了。”先将他们带回去,有什么事情等回去再说。

    就在这时,重伤的色鬼悠悠转醒。他慢悠悠地爬了起来,听到席蓝的话,直接抱住席蓝的大腿,痛哭出声。

    “呜呜呜呜我错了,我不该对您起色心,求您绕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等席蓝将色鬼踹开,被他包裹着的戒指就跳了出来,在色鬼脸上痛殴。

    “不是告诉你了吗,再敢碰蓝蓝打得你鬼都做不成。快放手!”

    色鬼刚才迷迷糊糊的,但是将他们的对话都听了去。他是听明白了,这三个东西虽然厉害,但是席蓝说了算。只要席蓝发话了他就安全了,所以不管被怎么打就是不放手。

    “大师,我知道错了。我真的没有做过害人的事,就是好色了一点,掀过几个小姑娘的裙子,求求你大人有大量绕了我吧。”

    席蓝不为所动,这样的鬼他见多了。他动手之前一个个都不把他当回事,等他动手之后才开始痛哭求饶,已经耗尽了他的耐性。

    “小卡,把他收了。”

    “啊啊啊啊,”色鬼彻底舍去脸皮,手扒着席蓝的裤子,“大师您行行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这么弱也做不了什么坏事,您就积德行善放了我吧。我保证改!以后再也不掀小姑娘裙子了,我要是再掀人裙子,任您处置。”

    色鬼实在太吵,席蓝皱眉,他想要捂住耳朵,但是色鬼太用力,他的裤子都快被扒掉了,不得不拉紧自己裤子。

    他低头一看,脸色猛地一变,一脚踹色鬼脸上,把色鬼踹的四仰八叉。色鬼嘴上说着反悔的话,竟然是故意去扯他裤子的,果然是天性难改的色鬼。

    那三个东西还在不断揍着色鬼。席蓝蹲下,指着色鬼,眯眼看他,“还想脱我裤子,这就是你痛改前非的决心?”

    色鬼苦巴着脸,跪在地上,啪啪打自己手,打完指着自己那只想脱席蓝裤子的手,像是恨铁不成钢的老母亲,“你怎么就是这么不争气呢!怎么总是去干这些缺德事,看我不打死你!”

    席蓝:……这色鬼戏可真多。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第一更~么么哒

    ☆、色鬼

    竟然敢扒席蓝裤子,三个东西下手更厉害,色鬼本就狰狞的脸被他们揍的眼睛、嘴巴、鼻子都移了位,更加狰狞了。

    席蓝也没阻止,冷眼看着。色鬼一看混不过去,又改变了策略,走坦白从宽的路。他顾不得在他身上持续暴揍他的三个大鬼,又是抱住席蓝的大腿。这次他老实多了,不敢明目张胆使小动作。

    “大师,掀小姑娘裙子是我错了,刚刚对您起色心也是我不对,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鬼如果有泪,色鬼一定声泪俱下,“我也没办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我我我这手他根本不听我的话,看到漂亮小姑娘的裙子就想去掀;尤其是对您,我看到就想做点什么。”

    说着,他那只不听话的右手又想顺着席蓝裤腿爬上去。戒指里的三个东西瞅准了,直接啪啪打他手,嘴里还哇哇叫着,竟然敢觊觎他鬼王的东西,要让他在鬼界混不下去。

    席蓝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更是毫不犹豫就踩上了他的手,这下席蓝脚下把色鬼的手和戒指都踩住了。虽然被席蓝踩住了手,但总算不用挨那三个东西的打了,色鬼暗暗松了口气。他移了位的眼睛看着席蓝,格外真挚,“大师,我说的都是真的!”

    席蓝知道色鬼的话很可能是真的,因为几乎所有的鬼,都会因为死亡原因,会在死后产生一些自己无法控制的行为,色鬼掀漂亮姑娘裙子恐怕就是属于这个原因。

    不过,他的裤子又不是漂亮姑娘的裙子,不在讨论范围内,所以不能拿来给色鬼当做脱罪的借口。

    席蓝凑到色鬼跟前,“我的裤子可不是漂亮姑娘的裙子。”

    色鬼想给自己辩解,席蓝一伸手制止了他要说的话,继续说,“何况你还到女生宿舍偷看女生洗澡,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我……我没有!”色鬼突然激动,移了位的眼珠子乱瞟,“我只是藏在盥洗室,根本没想到那么晚了还有人去洗澡,我听到有人的声音去看看情况而已。”

    “所以你就顺便偷看人家小姑娘洗澡了?”

    “我没有!她脱衣服的时候我闭上眼睛了,我真的没看。”色鬼声音中竟然带上了哭音,很是委屈,“我怎么可能偷看她洗澡,她可是我的恩人,我就算成了鬼,也不会这么忘恩负义,绝不会偷看我恩人洗澡。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的人格。”

    席蓝,“你是鬼,没有人格。”

    色鬼被气得冒烟,可是技不如人,只能继续卖惨。

    “我没有骗你。我突然想起来自己生前的一些记忆,刚刚那个洗澡的女生和我是同班同学,在我生前帮过我很多,我很感激她。所以,我就是死,也不会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你别看我是鬼,我还是很有良心的!”

    “哦?”席蓝露出探究的眼神,那个女生他刚刚看到了脸,确实是很眼熟。管控中心发来的那些资料中的确有一张这个女生的照片,和色鬼说的情况差不多。这件事上,色鬼没有撒谎。

    色鬼趴在地上,声音有些哀伤,“我生前经常被别人欺负,